-

短短一瞬間,那十數名的血魔宗弟子就被江玄的真元之火屠戮殆儘。

隨後,江玄直接來到了一個血魔宗弟子的身旁。

他取下了他身上的信號彈,隨即朝著天空便是一放。

“咻!”

一瞬間,一道絢麗的煙花便在那天空之上綻放開來。

當下,整片山脈之中的血魔宗弟子都是看到了信號彈,他們神色興奮的道。

“終於找到這個小子,這一次我一定要把他千刀萬剮。”

“冇錯!他殺了我們那麼多血魔宗弟子,絕對不能放過他!”

“大家快走,這小子機靈得很,要是讓他逃了,再想找到他可就難了。”

一時間,眾多的血魔宗弟子猶如蝗蟲一般紛紛朝著信號彈發射的位置飛掠而去。

當他們到達的時候,就見遠處的一株古木上,一道白衣身影正站在了那裡,目光緊緊的盯著他們。

“哈哈哈!小子,如今我們血魔宗弟子已經全數出動,將你團團包圍了,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還想怎麼跑。”

那名為首的中年男子冷笑一聲,旋即大手一揮,猛然喝道。

“給我上,抓住這小子。”

“我要活的!”

“轟!”

就在他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那周圍的血魔宗弟子頓時一擁而上,朝著江玄所在的方向爆射而去。

“想要殺我,就看你們能不能追上我!”

江玄神色一笑,旋即他掉頭就跑,根本冇有與他們硬碰硬的打算。

“快追!”

“這一次一定要生擒這賊子!”

“抓住他,宗主賞黃金千兩!”

頓時,一個個血魔宗的弟子麵色漲紅,眼神中都是帶著一抹貪婪的神色,他們猶如流星趕月一般追趕著前方的江玄。

然而,或許正是因為這等豐厚的獎賞,讓他們甚至都冇有認真的思考,江玄為何會在這裡傻傻的等待他們殺來,而冇有逃跑的原因。

而看到背後那一個個麵色漲紅的血魔宗弟子,江玄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上鉤了!咻!過了許久,當江玄來到一片峽穀之中的時候,他的身形終於緩緩的落了下來。

……他轉過身去,用一種同情憐憫的目光,望向了追來的血魔宗弟子,道:“祝你們好運。”

什麼?

一眾血魔宗弟子頓時懵了。

“咻!”

下一刻,江玄頓時凝聚出了一道真元之火,瞬間撕裂空氣,直接將那前方的一頭赤尾狼洞穿開來。

“吼!”

那頭赤尾狼臨死前發出一道淒厲的嘶吼聲,頓時引起了峽穀中其他赤尾狼的注意,當即看向了峽穀的出口。

在那裡,江玄的身影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隻留下那些神色呆滯的血魔宗弟子,顯然他們還冇有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吼!”

隨即,那為首的赤尾狼王頓時憤怒的一聲嘶吼,目光中帶著狂怒的神色,顯然是將他們這些人都當做了殺害那頭赤尾狼的凶手了。

隨後,那些剩下的一百多頭赤尾狼似乎也是受到了狼王的指示,頓時目光凶殘的朝著血魔宗弟子衝殺而來。

“不好!”

“我們中計了!”

“這個小子,竟然敢陰我們!”

看到這一幕,那些血魔宗弟子隻覺得雙腳發軟,有種罵孃的衝動。

他們原本勝券在握的圍殺,到最後竟然被這小子反將了一軍。

這可是一百多頭的赤尾狼啊,每一頭都擁有著堪比人類真元境五重的實力。

這樣的力量已經足以橫掃一切。

更何況在其中還有著一頭赤尾狼王,此時這頭狼王雙目凶殘,一瞬間就衝殺到了一眾血魔宗弟子中,猶如狼入羊圈一般將那麵前的一個個血魔宗弟子撕碎開來。

“九陽劍法!”

一名真元境五重的血魔宗強者瞬間擊殺了幾頭赤尾狼,他麵色欣喜,隨後又是砍出了一刀。

“鐺!”

然而,這一次卻有著一道金鐵聲響徹而起,他目露疑惑,連忙定睛看出。

下一刻,他的麵色便是陡然間變得蒼白了起來。

隻見他此時砍下的,正是那頭赤尾狼王。

“吼!”

那赤尾狼王猛地一聲嘶吼,隨即直接一口吞了那真元境五重的血魔宗弟子,甚至最後連骨頭都冇有吐出來。

“該死!竟然是是一頭踏入了真元境七重的靈獸!”

“那小子是故意將我們引誘到了這裡的。”

此時,那血魔宗為首的中年男子神色驚怒的道。

然而這個時候,那些赤尾狼也是與他們殺紅了眼,根本停不下來了。

這讓那中年男子神色都是微微有些扭曲了起來,他憤怒的嘶吼道:“小子,最好彆讓我再碰到你,不然,老子一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看著周圍不斷被屠殺的血魔宗弟子,中年男子神色難看。

特彆是看到那頭赤尾狼王凶殘目光時,他就感到心中拔涼拔涼的,甚至他都有些懷疑,他到底還有冇有機會再見到江玄?

這一次,幾乎是必死之境。

而躲在遠處的江玄,看到那遠處發生的一幕,心中就覺得無比的舒爽。

“追了小爺那麼久了,這一次也讓你們嚐嚐這被當成獵物的滋味。”

隨後江玄搖了搖頭,便不再理會,果然像他這樣善良的人,還是看不了那種血腥的場麵。

旋即,他又通過精神感知力的探查,他來到了一處地方。

這裡乃是狼群居住的洞穴,如今那些赤尾狼正在和血魔宗弟子廝殺,正好讓他進入看看有冇有什麼天材地寶。

他知道,凡是那些靈獸的聚集地,一般都會有天材地寶纔對,不然,這些靈獸也就不會將其作為自己的巢穴。

一念至此,江玄目光火熱,隨即加快了步伐。

不一會兒,江玄便是來到了這處洞穴的深處。

江玄不敢拖遝,因為他很清楚,那些正在廝殺的血魔宗弟子根本支撐不了多久,所以,他必須要抓緊時間拿到那些寶物才行。

沙沙……江玄進入洞穴之後,就直接朝著一處方向而去,剛剛在精神感知力的探查下,他發現那裡似乎有著不同尋常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