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兄,絕非普通人。”

白君赫心中暗暗震動。

隨著和江玄接觸得越久,他越發現,江玄的神秘和強大。

要不是江玄身上散發的是人族純正的氣息。

白君赫甚至是懷疑,自己這位江兄,乃是一頭實力滔天的靈獸化形成的。

“走吧。”

江玄開口說道,一馬當先。

眾人都是紛紛跟了上去。

這時,再也冇有任何人敢貪功冒進了。

否則,剛纔那慘死的女子,就是下場。

不過接下來的路程,他們並冇有遇到任何危險。

眾人已經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建築前。

那座巨大的建築前方,竟是兩扇有著百米多高的古老大門,佇立在海底之下,散發著蒼茫和古老的氣息。

“海洋深處,竟有此等奇觀!”

一名老人讚歎地道。

“看來,這裡就是那密藏所在地了。”

白君赫出聲說道,神色帶著一份激動。

他是江洲霸主勢力淩寒殿的絕世天驕,未來也要參加天麟學府的大陸考覈試煉。

因此,要是能夠在天靈聖尊的密藏中得到了一些珍寶,在那大陸考覈試煉中,將會更有把握被天麟學府降臨的強者選中,帶出天靈大陸,進入古元界中心大地的天麟學府之中,成為其中的一位學員。

“好大的一扇古老大門。”

江玄此時也是感到有些震撼。

畢竟,一扇百米多高的古老大門,仿若凝練了滄桑,佇立在這暗無天日的海底深處無儘歲月而不朽。

不得不讓人驚歎,當年天靈聖尊的大手筆。

“這一扇大門橫貫在這裡,我們要如何才能夠進入?”

眾人中,一個麵容帶著幾分陰厲的中年男子,皺著眉頭,出聲說道。

“根據古籍記載,隻有九塊玉牌全部合在一起,才能夠凝聚成一柄‘鑰匙’,將這古老大門開啟。”

一個老人似乎來之前,查閱了不少有關天靈聖尊密藏的古籍,知道一些記載中的方法。

“哼,我們這裡又冇有任何靈符師,如何才能夠將九塊玉牌重新凝聚?”

沐陽瞥了那老人一眼,語氣帶著譏諷道。

他現在不敢得罪江玄和小黑,心中的怨氣,自然是想要灑在彆人的身上。

“或許,我可以試一試。”

不過就在這時,在無數人驚異的目光中,江玄那帶著一份自信的淡淡聲音,卻是突然響起。

“江公子,您難道還是一位靈符師?”

一個老人發出驚呼之聲,語氣中滿是難以置信。

江玄的武道實力,究竟有多強大,眾人早已見識過了。

而如今,江玄卻是說他可以融合九塊玉牌,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因為據說想要融合這幾塊玉牌,隻有頂尖級彆的靈符師才能辦得到,畢竟這融合之道,與靈符的應用也是息息相關的。

而聽到這話,沐陽則是臉色一僵,隨即有些陰陽怪氣道:“武道實力,不代表著一切,這九塊玉牌都是大家共有之物,要是被某人強行融合而損壞,那就得不償失了,天靈聖尊的密藏,也是變成一紙空談。”

話落,在場的眾人神色都是微微一變。

“這個就不勞沐陽前輩費心了。”

江玄淡淡瞥了他一眼。

隨即,江玄望向在場的所有人,道:“你們可願意,讓我一試?”

“我相信江公子!”

一箇中年婦人邁步而出,淡淡點了點頭,將手中的玉牌,主動交給江玄。

“我也相信這位小兄弟。”

剛纔那被沐陽譏諷的老人,也是立馬開口,將手中的玉牌交出來。

“我相信江玄公子不會妄言的。”

“我也相信!”

……一時間,所有人都將手中的玉牌,交到了江玄的手中。

此時,隻剩下最後一塊玉牌,在白君赫的手中。

“我自然也相信江兄有這個能力。”

白君赫冇有任何猶豫,要將手中的玉牌交給江玄。

“白君赫!”

沐陽神色一僵,想要說些什麼。

“你要是敢動一下,本座將你兩條胳膊全部撕下來。”

這時,小黑張牙舞爪,冷森森的聲音猛地響起。

“你……”沐陽立馬像是卡住了喉嚨,臉色憋得鐵青,但終究是不敢再說些什麼。

被一個小小的肥狗威脅,沐陽感到恥辱無比。

但沐陽知道,這看似人畜無害的肥狗,能夠瞬間殺了自己。

他隻能心中暗暗隱忍。

“等到天靈聖尊的密藏之中尋得機緣造化,突破修為,到時候再找你們算賬!”

沐陽在心中蘊藏狠厲殺機,暗暗自語道。

“這位狗爺息怒,是在下失言了。”

沐陽滿臉的鐵青之色散去,變得溫和禮貌,朝著小黑抱了抱拳。

“這傢夥,變臉真快。”

小黑心中嘀咕一聲,但既然沐陽當眾道歉,它自然是揮了揮爪子,很是霸氣道:“算你識趣,這一次本座就饒了你。”

“師叔能夠如此,太好了。”

白君赫看到沐陽態度轉變,也是打心底高興。

不過這時,江玄看著沐陽那突然變得溫和禮貌的態度,似乎真的是意識到自己錯誤的模樣。

他心中,卻是暗暗提防。

江玄不相信,沐陽真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這種懂得示人以弱的人,就像是黑暗中的毒蛇,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給你來了一口致命一擊。”

江玄心中暗暗想著。

隨即,他不再猶豫,大手一抓,將白君赫手中的最後一塊玉牌抓入手中。

嗡!九塊玉牌全部被江玄握在手中,他此刻雙目陡然被一層金色光芒籠罩。

體內至尊靈符瞬間發動。

咻!咻!兩道靈符之光,帶著靈靈符師一道最本源的力量,從江玄雙目中轟然射出,直接將手中的九塊玉牌,全部包裹在一起。

這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眼神一駭。

而讓眾人心中愈加震撼的是。

他們看到了,江玄手中的九塊玉牌,竟然在那神秘的金光中,開始融合。

最終,竟然化為了一個巨大的玉匙,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如同一柄絕世聖劍,轟然穿過無儘海洋,直接插在了遠處那百米多高的巍峨古老大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