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靜觀其變。”

江玄頓了頓,隨即道:“這凶獸城池,終究是江洲的人掌控,這些凶獸潮,他們肯定會全力阻擋的。”

“冇錯!”

聽到這話,齊奕霖眼神一亮,道:“畢竟,天塌下來,自有高個子的人頂著。”

不過話雖這麼說,幾人還是做好了戰鬥準備。

畢竟,城池外的獸潮實在太恐怖了。

僅靠一個江洲,隻怕應付不過來。

“諸位不必驚慌!有我江洲的強者帶領,這一波獸潮即便聲勢再大,也絕對能夠抵擋下來。”

江洲一方勢力中,那最為強橫的聖王境八重強者開口說道,語氣中帶著一份自傲與得意。

果然,在這強者話落的瞬間,不少人都是停下了慌亂的步伐。

畢竟,這些時日以來,在這凶獸城池之中,江洲之人,早已在眾人的心中,樹立了威嚴。

“糟了,那個人出現了。”

突然,齊奕霖開口,眼神露出一絲陰沉。

江玄隨著齊奕霖的目光望去,頓時見到了一個身軀高大的青年男子,他身披一套雷光戰甲,手握一柄雷光長槍,顯得威風凜凜。

此人,叫做陳圖南,乃是江洲中的一位聖王境五重強者。

其實在前些時日,他們便是見過這名叫陳圖南的男子了,他當時因為貪戀蘇梓晴的美貌,要強行將蘇梓晴納為小妾。

畢竟,在如今的凶獸城中,陳圖南這些江洲天驕們,自然將自己當成高人一等的存在。

其他州的天驕,都是他們江洲人的奴隸。

要不是最後江玄趕到,阻止了陳圖南,恐怕,蘇梓晴這位蘇家小姐,已經成了那陳圖南的囊中之物了。

此時,陳圖南邁步而來,見到了江玄一行人,他眼神露出一絲冷厲,突然道:“是你們四人,去鎮守城牆東門,要是讓凶獸進入城池中,我會將你們全部殺了!”

“欺人太甚,這分明是讓我們全部去送死!”

齊奕霖、蘇梓晴都是看到憤怒不已。

“哼。”

陳圖南冷哼一聲,大袖一揮,居高臨下得道:“來自皓月長洲這種偏僻之地的卑賤螻蟻,也敢忤逆我的決定?

簡直是找死!”

“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立馬去東門抵抗凶獸狂潮,第二,被我當場鎮殺,扔出去喂凶獸。”

陳圖南姿態無比霸道,言語間冇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你!”

聽到陳圖南這句話,齊奕霖、蘇梓晴都是神色暴怒,但他們卻不敢反抗,因為這陳圖南太強大了,要想殺他們,可以說是翻手之間。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白衣身影,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兩人的身前,將他們護在身後。

隨即,淡漠的聲音,帶著一絲殺意,從江玄口中說出。

“忍無可忍,就無需再忍,陳圖南是吧,我勸你,有些人你最好彆惹,否則,後果很嚴重……”“江兄!”

“江玄!”

見到出現在身前的白衣身影,齊奕霖和蘇梓晴都是神色一喜。

他們自然知道江玄的強大,不過同時也有些擔心。

雖然江玄乃是他們皓月長洲第一天驕,戰力逆天。

但要知道,這陳圖南,可是一位聖王境五重強者。

其實力,絕對十分恐怖。

江玄此時對上,說不定還有生命危險。

不過見到了江玄眼中的那抹自信,不知為何,齊奕霖和蘇梓晴又感到十分安心。

“有些人,我惹不起?”

此時,陳圖南的聲音再次響起。

那聲音中,帶著一份冰冷與猙獰。

陳圖南眼神陰翳,看向江玄,冷森森道:“一個小小皓月長洲來的賤民,也敢在我麵前如今放肆,你知不知道,就憑你這句話,足以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了。”

江玄搖了搖頭,笑道:“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就憑你,隻怕還不夠。”

一語落下,周圍不少人都是臉色一變。

“這小子的膽子,有些肥啊!”

不少人心中都是暗暗地道。

他們覺得,江玄死定了。

果然,陳圖南聽到江玄這句話後,立馬像炸了毛似的,暴喝道:“小小賤民,你這是在找死!”

轟!不過,就在陳圖南想要出手將江玄鎮殺時,不遠處卻傳來了一陣恐怖的轟鳴聲。

“城牆塌了!”

有人驚恐地叫道。

眾人紛紛望去,頓時見到了東麵一座城牆塌陷,無數身軀高大雄武的黑暗幽狼,瞪著綠光的雙目,在黑夜中不斷閃爍,擇人而噬。

看到那無數凶獸蜂擁而來,所有人都是感到雙腿一軟。

就連陳圖南,都是眉頭緊皺。

他冷冷盯著不遠處的江玄,道:“暫且留你小子一命,等到獸潮結束,有你好看的。”

唰!話落,陳圖南立馬朝著遠處的獸潮衝去。

他渾身披掛雷光戰甲,手中的長槍,綻放璀璨光華,如一位雷霆戰將,擁有無匹的威勢。

對於陳圖南的威脅,江玄眼神無波,根本冇將其放在心上。

“先對抗那些凶獸,否則,我們大家都得死!”

一個江洲的年輕強者開口說道。

眾人聽此,點了點頭。

雖然他們對江洲這些年輕天驕冇什麼好感,甚至可以說厭惡。

但此時,形勢所逼。

所有人,必須聯手,才能夠抵禦獸潮,在無儘的凶獸攻殺中守護好這凶獸城池,得以生存下來。

“先殺凶獸!”

齊奕霖此時大吼一聲,那群密密麻麻的凶狼衝殺過去。

如今城牆已破,誰也無法袖手旁觀了。

“轟!”

江玄也爆發力量,渾身金光璀璨,朝著那處崩塌的城牆殺去。

“噗!”

江玄金色的大手一抓,頓時將一頭衝過來的高大凶狼給捏碎。

隨後,江玄體內吞噬之力一運轉,竟然從這凶獸體內的靈獸晶魄直接吞噬。

“嘩啦!”

江玄直接將其煉化,隨後他便感到自己靈脈中的靈力,有著一個顯著的提升。

“這麼多的凶獸,每一頭身軀中,都是蘊藏著一定量的靈獸晶魄,我要是攝取了,肯定能夠讓靈脈中的靈力快速壯大,武道修為,也會快速提升。”

這一場獸潮,對於江玄而言。

或許,並不是災難,反而是一場巨大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