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下方的獸潮中無比勇猛、連連鎮殺半步聖皇境凶獸的江玄,終於引起了在場眾人的關注。

尤其是,那城牆上一眾江洲強者的關注。

“此子是誰?”

一個江洲強者驚異出聲,神色帶著一份震動。

畢竟,江玄如此年輕,具有如此可怕的戰力,實屬罕見。

“不管他是誰,他手中的那件聖兵,都不是他所能掌控的,看來,這小子來到這遠古戰場,倒是運氣不錯,得到了一件厲害聖兵。”

陳圖南冷森森一笑,對著前方負手而立的雷雲霆道:“雷師兄,這種強大的聖兵,隻有在雷師兄您的手中,才能發揮其真正的威能。”

雷雲霆聞言,點了點頭,眼中也是露出一絲火熱。

畢竟,一件聖兵,哪怕隻是一階聖兵,其價值,也是無比巨大,足以讓無數人心生貪婪。

“不過,那小子有些古怪,在戰鬥中,氣息不但絲毫不衰減,反而變得越來越強大。”

又一個江洲強者開口說道。

雷雲霆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隻是淡淡道:“等到獸潮結束,他手中的那件聖兵,必須上交給我,要是不給,我便殺了他,並且告訴他,有些東西,不是誰都有資格掌控的。”

“雷師兄所言極是,此等聖兵,就應該屬於雷師兄您。”

陳圖南連忙恭敬地道。

隨即,他看向底下黑暗獸潮中的江玄,眼神陰冷道:“即使你再強大,最終,也還是要死在雷師兄的手中。”

……“轟隆!”

底下黑暗獸潮中,當江玄再次用獸王鼎將一頭半步聖皇境級彆的八臂凶獸給砸成肉泥時。

他吞噬這頭八臂凶獸體內的靈獸晶魄強大能量,終於修為再次突破,踏入了聖王境五重!短短的幾個時辰之後,從聖王境三重,突破到聖王境五重。

這要是放在以前,江玄肯定連想都不敢想,但如今卻是實現了。

“這場獸潮,於我而言,絕對不是一場災難,而是一場大造化!”

江玄心中興奮無比。

而此時。

“轟隆!”

伴隨著一陣可怕的震盪聲,一頭生長八隻眼睛的黑色巨人,從遠處的獸潮儘頭邁步而來。

每一步落下,大地都是震盪一下。

“聖皇境一重的凶獸!”

“真正踏入聖皇境的強大凶獸!”

所有人感受到了那八眼巨獸的威勢,都是紛紛變色。

“這小子,太鋒芒畢露了,這下被獸潮一頭聖皇境凶獸盯上了,肯定死定了!”

不少人看著江玄,都是眼神露出憐憫之色。

“八眼巨獸,古老凶獸中的一種強大凶獸?”

江玄眼露詫異。

從《真龍秘典》中,他找到了這種強大凶獸的身份。

神龍前輩曾經和這種凶獸的遺種打過交道。

真正具有遠古凶獸本源血脈的靈獸,都是無比可怕的,體內具有龐大的靈獸晶魄力量,甚至具有一些可怕的手段。

但此刻,江玄眼中戰意不減,反而更加濃烈。

“要是殺了這頭聖皇境凶獸,掠奪其體內的靈獸晶魄本源力量,說不定,我能夠藉此再次突破,踏入大成聖王境六重!”

“人類,敢斬殺本座麾下這麼多大將,簡直是找死!”

八眼巨獸像一座黑色的大嶽,佇立在大地之上,此時他看著江玄,發出可怕的聲音,像是在審判江玄的命運一般。

“裝模作樣。”

江玄隻是冷冷一笑。

轟!他手中的獸王鼎綻放無匹的寒芒,化為一座大嶽,氣勢蒼茫,瞬間被江玄轟然拋出,從天穹鎮落下來。

“當!”

八眼巨獸手中握著一杆古樸的長槍,此時也是猛地刺出,竟然直接將巨大的獸王鼎給轟飛,轟隆一聲,砸碎了遠處一座雄偉的大嶽。

“不愧為踏入聖皇境的凶獸,果然厲害!”

江玄長嘯一聲,整個人身上的戰意愈加澎湃,他通體變成了黃金之軀,金髮金眸,大邁步朝著那八眼巨獸殺去。

而此時,城牆之上。

陳圖南見到這一幕,心中譏諷一笑,道:“這小子,太過狂妄了,竟然要和一頭聖皇境的凶獸對抗,簡直是在自尋死路!”

雷雲霆點了點頭,麵容無波道:“八眼巨獸,乃是古老遠古凶獸中一種強大無比的遺種,這小子確實是在找死,等到這小子死了,我會出手,將這八眼巨獸鎮殺,並將那聖兵掠奪過來。”

“雷師兄好算計,如此一來,就等著那小子和八眼巨獸兩敗俱傷了,到時候,雷師兄便可坐收漁翁之利。”

一個江洲天驕阿諛奉承道。

雷雲霆點了點頭,道:“待會等待那小子要死的時候,我會出手掠奪寶物、鎮殺凶獸,屆時,要是有其他州的人敢起貪婪之心,就全部殺了,不要留情。”

“是,雷師兄!”

城牆上,一眾江洲天驕都是紛紛應是。

而此時,獸潮之中。

“轟隆!”

“轟隆!”

江玄和八眼巨獸,發生著劇烈的碰撞,寒芒四濺,戰氣噴湧。

江玄越戰越勇,如今踏入聖王境五重,他的戰力,何止提升一點兩點,簡直是強大到一個新的境界,和這八眼巨獸,都是拚殺得不相上下。

“人類小子,你徹底惹怒本座了!”

久攻不下,那八眼巨獸發出憤怒的大吼。

“獸血燃燒!”

他整個身軀,陡然膨脹,一塊塊仿若鐵水澆築的肌肉,一塊塊從皮膚中突起,讓八眼巨獸,看上去變得無比恐怖。

“殺!”

江玄不避不閃,口中發出怒喝之聲。

他威勢無雙,眼中射出金芒,金色的長髮在風中狂舞,邁步高空,一往無前,冇有絲毫畏懼。

“轟!”

手中的獸王鼎,光華更盛,輕輕一震,一種強大的氣息,瞬間爆發,將那八眼巨獸給擊得連連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