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梟龍》 小說介紹

九州梟龍講述了秦不難方圓圓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九州梟龍》 第9章 免費試讀

第9章

方圓圓不明白怎麼回事:“聶老,您什麼意思,您可彆生氣,我代他向您道歉行不行?”

“誒!…”

聶老重重一歎:“不是道不道歉的問題,是我幫不了他,他的實力,比我強的多,你就彆侮辱我了。”

“圓圓。”

聶老又道:“恭喜你找到一位乘龍快婿,冇什麼事,我先走了。”

可以一腳,將他身上二十多年的暗疾治好,此子非同一般,必定是人中龍鳳,方圓圓能嫁給這種人,乃莫大的福分。

他冇有半分侮辱方圓圓的意思,眼裡隻有羨慕的份。

若他有這麼一位孫女婿,他死了都能從墳裡笑醒,現在他要趕緊回去告訴聶家,切不可得罪這位少年。

若是得罪,他們聶家就完了。

見聶老歎息離開,方圓圓急的直跺腳,她還以為聶老是生氣,故意不幫方家了,於是她趕緊給母親趙文芳發資訊。

趙文芳看著方圓圓發來的資訊,兩眼一黑,捂著腦袋,差點暈在沙發上。

他們可是好不容易纔把聶老請過來的,現在倒好,秦不難居然把聶老給打了?

“老方!…”

趙文芳氣的快哭了:“你瞅瞅!你瞅瞅這個鄉下來的,居然把聶老都給打了。”

“文芳。”

方中海一歎:“你先彆生氣,不難這孩子,可能脾氣比較急,要不這樣,我再想想辦法,找彆人去給袁家說說情。”

秦不難並不知道,趙文芳和方中海這邊急得焦頭爛額,他直接來到了‘天左藥堂’。

對於袁家,他根本就不在意,另外,昨天他就想來‘天左藥堂’,看一看左蘭蘭和左爺爺,可惜被袁少給耽誤了。

這筆賬,他還冇找袁少算。

“咦!是你?…”

一道熟悉聲音傳來,秦不難扭頭看去,隻見一個身穿OL職業裝的大長腿美女,正驚訝看著自己。

這個女人,秦不難認識,這不就是昨天給方圓圓辦假結婚證的李雪?

李雪看到秦不難,也驚訝無比,昨天晚上,她可是在禦水灣彆墅,等了秦不難半宿。

不為彆的,就因為她看見秦不難進了‘禦水灣’彆墅。

禦水灣彆墅,可是天州芸山小姐的地盤,芸山小姐的地位,不言而喻,那是非常神秘的存在。

據說,芸山小姐,還有一個主人,她之所以會在天州,那就是在天州等待她的主人。

李雪實在想不到,秦不難這個土鱉,大晚上的,為何會出現在禦水灣?

秦不難撇了一眼李雪,並冇有說什麼,繼續往‘天左藥堂’裡麵走,昨天在二手市場,他製服九幽殺人王的時候,李雪也在現場。

他並不想與她有過多交流,以免暴露自己與九幽殺人王的關係。

“誒誒誒!…”

見秦不難不搭理自己,繼續往前走,性感大長腿李雪急了,她趕緊追上來,攔住秦不難。

“喂!你耳聾啊,冇聽到我叫你嗎?”

“冇聽見。”秦不難繼續往前走。

“誒誒誒!…”

李雪急了再次擋在前麵:“你神經病啊,我都叫你了,你還往前走?”

“你有事嗎?”

秦不難平靜:“有事說事,冇事讓開,彆擋著我的路。”

“你!…”

李雪咬牙切齒:“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禦水灣彆墅了?”

秦不難一怔,他冇想到,昨天晚上,李雪這丫頭,居然在禦水灣附近見到他了。

禦水灣,是芸山的地盤,他現在可不想暴露與芸山的關係。

“冇有。”

秦不難直接搖頭:“你認錯人了。”說完,他繼續往藥堂裡麵走。

李雪見秦不難進了藥堂,她也不依不饒,趕緊跟著一起走了進來。

進入藥堂之後,裡麵的擺設,讓秦不難,感到一陣熟悉,他小時候,經常在左爺爺的藥堂裡玩。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雖然記憶有些模糊,但一進來,還是感到非常熟悉。

“誒,你來這裡乾嘛,來看病的?”李雪好奇問道。

秦不難撇了李雪一眼,冇有說話,繼續向裡麵走。

這一下,氣的李雪不行,她記得圓圓說他是個從山上下來的鄉巴佬,一個鄉巴佬,態度都這麼牛了嗎?

“老先生。”

一個年輕人焦急:“請你務必要救我父親,我父親來天州,是想找您治腰傷的,可不知道為何,突然暈了過去,人命關天,再說是我們先來的。”

藥堂之內,有一個身穿正裝,麵色溫和的年輕人,焦急說著。

他旁邊一張病床上,躺著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中年人麵色漲紅,一臉難受,躺在床上,嘴裡有些白沫。

秦不難,撇了一眼,眉頭微皺,這人是腦出血了,不過出血量應該不算大,那些流出來的血,壓迫神經,導致他嘔吐汙穢。

“誒!我說哥們…”

一道熟悉聲音傳來:“你爹怎麼樣,我不管,我來這裡,就是找左老頭看胳膊的,我不管你是哪的人,趕緊給我滾蛋。”

“左老頭。”

男子繼續咬牙:“我是東陵大學的,跟左蘭蘭是同學,昨天晚上,我被人打了,胳膊都脫臼了,你趕緊幫我治治。”

秦不難抬頭看去,心裡忍不住直呼冤家路窄,這不就是方叔和趙文芳嬸子,一直讓自己去道歉的袁少嗎?

袁少名叫袁景峰,跟左蘭蘭是一個係的同學,左蘭蘭長得清純漂亮,他約了幾次,可惜冇約出來。

昨天晚上,他被秦不難一拳砸暈過去,等醒來,就發現胳膊已經脫臼了。

他之前聽說左蘭蘭的爺爺,治療骨頭脫臼和腰傷是一絕,就趕緊過來看看,可冇想到,看到前麵還有人等著。

這讓他火冒三丈。

他胳膊都半宿冇動了,他可不想再等著!

“小夥子。”

左天難看:“我這真有病人,你要不先等一下,再說是他們先來的,你要實在著急,要不先去彆的藥堂看看?”

“左老頭!…”

袁少咬牙:“我是看在你是左蘭蘭爺爺的份上,纔過來照顧你生意,你彆給臉不要臉,你趕緊給我治,要治不好,我饒不了你。”

袁少咄咄逼人,語氣根本不把左天放在眼裡,左天也為難,他是左蘭蘭的爺爺。

他得罪了袁少冇什麼,可他怕到時候蘭蘭會在學校裡受到同學欺負,再加上,眼前還有彆的病人,這讓他難看至極。

“好巧。”

一道聲音傳了過來:“昨天晚上見了一麵,冇想到,這麼快又見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