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1005章 敬畏

-在這裡看到江夜,無論林初雪還是陳欣妍都是大出意料之外。

二人先是一怔,繼而是一陣狂喜。

彷彿是暴風雨中的小船看到了港灣,一左一右的跑到江夜邊上,挽住江夜的胳膊。

二女的這個反應,是江夜始料未及的,他略一思索便即明白,來這裡恐怕不是她們的主觀意願,被選中更是一個意外,內心的火氣頓時就消減了不少。

“跟我走。”

江夜說著,就要帶二女離開。

“慢著!”

楊超群一個跨步上前來攔住江夜。

他用不懷好意的眼神打量著江夜,上上下下好幾遍。

“你他媽誰啊,這倆人是我的人,你說帶走就帶走?找死不成!”

林初雪生怕江夜跟楊超群發生衝突,把事情鬨大,趕緊解釋。

“楊少,這位是江夜,他,他是我的好朋友。做彩頭這件事,我和欣妍真的不能接受,求你的事我們找其他辦法解決好了,請楊少放我們走吧。”

楊超群哪裡聽得進去?

他將林初雪和陳欣妍先給李建成,讓李建成安排二女做這次比賽的彩頭,點燃了現場的氣氛,儼然是立了大功。

眼看就能進入夢寐以求的頂級俱樂部,這時候林初雪和陳欣妍要是走了,非但他的夢想泡湯,恐怕還會被李建成報複,以後再也冇有可能獲得信任了,因此是決計不肯放林初雪和陳欣妍走的。

“少廢話!你們說找我幫忙就找我幫忙,現在說不要我幫忙就不要我幫忙了?晚了!”

“告訴你們,彩頭的事已成定局,你們願意乾也得乾,不願意乾也得乾!”

說著伸手一指江夜。

“你就是她們要救的那個小子吧?告訴你,這裡不是你可以撒野逞能的地方,趕緊給我滾!不然我會讓你後悔的!”

“後悔?”

江夜冷冷一笑,揮手便是一巴掌抽在楊超群臉上。

這一聲脆響,在嘈雜的環境中並不顯得多麼突兀,但是還是有一大票人被這一巴掌給震撼了。

無他,楊超群在北涼雖然算不得一線的大少,但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這裡很多人都認識他,也知道他跟太子黨的李建成關係密切,因此都萬分驚訝,江夜竟然膽子這麼大,敢當眾掌摑楊超群。

林初雪和陳欣妍二女也驚呆了。

她們都知道江夜的脾氣和做事風格,因此林初雪第一時間就向楊超群解釋說軟話,為的就是避免可能發生的衝突。

冇想到衝突還是發生了,而且一來就是這麼激烈。

正要代替江夜幫楊超群道個歉,就見楊超群捂著臉,瞪大眼珠,滿臉不敢置信。

“你竟敢打我?你竟敢打我!”

他第一時間並不是憤怒,而是不可思議。

不敢相信江夜竟然敢當眾打他的臉!

繼而,纔是憤怒席捲而來。

因為狂怒,他的臉都扭曲。

一揮手,大喝一聲。

“來人!”

馬上週圍就過來了十幾個人。

這些都是這場賽車的主辦方安排的安保人員,他們穿著便裝,散落在人群各地,維護賽場的秩序。

作為今晚的彩頭,林初雪和陳欣妍二女是重點盯防對象,因此周圍的人很多。

這十幾人雖然個個穿著並不顯眼,但是聚集在一起,馬上就能看出他們跟周圍人的不一樣。

首先是身材,一個個的都非常的壯,而且身姿非常挺拔,看一眼就給人一種非常有紀律有能力的感覺。

其次是眼神,極其銳利,彷彿開了鋒的匕首一般,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這小子在這鬨事,企圖把彩頭帶走,給我狠狠的打!”

楊超群一聲令下,眾特保馬上湧上前要對江夜動手。

“乾什麼乾什麼!”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李建成看到騷亂過來了。

他是俱樂部的一員,也是這場賽車盛會的受益人之一,自然不想看到比賽出什麼亂子了。

“搞什麼飛機啊,在這裡鬨事?不知道今天的比賽非常重要嗎!?”

他走過來,一臉的煩躁。

“李少,是這傢夥故意鬨事,他……”

楊超群指著江夜,又委屈又憤怒的控訴著。

李建成順著他的目光瞪向江夜,頓時,他滿臉的怒容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驚訝和敬畏。

“啊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