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1020章 陽謀

-蘇聖海一生老謀深算,幾乎從未失手過。

從他執掌蘇家以來,不知道經曆過多少大風大浪,他都憑藉著自己過人的智慧和手腕帶領蘇家取得了勝利,但現在,他卻是除了跪地求饒以外,冇有任何的辦法。

這種深深的無力感,是生平的第二次。

而第一次,也是因為江夜。

兩次被這個後輩捏在掌心無法動彈,蘇聖海著實感到一股發自內心深處的無力感,他好累,眼皮微垂,整個人彷彿瞬間蒼老了十歲。

“嗬嗬,你的話倒是說得輕巧,你一個人出來扛下所有,為蘇家其他人求得一條生路,可你配嗎?你一個人,扛得下所有嗎?僅僅殺你一人,能夠平息我的怒火嗎!?”

蘇聖海猛地抬起頭來。

“你一定要趕儘殺絕嗎?不管怎麼說,我們總是你母親的孃家人啊,你……”

江夜霍然起身。

“蘇老狗,時至今日,你還有臉說你是我母親的孃家人?”

江夜一伸手先將蘇雲鶴抓了過來。

“嘎巴!”

當著所有人的麵,扭斷了蘇雲鶴的脖子。

“雲鶴!!!”

蘇聖海嘶吼起來,目眥欲裂。

“啊!!!”

蘇家眾人尖叫著,慌不擇路的往外跑去。

“誰敢跑!?”

江夜怒喝一聲,蘇家眾人便如多米諾骨牌一般接連倒在地上。

“你!你!!!”

蘇聖海滿目驚懼的指著江夜,顫抖著,說不出話來。

而後,他又跪倒在地,“砰砰砰”猛給江夜磕頭。

“江夜,我求你了,無論你要我怎麼樣都可以,讓我蘇家怎麼樣都可以,隻求你不要趕儘殺絕,不要啊!!!”

蘇家眾人心知逃不掉,這時候也跟著蘇聖海一起,對著江夜磕頭求饒。

“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一時間,蘇家人的哀嚎,傳遍了這個豪華的彆墅。

江夜看了半晌,神色淡漠的揮了揮手,蘇家所有人馬上安靜下來。

“讓我不要趕儘殺絕,也可以,我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把你藏在心底的那些秘密都給我交出來,我可以考慮。”

蘇聖海聞言,臉上顯露出痛苦的掙紮之色。

他深知,心底的那些秘密一旦透露出來,那個家族一定會將蘇家人置於死地的。

可是若是不說,現在蘇家人就得死在江夜手上。

早死不如晚死。

他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好!你問什麼,我就答什麼!”

看他這個樣子,江夜心道:我那一手殺雞儆猴果然是起了作用了。

其實他根本就冇打算要殺蘇家滿門的,報仇歸報仇,但也講究一個冤有頭債有主,濫殺無辜不是江夜的風格。

更何況,這是在首都北涼,一夜之間滅人滿門,即便是以江夜的權勢和力量,也會遭到國家機器的強勢鎮壓的。

他之所以威脅要殺蘇家全家,還先行悍然擊殺了蘇雲鶴證明他所說不假,就是為了將蘇聖海推到恐懼的深淵,這樣便可以任由他予取予求。

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比如一個罪犯直接說要睡你,你肯定不會答應,但如果對方先說要殺你全家,而且還真的殺了一個,再說隻要你陪他睡一下他就不殺了,你多半會答應的。

這種心理戰術,屬於陽謀,就算蘇聖海知道江夜是在用手段,也不敢賭,所以他非中計不可。

“第一個問題,為什麼?我母親既然也是你蘇家的人,你蘇家為什麼要那樣處心積慮的對付她?毀掉了她的一切不說,還要置她於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