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全有怒氣勃發,上去就是一腳:“乾什麼?老子還問你乾什麼呢?江董是什麼身份,你狗一般的東西,也敢對江董不敬!?”

他心中那個恨啊。江夜是什麼人,青石資本的幕後董事長!那是站在陵南巔峰的風雲人物啊!

他一接到江夜的電話,馬上放下一切事務,馬不停蹄的趕過來,就是為了巴結討好這位爺,可手下的人竟然在這羞辱江夜!

馬全有越想越氣,上去又是一腳:“給我滾!你被開了,馬上捲鋪蓋滾!”

轟!

何敏如遭雷擊,這份工作,是她一直引以為傲的資本。

她從一個小職員,辛辛苦苦好些年,才爬到這個位置。一旦失去這份工作,她就一無所有了。

爬起來抱住馬全有的大腿:“馬總,彆啊,您不能開除我啊!這傢夥,這傢夥他就是一個吃軟飯的,他身邊這位林小姐馬上就要甩了他了。”

她還以為這次跟在藏龍島時候一樣,江夜能夠得到老闆的敬畏,完全是因為身邊的女人。

馬全有眼珠子都要瞪出血來了,一把揪住何敏的頭髮:“吃你媽的頭!你爸去吃軟飯,江董都用不著去吃軟飯!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來人,把這賤人給我丟出去!”

而後向江夜連連鞠躬致歉:“江董,實在是抱歉,我冇教好手下的人,以致於衝撞了您。”

神情無比忐忑,生怕因為這件事,把江夜給搞得罪了。那樣的話得不到好處不說,說不定還要麵臨災難。

江夜擺擺手:“無妨,這件事跟你沒關係。”

何敏眼見馬全有根本不認識林初月,完全是敬畏江夜本人,終於知道事情不對了。

這麼說,在藏龍島度假山莊,江夜能夠住上天字1號彆墅,也不是因為身邊的女人?

是了,是了,若是因為身邊的女人纔得到那種待遇,江思源怎麼可能也擁有那種待遇?

無論是藏龍島的老闆吳誌飛,還是她老闆馬全有,在她眼中都是了不起的大富豪,都是不可一世的人物。可這些人物,卻都對江夜敬若神明。

江夜的身份,究竟大到了何種地步!?

震撼的同時,何敏腸子都悔青了。

為什麼自己冇有早點發現呢?為什麼自己那麼蠢?竟然為了巴結周博而去得罪他!跟他比起來,周博算個屁啊!

保安已然過來,一人抓住何敏左胳膊,一人抓住何敏右胳膊,要將她拖出去。

何敏拚命掙紮,向江夜哀聲求饒:“江夜,對不起,是我誤會了你,我,我也是被周博給騙了。求求你放我一馬吧?大家怎麼說也是老同學,求求你了!”

江夜冷冷道:“我那個老同學何敏,已經死了。”

何敏生無可戀的大叫:“不!不!”

悔恨的淚水決堤一般湧出,被保安拖了出去。

林初月暗暗皺眉,想馬全有為什麼會對江夜這麼恭敬?江夜是姐姐公司的董事長不錯,但是跟馬全有這種大老闆比起來,差太遠了吧?

難道說,是因為知道江夜想要買1號彆墅,對大主顧特殊對待?

想著,林初月點頭,確定了猜想。

何敏雖然被處理了,她對江夜的看法卻冇有改變,原本的計劃也冇有改變。

說道:“我們繼續看房子吧?”

江夜點頭:“但我覺得,1號彆墅有點華而不實,初雪她真的會喜歡嗎?”

林初月撇了撇嘴,暗道:果然!

她本意就是想要為難江夜,讓江夜知難而退,此時當然不會讓江夜打馬虎眼。

一口咬定:“我姐一定會喜歡的,我覺得這所有的房子裡麵,隻有這座房子能夠讓她看得上,也隻有這棟,才配得上她的身份。如果你買不起這棟,那也不用買了。”

說完就要出門而去。

江夜道:“你急什麼?我又冇說不買。”

林初月回頭,戲謔道:“怎麼著?難不成你還真能買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