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175章 跪下!

-“唔!”

林初雪輕哼一聲,身體陡然緊繃。

雖然說氣氛已經烘托到這了,但是這個吻,於她來說還是太突然了。

這是她的初吻。

她還完全冇有做好,與江夜的關係突破到這一步的心理準備。

刹那間,萬般念頭在腦海閃過。但隨著江夜的吻越來越熾烈,彷彿熊熊燃燒的火焰,將她那種種雜念,全部燒成灰燼。

林初雪不由自主地沉醉其中。

她的身體迅速溫暖了起來,環抱住江夜的脖子,笨拙地迴應著。

江夜的車停在那裡,後麵好幾輛車被堵住,不能繼續前進。

但因為江夜開的是執法車,那些人也不敢鳴笛,隻是激動地看起了熱鬨,甚至拿出手機來拍攝。

江夜背對著車窗,對此一無所知,林初雪卻是看到了,微微用力拍了拍江夜的肩膀。

江夜隻好將她放開。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唇,笑道:“怎麼了?”

林初雪道:“我們得趕緊回去。”

江夜道:“好。”

雨越下越大,拍打在車身,發出“噠噠噠”的聲音,車內異常的安靜。

這一吻,其實兩個人之前都冇有預料到,它是突如其來的。

以致於兩個人對於關係的微妙變化,都是一片茫然,氣氛多少有些尷尬。

直到江夜開車來到林老爺子的彆墅外,林初雪道:“把我送到這裡就可以了,你快走吧。”

拿出自己的錢包,塞到江夜手裡:“裡麵有點現金,還有兩張銀行卡,密碼都是渺渺的生日,你拿著吧。錢不是很多,但是應該夠用一段時間了。你先去外地避避風頭,等到這件事塵埃落定了,再回來。”

原來,她以為江夜是從執法局搶了執法車跑出來的,想江夜一旦跟著自己去了爺爺那裡,爺爺定然不會讓他離開。

如果江夜被抓,他犯事在先,又硬闖執法局,可能會被關一輩子的。

她話說完,用一種戀戀不捨的目光看著江夜:“真的很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後麵半句話,她在心裡說了出來:以後,也許再也冇有像你這樣,對我那麼好的人了。

她知道,以江夜所做的事,大概風頭消失的那天永遠不會到來。

江夜這一走,也許此生再難相見。心中之痛苦,難以言喻。

江夜拿著那錢包,道:“我走了,你怎麼辦?”

林初雪逞強一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會冇事的。彆忘了,我之前一個人在陵南帶著渺渺,也生活得很好哦,不用為我擔心。”

“好了,你快走吧,拖得久了,也許就走不了。”

江夜搖搖頭:“我不會走。”

他緊緊握住林初雪的手:“我這輩子都不會走。”

“我說過的,今後無論什麼事,都會陪你一起麵對。”

“我會在你身邊一直守護著你,這不是說說而已的。”

聽到這話,林初雪鼻子一算,眼眶頓時就濕潤了。

她扭過頭去,哽咽道:“你快走啊!我不需要你的幫助!”

江夜已下了車,衝她伸出手:“無論你需不需要,我都不會走的,我賴上你了。”

林初雪再也按捺不住,放聲大哭,下了車,使勁捶打著江夜的胸口:“傻子,你就是個傻子!”

江夜輕輕颳了刮她的鼻頭:“再哭就不美了,走吧,我跟你一起進去。如果全世界都對你惡語相加,我就對你說上一世情話。”

拉著林初雪的手,大步走進了林老爺子的彆墅。

此時,林家眾人正在熱議。

說是熱議,其實用譴責來形容,更加恰當。

眾人七嘴八舌的,全是在罵林初雪和江夜,連帶著林初雪的父母:林正仁和金素芬,也被人指責。

這當然是因為林青青先行回家,將江夜和金大強在醫院外的衝突,添油加醋的報告了一番。

這個時候,眼見林初雪和江夜一起回來了,眾人頓時將所有矛頭指向二人。

林老爺子怒而拍桌:“林初雪,你可知罪!?”

林初雪嬌軀一顫:“爺爺,我……”

林老爺子怒喝:“閉嘴!你知不知道,我林家將會因你而亡?給我跪下!”

林初雪在醫院外麵跪了好幾個小時,此時站著都需要江夜的攙扶。

林老爺子這麼一吼,加上林家眾人的謾罵指責,林初雪隻覺整個世界都向自己壓了過來。

雙腿一軟,就要跪倒。

關鍵時刻,一雙有力的大手將她扶住,彷彿硬生生將她頭頂的那片天,給撐了起來。

江夜攬著林初雪的肩膀,直麵所有謾罵攻擊,霸道開口:“你冇有錯,為何要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