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180章 請罪

-聽到這話,金大強腦海轟然巨響。

怔怔的看向江夜,幾乎連心臟都停止跳動。

聶廳座說什麼?江夜是他的上,上級!?

聶鷹這等級彆的人物,對於金大強來說,已是神仙一般,隻能仰望,絕不能有任何褻瀆的存在。

江夜是聶鷹的上級,那該是多麼的了不起?

可是,這怎麼可能啊!

且不說這傢夥就是一個犄角旮旯的刁民,隻說他纔不到三十的年紀,怎會……

金大強大腦一片空白,呆在那裡,如癡呆一般,一動不動。

聶鷹見狀,冷笑道:“你不是還要說江先生的不是嗎?說啊,怎麼不繼續說了?我倒要看看你能說出個什麼花來。”

金大強身體狠狠一抖,“撲通”跪倒,“砰砰砰”給江夜磕頭如搗蒜。

顫聲道:“江先生,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錯了,我真的知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無論江先生要我做什麼,要我金家付出什麼,我絕無二話!隻求江先生大發慈悲,高抬貴手,放我金家一條活路吧!”

江夜不置可否,淡淡問:“我在醫院門口說的話,你還記得?”

金大強努力回憶,想起江夜曾說過,不想死的話,就帶著老婆孩子登門向林初雪磕頭請罪。

點頭如小雞啄米:“記得,記得,當然記得。江先生的話,我一句也不敢忘!”

江夜點頭:“既如此,那就照做。那樣,你一家起碼可以保住一條命,苟延殘喘。”

金大強聽他這意思,最寬大的底線,也隻是保住性命了。公司和前途,基本上算是被判了死刑。一顆心登時冰涼。

但他又哪裡有膽子再跟江夜討價還價,千恩萬謝的又磕了幾個頭道:“多謝江先生,多謝江先生!”

起身,逃也似的去了。

他前腳出門,後腳,張耀的爸爸張毅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聽張毅是來化解金家與林家恩怨的,金大強想也不想一口答應。

林家有著江夜這個強大得令人髮指的守護神在,他現在哪裡還跟動林家一根汗毛?

火急火燎的開車竄到醫院,直奔兒子金鋒所在的病房。

此時金鋒經曆了手術,剛剛醒過來,金大強老婆正在邊上陪同。

下體的劇痛,讓金鋒明白,自己今後再也做不了男人了,他對江夜無比仇恨。

見到父親回來了,金鋒強忍著痛道:“爸,我恨,我恨啊!您一定要幫我報仇啊!”

金大強老婆心疼道:“放心吧兒子,你爸一定會幫你報仇的。不但是那個江夜,還有林家那個害了你的賤人,也一定會死得很難……”

話還冇說完,金大強一嘴巴抽了上去:“傻逼娘們,給老子閉嘴!”

金鋒驚愕道:“爸,您打媽做什麼……”

金大強衝了上去:“老子打她,是因為就是她太慣著你,你他媽還成了現在這幅德行!”

“老子還要打你呢!老子恨不得打死你個不成器的狗玩意!你知道你把我們家害得有多慘嗎!?”

一邊罵著,將金鋒從床上扯了起來,一頓拳打腳踢。

數分鐘後,這才氣喘籲籲的停下。

衝母子二人喝道:“趕緊的給老子上車,去林家給林初雪磕頭請罪,不然的話,明年的今天,就是咱們的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