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20章 瘋魔!

-江夜出了醫院,便以百米衝刺的速度來到停車場,將周健扔到車內,而後一腳踩油門。車燈如利劍般直刺出去,引擎如野獸般咆哮著,刺穿一路黑暗,奔騰而去。

渺渺!渺渺!渺渺!

江夜內心一遍一遍念著這個名字。

“電話那邊是我爸爸嗎?”

那奶聲奶氣的聲音,一次一次在他腦海迴盪。

江夜的血液已然沸騰,他的眼眶也已是通紅。

絕對不能讓她出事!絕對不能!!

她是我的女兒!

她是我的血脈!

五年前,我傷害了她的媽媽。這五年來,我冇能陪她一分一秒,讓她過著冇有爸爸的淒慘生活。五年來,她跟媽媽不知受了多少委屈。

我虧欠她太多,太多啊!

快一點!再快一點!!

讓開,全都讓開啊!!

街道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嘈雜卻是有序,然而一匹野馬突然出現,以一種令人感到恐怖的速度越過一輛輛車,從一個個行人身邊擦過,無視了紅綠燈,無視了交警,如同癲狂了一般左衝右突。在一片尖叫、驚呼、咒罵之聲中,絕塵而去。

江夜將速度飆到了極致,將生死置之了度外,他心中唯有一個信念:趕到女兒的身邊,佑她一世周全。

而在陵南長江大橋往東一公裡的江灘,氣氛格外的安靜。

這片江灘幾乎是陵南最大的江灘,但因為江中的垃圾經常被潮水帶到這邊,所以鮮有人跡。

此時周正浩正帶著林渺渺在灘邊玩水,兩人身後,周正才和兩名氣勢雄渾的老者安靜的站在那裡。而在三人身後,還整整齊齊立著黑壓壓一大片人。一眼看去,望不到頭,至少也有三四百人之眾,人人神情肅穆,挺得筆直,充溢著一股肅殺之氣。

“叔叔,這裡好臭呀。我爸爸怎麼還冇來呀?天都黑了,我該回家了,媽媽找不到我會著急的。”

小女孩雖小,卻是格外的聰明。知道眼下這情況不太對勁,卻冇有直言說自己害怕了。

“小孽種,你急什麼呀?你爸爸馬上就會到了。”

周正浩說著,忽然聽到一陣劇烈的引擎轟鳴,下一秒,一輛黑色轎車一個神龍擺尾,在即將衝進江裡的那一刻將車頭調轉了過來,朝著周正浩這邊急衝過來。

周正浩獰笑道:“你看,你爸爸不是過來了嗎?小孽種,你爸爸開車是不是很帥啊?”

林渺渺卻不說話,呆呆的看著那輛車,彷彿在說:“真的是我爸爸嗎?媽媽說爸爸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賺錢去了,好久好久都不會回來,他真的回來了嗎?”

眼見距離已近,周正浩衝江夜叫道:“停下!”

“呲!”

車子在沙灘上打了個漂,濺起大片沙土,停了下來。

江夜下車,看向林渺渺。

四目相對的那一刻,他的心臟出現一種前所未有的悸動。

他此前從未見過林渺渺,但他可以肯定,這就是他的女兒,是他的種。那種血脈相連的冥冥之中的鏈接感,無法作假。

江夜努力控製住自己的情緒,叫道:“渺渺。”

林渺渺小臉綻放出驚喜的笑容:“爸爸!”

她咧開小嘴,露出一嘴缺巴齒,小短腿蹦了一下,張開雙手向江夜跑去。

周正浩卻是一把揪住她的後衣領:“小孽種,彆著急啊。”

衝江夜抬了抬下巴:“我兒子呢?”

江夜心臟猛地一揪,有種立即殺了周正浩的衝動。強忍著怒意,將周健從車內扛出。

周正浩道:“把人放下,退後!”

江夜依言照做。

周正才馬上走上去,將周健抱了起來,交給手下之人先送走了。

江夜道:“你兒子我已經還給你了,我女兒……你可以放了吧?”

周正浩陰沉著臉,道:“怎麼?心疼女兒啊。想抱抱她,親親她,享受天倫之樂啊?行啊,跪下來,求我,誠心誠意的求!”

江夜眼角一跳,雙拳緊緊握起。

周正浩厲聲道:“我叫你跪下!”

忽然間,林渺渺叫了起來:“你是個壞人,大壞人!你吼我爸爸,我討厭你!你鬆開我!”

一邊說,一邊拍打周正浩的手。

周正浩反手就是一記耳光,“啪”的一聲,打得林渺渺吐出一口血,粉嫩嫩的臉蛋馬上就紅腫起來。

“你作死!”

江夜目眥欲裂,大吼一聲衝將上來。

“站住!”

周正浩緊緊扣住林渺渺的脖子,威脅道:“給老子乖乖的站好!敢上前一步,我就扭斷這小孽種的脖子!”

江夜渾身上下每一塊肌肉,每一滴血液,甚至是每一個細胞,都在劇烈的顫抖著。他就站在那裡,漢江的江水都因他的憤怒而洶湧彭拜,天上的雲彩也因他的怒火而捲動。

即便隔著老遠,周正浩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但江夜越是怒,他就越是得意,越是爽快。

他的笑容猙獰到了極致:“現在你知道老子是什麼感受了吧?你他媽不是以為你比天王老子還牛逼嗎?好像全天下冇人治得了你一樣!現在呢?嗯?你女兒就在我手上,你他媽又能為她做些什麼?你敢動一動嗎?”

他一邊說,手一邊往上移動:“你拔了我兒子的舌頭,我便當著你的麵,拔了你女兒的舌頭。之後,我還要殺了你爸媽,弄死你妹妹,好叫你知道,惹了我周家,是什麼下場!”

話音落下,忽然猛地將手往林渺渺嘴裡伸去。林渺渺很倔強,疼得眼淚直流,卻是緊緊咬住嘴巴。

“給老子張嘴!張嘴!”

周正浩一巴掌接一巴掌,狠狠抽在林渺渺嘴巴上。

“啊!!!”

江夜再也忍耐不住,怒火沖天而起。他仰天長嘯,狀若瘋魔。

“劈啪!”

一道巨大的閃電劃破漆黑的夜空,江夜的步伐竟似比這驚雷更快。那一刻被電光照亮他的身姿,周正浩彷彿看到了從地獄爬出的索命的惡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