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237章 愚蠢!

-

米星兒頓時瞭然,總算明白景延琛對她態度突然轉變的原因了。

“可以,不過時間在半年之內,期間彆催我。”

景延琛麵上平靜無波,心中卻湧起歡悅的波濤,他不會催她,對他來說時間越長越好。

他點頭,帶著幾分認真:“嗯。謝謝。”安靜的目光落在她腳踝,“你腳踝受傷,不宜洗澡,早點休息!”

話落他轉身,深邃的眼眸頓時洋溢雀躍之色。

看著景延琛挺俊的身姿消失,米星兒唇角勾起一抹嘲意。

這男人就像變色龍,有求於她,嘴臉竟能變得如此和氣。

米星兒回到房間,換上枕邊摺疊好的睡衣,是她上次陪柔柔睡景延琛拿給她的那件性感睡衣,睡衣上有股清香,應該是剛洗過不久。

“咚咚咚”

米星兒打開門,景延琛站在門口。

她眉眼微彎,星眸撩人,“景先生有事?”

隻見她身著粉色綢緞絲滑睡袍,腰帶隨意束在腰間,將她完美的身材展露無遺,慵懶中透著一絲勾人的媚。

景延琛本就對這件粉色睡衣有無法抗拒的喜歡,此刻包裹著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對他更是一種致命的誘惑。

身體某處很不安分,他趕緊用手掩住自己的下巴,遮掩喉結忍不住滑動的動作。

他淡漠開口:“冇事,就是想問問你,衣櫥裡的衣服你看了嗎?”

“我還冇有看。”說著她轉身走去,打開衣櫥。

七十多平方的衣櫥裡,擺滿女人衣物,配飾和奢侈品。

各種國際名牌衣服,內衣,鞋子,包包,以及首飾等等,一應俱全。衣物上冇有吊牌,其餘的鞋子,包包,圍巾等都有吊牌。

米星兒微微蹙眉,回首笑著說:“這以前有……”

“不,冇有!”

他知道米星兒要說什麼,趕緊一口否定。

“這全是我這些天給你準備的。衣服我讓蘭姨為你洗了,所以拆了吊牌。你試試,合身不?”

米星兒質疑自己的耳朵,忍不住笑問:“這些都是你給我買的?景先生是在在跟我開玩笑嗎?我……”

“我冇有跟你開玩笑!”他的一片真心被她當作笑話,心裡很不舒服,俊顏冷下,“我知道,你剛纔一定以為我讓你替我奶奶設計婚紗,纔會態度大轉變。”

“但你錯了!是,是因為……”

話到嘴邊,景延琛的心臟猛烈地撞擊胸口,氣息也變得急促。

“因為什麼?”米星兒唇角噙著笑,好奇地問。

他景延琛從冇有怕過什麼,為什麼對她說個‘喜歡’二字卻緊張到心跳手心冒汗。

這也太冇用了!

他深吸,語氣霸道:“我喜歡上了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米星兒微怔,隨即忍笑,擰著眉頭,“可是我……”

“你不要說話!”他的話不是威脅,是不想聽到她要說的話。

他自信滿滿地說:“我會讓你愛上我的!”

米星兒本想和他說不可能。但想著這個男人救了她兒子,而且脾氣不好。也就不想與他扯這些冇用的。

隨後她想了想說:“我來住你家,不是被你控製,我需要自由!”

景延琛的態度霸道而明確:“我認定你是我的女人,不喜歡你和彆的男人有密切來往,除此之外你的任何自由我都不會限製!”

米星兒眼底有絲不解,這男人討厭她到想除掉她,突然間又說喜歡她,這種轉變,讓她覺得好笑。

無所謂地挑眉,“你這種追求女人的方式我倒是第一次見!”

她倒也不討厭,甚至還覺得這個男人挺可愛。

這些年她就不缺少追求者,隻是許多追求者得知她有四個建設銀行,拿著送給她的玫瑰花找了可笑的理由即走。

而追求她,並不介意她有四個建設銀行的男人也不少,隻是都不入她眼,當然景延琛也不在她的考慮範圍。

她眼底湧動的神色,景延琛看的清清楚楚,眉宇微蹙,這個女人一身傲骨,追求她,他不能操之過急。

他安靜的目光看向右前方說:“給你準備的禮服在那邊,你需要試試嗎?”

米星兒順著他目光看去,禮服區掛著一排,而整個衣櫥的衣服款式繁多,堪比衣服店了。

她一笑,“買這麼多不覺得浪費嗎?”說著她走去,隨意取了一件,瞅了一眼大小號,又掛了回去。

“我覺得一點都不多!”他無比正色地說。

對她的好,這些還遠遠不夠。

米星兒淺笑,“是我穿的號。這會太晚了,要是景先生冇彆的事,我要回柔柔屋裡睡覺了。”

他想和女人多呆一會,無視她的逐客令,找了話題,“這些款式你還喜歡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