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239章 受死!

-回家路上,林正仁問道:“江夜,你的古董知識,真的是在電視上麵學到的?你可彆糊弄我啊。”

他滿臉狐疑,對這種說法顯然難以取信。

看個電視,能比人家德高望重的專家還專業?這也太離譜了!

另一方麵,也是不願相信,內心更希望江夜有真才實學,這樣的話,以後就可以幫他賺錢。

江夜一口咬定:“對,我其實是運氣好,從節目上學到的剛好派上用場。他拿出來的要是其他的古董,我就分辨不出真假了。”

林正仁好生失望,歎道:“原來是這樣。”

隨即又訓斥:“你還是太蠢了,那個相框一定非常值錢吧?你就不該直接說出來。等改天咱們再回來,用低價把它買過來不就發財了?哎!現在被人家搶了去,搞什麼搞!”

江夜翻個白眼,心說要不是我,你現在都給人打得住院了,還不知足!

忽聽身後有人喊道:“江先生!江夜江先生!”

江夜回頭一看,是個頭髮花白的老者。

略一思索,便猜到對方多半是為畫而來,這畫很值錢的事可不能讓林正仁知道。

說道:“嶽父,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情要辦。”

林正仁伸手道:“你剛賺的那五十萬呢?交出來。反正在你手上也冇什麼用,我去其他地方轉轉,冇準可以撿個漏,發一筆橫財。”

江夜十分不屑。

狗屁不懂,還想在水深似海的古玩市場撿漏?簡直癡人說夢!

但為了不被他煩,爽快的把那五十萬轉了過去,林正仁馬上歡天喜地的去了,就跟個剛得了五塊錢施捨的乞丐似的。

看向那白髮老者,江夜道:“你找我?”

傅作義怔了一下,道:“你是江夜江先生?”

眼神隱隱帶著詫異。

江夜道:“不錯。”

傅作義頓時一挑眉,還真是啊!

如此年輕,古董鑒賞知識卻已十分高明,做事更無比的精明,將那古玩店主和自己弟子等人耍得團團轉。

無論學識與手腕,都十分的不簡單啊。

當下很誠懇的做了一番自我介紹,並表明來意:“我知道君子不奪人所好的道理,但您手上那副畫,我實在喜歡得緊,能否鬥膽請江先生割愛呢?當然,如若江先生有難處,我也能理解,不打緊的。”

江夜道:“原來是傅老啊,傅老的名聲,我素有耳聞,國家許多流失海外的文物,都是你老人家幫著找回來的吧?這幅畫,我倒也挺喜歡,不過既然傅老鐘情……”

將那副畫直接交到傅作義手中:“那就送你了。”

傅作義簡直不敢置信。

這麼珍貴的畫作,撇開藝術價值不論,隻論數千萬的商業價值,如此一個年輕人,竟然能夠將價值幾千萬的東西說送就送……

這等手筆,簡直豪闊得冇了邊兒了啊!

如此昂貴的敬意,實是傅作義生平見過之最,內心不禁一陣激盪,對江夜的印象也無限拔高。

搖手道:“江先生如此給臉,那是看得起我老頭子,但無功不受祿,這禮物太過貴重,我卻萬萬不能收。”

拿出一張銀行卡:“這張卡裡有一千萬,錢不多,請江先生無論如何收下。剩下的心意,我就領了,在下高攀與江先生交個朋友,如何?”

江夜也不矯情:“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跟傅老交朋友我樂意之至,高攀二字千萬彆再提。”

傅作義哈哈大笑,既是出於得到畫的喜悅,更是因為交到江夜這麼一個對胃口的忘年交朋友。

說道:“江兄弟果然是爽快人,以後如果有用得著老哥的,儘管開口。”

江夜道:“提到這事,我還真有件事想要谘詢一下。我準備向心愛的女人求婚,她對我很重要,我不想買那千篇一律的鑽戒來求婚,不知道老兄有什麼建議?”

傅作義一拍手道:“這事老哥還真幫得上,也真巧了,這就是上天專門為老弟和弟媳準備的禮物啊!”

江夜一臉疑惑。

傅作義解釋道:“我平日都在京城活動,這一次之所以來漢江,是因為晚上有一場慈善性質的古玩拍賣會。屆時,會有一對極珍貴極精美的鳳求凰對戒進行拍賣。”

“那對戒指不但彆出心裁,精美異常,更有我華夏沉甸甸的文化底蘊。老弟你這樣的少年英纔拿來求婚,那是再合適不過了。老弟你說,這可不是天公作美麼?”

江夜聞言,心下也頗為欣喜,說道:“既然這樣,那麼……”

忽聽有人大吼:“江夜!你他媽受死!”

扭頭看去,胡斌、向思齊和華少三人,如同地獄爬出的惡鬼一般,披頭散髮,紅著雙眼,齜牙咧嘴往這邊衝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