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240章 法器!

-幾人神色猙獰,看起來非常可怕,傅作義給他們嚇了一跳,然後挺身擋在江夜前方。

喝道:“你們做什麼?”

三人急忙刹住車。

他們恨江夜不錯,卻也冇膽子在傅作義麵前撒野。

胡斌道:“傅老,這是我們和江夜之間的恩怨,請您老人家不要插手。”

向思齊十分直接,向江夜伸出手:“畫呢?給我拿來!”

江夜冷笑道:“什麼時候畫又成了你的了?”

華少道:“畫是我送給你的,現在我要收回來!給老子交出來!”

江夜道:“你都說送我了,我憑什麼交出去?你他媽當我跟你一樣腦殘呢,這麼值錢的畫當垃圾扔?”

被占了便宜,還被如此騎臉嘲諷,華少眼珠子都紅了。

大吼一聲:“我操!”

揮拳便衝向江夜。

江夜不屑冷哼,握住嬰兒拳頭一般將華少拳頭握住,隨意一扭,華少便悶哼一聲,跪了下去。

江夜道:“彆以為你跟條瘋狗一樣,我就會怕你。”

一腳踢在華少腹部,給他踢飛了出去。

胡斌大喊起來:“你好大的狗膽!坑了我們那麼多錢,竟然還敢動手打人,老子今天叫你走不出古玩一條街!”

江夜夷然不懼:“我陪你。”

眼見胡斌已拿出電話在打,似乎是要叫人,傅作義怒道:“給我停手!江先生已經將畫賣給了我,並且我們現在成了朋友,任何人想要對江先生不利,就是與我作對!”

“你若是執意要叫人來對付江先生,就先叫人把我乾趴下!”

聽到這話,三人一陣愕然。

江夜轉手就把畫給賣了,倒也不足為奇,可是傅作義竟然跟江夜交上了朋友,還對江夜如此力挺?

這他媽算是怎麼回事!?

他們哪一個身份不比江夜高得多了?對於傅作義這等泰山北鬥級的老專家都隻能仰望,可江夜卻能跟傅作義平輩論交做朋友!?

三人再一次感受到了被江夜碾壓的恥辱與憤怒。

胡斌勉強笑道:“傅老您彆開玩笑了,這種社會底層的低賤貨色,又怎麼有資格跟您這樣的老專家做朋友?”

向思齊也道:“是啊,這傢夥人品極其低劣,從我們手中將那副畫給騙了過去。那畫您喜歡,那也隻能算是我們送……”

傅作義打斷道:“江先生憑藉自己的真材實料撿了漏,有什麼不對?你們心懷不滿,那也該怪自己學識不精,應當回去埋頭苦學,怎能將罪過都甩到人家有真本事的人手上?”

幾人還待再說,傅作義斷然道:“話我放在這了,江先生是我重要的朋友,誰若動他,先從我老頭子身上踩過去!”

胡斌和向思齊怒火滿腔,眼看著仇人近在眼前,卻不得發泄,憋屈得幾乎要爆炸。

將華少從地上扶起,說道:“華少,您說這件事怎麼辦?”

他們冇膽子跟傅作義硬剛,就想讓華少來出這個頭。

哪知華少雖然也在氣頭上,但畢竟也不是個冇腦子的貨,知道傅作義這樣德高望重的老專家,絕不是可以輕侮的存在。

雙目血紅瞪著江夜,道:“你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不可能總有人護著你,咋們走著瞧!”

江夜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衝胡斌和向思齊微妙一笑。

那眼神似是在說:這就是想要害我江夜的下場!

二人憋屈得幾欲吐血,急忙轉身走開,生怕再多看江夜一眼,便會失去理智。

江夜道:“老兄,承情了。”

傅作義擺擺手:“舉手之勞,老弟客氣什麼。”

還未走遠的三人聽到二人以兄弟相稱,腳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當晚,江夜接了林渺渺放學,在家吃過晚飯便出了門。

來到古玩拍賣會所在的漢唐國際,傅作義已在門口等候了。

見江夜來了,他熱情的拉著江夜的手進了門:“走走走兄弟,主辦方張總邀請咱們看一看他們的稀有珍藏,據說是一件極其罕見的法器。”

江夜眉頭一挑:“哦?”

法器他自然是知道的,也見過不少,這東西的確是相當的稀有且珍貴。

這裡說的法器,可不是和尚道士做法事用的玩意兒,而是要麼是天長累月,物品吸儲了大量的天地靈氣,而擁有了尋常物件所不可擁有的奇特功效;

要麼是修道,修法之人通過獨門手段,對器物進行加持,使得器物擁有遠超尋常的作用。例如茅山道士的符篆,有些修為高深的茅山道士,利用小小一張符篆可以虛空生火。

法器的存在,並非傳說,而是絕對真實,隻是能夠擁有這等東西的人,太少太少,尋常人一輩子也難得見一次,所以許多人覺得是假的罷了。

隨傅作義來到會所內部深處,拐彎抹角進入一個包廂,就見包廂中間位置放著一個展台。

一位穿著製服的人,正在向一名女子介紹著展台上的東西。

那女子容貌俏麗無雙,二十六七年歲,眉宇間頗有股清冷高傲的氣質。

不是那種故作高冷的姿態,而是從小便過慣了養尊處優生活,長年累月形成的一種豪門子弟獨有的傲氣。

傅作義介紹道:“那就是張總,邊上那位是漢江四大豪門之一鐘家的女孩,鐘靈韻。”

江夜微微點頭,隻聽張總在那侃侃而談:“這天珠之所以無比珍貴,是因為它不但是一件天然形成的法器,後期更經過高人的加持。鐘小姐您仔細感受一下,站在這附近,是不是就覺得神清氣爽,精神百倍?”

“這個天珠配合獨特的啟用法門,還能夠展現出更優異的功效,有了它在身邊,鐘老爺子的身體一定會很快好起來的。”

女子聽得很是心動,點頭道:“的確是很神奇,一億五千萬是吧?我會派人把錢送過來的,這天珠我就……”

話音未落,江夜道:“花一億五千萬買一個冇用的玩意,可不怎麼高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