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250章 重口味

-江夜點點頭:“這話倒是不錯。”

林初雪一怔,慍怒的拉了江夜一下:“你乾什麼?彆理他們。”

真是的,彆人這麼明顯的譏諷的話,他竟然還傻傻的介麵,真傻還是假傻啊!

果然,林青青和張耀聽到江夜的話,是哈哈大笑,笑彎了腰。

張耀指著江夜:“你他媽是想笑死我,繼承我的遺產麼?我是真他媽服了,誰給你的勇氣說出這種話的啊?不行了不行了,太搞了!”

林青青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淚,說道:“江夜,你下次說話之前,先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吧?仗著聶軍座幫了你兩次,你還真以為自己多麼牛逼了?你還知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啊?”

江夜聳了聳肩:“走著瞧唄。”

見他這麼裝逼,張耀一陣不爽,左顧右盼,忽然看到地上有一個一次性杯子。

裡麵還有半杯黃色的液體,也不知道是人家喝剩下的水還是尿。

他心中一動,指了指那杯子,說道:“江夜,看樣子你對自己很有信心啊。既然是這樣,咱們小賭怡情一下?”

“今天我也要幫青青投標,假如我們中了,你就把這杯子裡的水喝掉,假如你們中了,我二話不說當場乾了,如何?”

林初雪看了眼那杯子,秀眉蹙起,說道:“彆跟他們賭。”

在她看來,這是必輸的賭約,江夜倘若答應,就是自取其辱。

那杯子裡裝著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臟也就罷了,要是喝下去染了什麼病,可就太虧了。

林青青見他不說話,哼一聲道:“怎麼?隻敢吹牛逼,不敢賭?林初雪,你的男人就是這麼一個冇卵蛋的慫包?他在床上,能硬得起來嗎?難不成每次都是用嘴給你服務?”

“用嘴一兩次倒冇什麼,但是一直舔,也會膩的吧?哎,我真是同情你,找了個這麼廢物的男人。怪就怪你自己不知道把握機會,竟然不知道抓住張耀這麼優秀的男人,我告訴你哦,他在床上,可猛了。”

張耀哈哈大笑。

林青青的話,不但侮辱了江夜,更羞辱了不知道珍惜他的林初雪,他心裡痛快極了。

聽到這汙言穢語,林初雪是氣得小臉煞白,呼吸急促。

但想這明顯是林青青的激將法,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見識?

一咬牙,扭過頭去,不搭理二人。

兩人見他們不受激,也感無趣,就要離開。

忽然隻聽江夜道:“好,我跟你們賭了。”

林青青和張耀目光一亮,興奮道:“當真?這可是你說的!”

林初雪急道:“江夜,你乾什麼?”

江夜自顧自彎下腰,將那半杯黃色的水端了起來:“既然你們想玩,我自然奉陪,不過我要加點賭注。”

說著,“呸”的往那杯子裡吐了一口唾沫。

然後“哈~呸”又連續吐了好幾口。

江夜端著杯子,看向林青青和張耀:“怎麼樣?敢嗎?”

那尿一般的液體混合著唾液,看起來愈發的噁心,直叫人反胃。

但林青青和張耀反而是更加興奮了,大笑道:“好!果然有種!我們跟你賭了!”

說著,兩人也往那杯子裡連續吐了好幾口唾沫,而後就在江夜和林初雪邊上坐了下來。

張耀道:“我們還是坐近一點的好,省得待會你們輸了想賴賬,嘿!”

江夜挑了挑眉,渾然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