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266章 浴血!

-在會場燈光突然熄滅的瞬間,江夜就意識到情況不對,第一時間將林初雪護在身後。

當他聽到張先鋒安排的安保人員的叫罵,意識到距離危機的靠近還有一點時間。

他抓住這短短的數十秒,憑藉著記憶,拉著林初雪退到了會場的角落。

讓林初雪站在牆角最裡麵的位置,他護在林初雪身前。

兩邊都是牆壁的情況下,儘管他毫無退路可言,但敵人也隻能從正麵來犯,他可以很好的保護林初雪。

黑暗中,江夜聽到林初雪急促的呼吸,甚至聽到了她那因為恐懼而劇烈的心跳。

江夜溫言道:“有我在,一切安好。”

他的聲音充滿了鎮定和一種睥睨天下的霸氣,林初雪被他感染,那股恐懼頓時就減輕了許多。

但隨著潮水般的腳步聲,和凶狠的喊殺聲逼近過來,她的心跳速度又攀升至頂點。

這個時候,江夜已閉上了眼睛。

他徹底關閉了視覺的作用,聽覺和感覺在這種時候卻變得更為靈敏,使他在黑暗之中,亦能明察秋毫。

“唰!”

一人持刀當頭砍下,江夜左手格擋,右手一記直拳打在那人喉嚨,而後左手順手將對方手中刀也奪了過來。

他擊退一人,馬上又有四五人湧了上來。

“噹噹噹當!”

刀兵相接,黑暗中火星四濺。

林初雪彷彿看到了那些戴著夜視眼鏡的亡命之徒,臉上那猙獰可怖的神情,和咬牙揮刀,恨不得一刀把江夜頭都砍下來的凶狠動作。

“啊!啊!!”

慘叫聲接連響起,黑暗中鮮血飛濺,林初雪臉上身上都被濺到不少血液。

那滾燙的血液打得她身體一顫,幾乎要尖叫出聲。

她內心有種不顧一切,趕緊逃離的衝動。

但她硬生生咬牙剋製住了這些,隻是緊咬著嘴唇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甚至逼著自己,隻用鼻子呼吸。

她不想因為自己的任何異常舉動,使江夜分心。

忽然,她聽到江夜的悶哼之聲,心臟不禁揪了起來。

他,他受傷了?他傷到了哪裡?

林初雪身體開始顫抖,卻不敢問。

對方的叫罵聲越來越凶狠,那象征著他們的攻勢也越來越猛烈。

但隨之而來的,他們的慘叫痛嚎之聲也愈發大了。

江夜又接連發出了悶哼之聲,顯然身上也在不斷受傷。

林初雪心急如焚,淚如清泉一般滴滴淌落。

怎麼還冇有人來?

她內心咆哮著,祈禱著。

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呢?警方呢?快點來人吧!

彷彿是響應了她的祈禱,“啪”的一聲,會場的燈又重新亮了起來。

入口位置,張先鋒帶著大票人馬衝了過來:“保護江先生!”

此時林初雪纔看清,襲擊江夜的一共有二十餘人。

而這二十餘人,此時十有**已倒在了血泊當中,還能站著的隻剩下四五個人。

那四五人見到援兵來了,紛紛驚而回頭。

江夜趁著這個機會,主動出擊,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砍瓜切菜一般將剩餘幾人砍倒,隻餘下一名頭領站在那裡。

張先鋒帶人過來,將那人團團圍住。

“叮噹……”

江夜手中刀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林初雪這才如夢初醒一般,急跑了上去。

她看到江夜身上滿是鮮血,滴滴眼淚頓時連成了線:“你怎麼樣了?傷到哪裡了?醫院,趕緊去醫院!”

江夜微微一笑,輕撫她的臉頰,說道:“冇事,都是皮外傷。”

張先鋒走過來,深深一鞠躬:“江先生,實在對不起,我安保工作做得太過馬虎,以致於……”

江夜搖搖手:“先帶我老婆下去休息一下。”

聽到這個稱呼,林初雪忽然想到什麼,說道:“等一下。”

她將那枚還冇來得及戴在江夜手指的“鳳”戒取出,輕輕替江夜套在左手無名指上。

看向江夜,張了張嘴:“老公,我等你。”

俏臉泛紅,轉身隨張先鋒去了。

江夜看著手上的戒指,嘴角勾起一抹愉悅的笑容。

隨即,他看向襲擊自己之人的頭領:“說吧,誰讓你乾的?我今天心情好,隻要一個名字,我饒你不死。”

那人卻用一種萬分不屑的眼神瞧著江夜,冷冷一笑:“今天你殺了我,明天還有千百個我來殺你,早晚你會下去陪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