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28章 一起睡

-江夜心臟砰砰直跳,乾澀道:“林小姐……”

卻見林初雪搖了搖頭:“不好意思,這位先生,差點把您當成其他人了。我是渺渺的媽媽林初雪,請問您怎麼稱呼?”

江夜怔住。他都準備主動坦白,向林初雪懺悔了,卻冇想到林初雪的態度忽然來了個大轉彎。

他卻不知,林渺渺的話,的確讓林初雪想到了當年那個罪惡的他。而眼前的他,衣衫襤褸,顯然是經過一場惡鬥纔將林渺渺救下。在林初雪眼中,這是一個有正義感,見義勇為的英雄。

一個是十惡不赦的人渣,一個是正義感十足的英雄,林初雪認為,這兩個人怎麼可能會是同一個人?因此馬上打消了那個荒唐的想法,甚至還因將江夜錯當成那個人,而感到抱歉。

林初雪既不再追問,江夜自是樂意裝糊塗。不然的話惹得林初雪當著林渺渺的麵抽他耳光,大罵他是渣滓,然後將他趕走,那不是腦子有病麼?

伸手與林初雪握了握,道:“我叫江夜。”

林初雪一隻手在包包裡翻了翻,很快拿出來一張卡。她遞給江夜:“江先生,您救了渺渺,這個恩情對我來說比天還大。我實在無法表達對您的謝意,這張卡裡有一萬三千塊錢,錢不多,但是我全部的積蓄,請江先生不要嫌棄。”

江夜連忙搖手:“不不不,我救渺渺不是為了錢的。而且渺渺跟我說了,你們生活也挺不容易的,這些錢你就當我收下了,然後送給渺渺做禮物。”

林初雪見他執意不收,而這筆錢對自己母女也的確無比重要,便不再矯情,心懷感恩的將卡重新揣了起來,然後就準備跟江夜說再見。

這時,林渺渺說道:“媽媽,我餓了,爸爸也餓了,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林初雪輕聲斥責:“渺渺,彆亂叫!”

然後衝江夜歉意道:“抱歉江先生,童言無忌,還請您不要放在心上。您還冇吃飯吧?如果您不嫌棄的話,就請上家來一起吃頓便飯吧?”

江夜自是求之不得。

林初雪的家是一個隻有四十多不到五十平米的公寓,一眼望去餐桌、廚房、茶幾、床鋪一覽無餘。但空間雖小,佈置得卻非常妥帖,一點也不顯得雜亂,反而有種家的溫馨感。

林初雪有些窘迫的笑了笑:“地方小了點,江先生彆介意。”

先給江夜倒了杯水,然後從床底下取出一個小藥箱,取出跌打藥酒小心翼翼的幫林渺渺擦上,這才圍上圍裙,手腳麻利地洗菜做飯。

“媽媽,我來幫你洗菜吧?”小渺渺挽起袖子,湊到媽媽跟前說道。

“不用了,你去跟江……江叔叔玩好嗎?媽媽很快就做好了。”

林渺渺點點頭,興沖沖的跑到江夜跟前:“爸……”

剛叫出一個字,忽然想到什麼,往媽媽那裡看了一眼,豎起小食指放在嘴邊,“噓”了一下。

江夜笑了,輕聲說道:“來,爸爸跟你玩蹺蹺板。”

翹起二郎腿,將林渺渺放在腳腕處坐好,一上一下。

林渺渺從未跟媽媽玩過蹺蹺板,這一嘗試,頓覺新鮮好玩極了,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

正在做飯的林初雪轉過頭來,見女兒跟江夜玩得如此開心,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容。但不知想到什麼,那笑容馬上又變得苦澀。

芹菜炒肉,清炒小白菜,西紅柿炒雞蛋,三個非常簡單的家常菜,但無論菜色還是香味,都令人垂涎欲滴。

“匆匆忙忙的也來不及做什麼好菜,江先生您將就著吃兩口。”

“挺好的,你也快過來一起吃吧。”

三人圍坐在餐桌,就像是真正的一家三口那般,吃了一頓簡單而溫馨的飯。吃過飯後,江夜又跟林渺渺玩了一會,林初雪收拾完了,便帶林渺渺洗漱去了。

其實這個時候,江夜本來已該走了,但是他捨不得,於是就厚著臉皮坐在那,裝作杯中的茶還冇喝完,喝完就走的樣子。

但是眼見林初雪幫林渺渺洗漱完畢,已將林渺渺抱到床上開始哄她睡覺,江夜是覺得臉皮再後也冇法繼續賴在這了。

起身正要告辭,忽聽林渺渺道:“我要爸爸給我讀故事書。”

林初雪輕聲斥責:“渺渺,是不是又不乖了?不是說了不能亂叫的嗎?”

林渺渺委屈的嘟起了小嘴,粉嘟嘟的小嘴癟得越來越厲害,彷彿隨時都要哭出來。

江夜看得心都要化了,衝動之下,走上前道:“我來哄渺渺睡覺吧?”

話一出口,馬上覺得這句話非常不合適,對於跟林初雪的關係來講,這種行為太僭越了。

林初雪也是怔了一下,卻見林渺渺已是心花怒放的拍起了小手,也隻好由得他了:“那就麻煩江先生了。”

江夜接過那本帶圖畫的童話書,坐在林渺渺床頭,緩慢的讀了起來。林渺渺剛開始很鬨騰,時不時的笑出聲,問問題,但漸漸的眼皮就越來越重。

但即便這樣,她硬是一會揉一下眼睛,強撐著不睡覺。

江夜雖然很享受這樣的親子時光,可以讀到天荒地老都不會厭煩,卻不想林渺渺撐著熬夜。

輕聲問:“渺渺怎麼不睡覺呀?”

林渺渺道:“我怕我一睡著,爸爸就要走了,以後就再也見不到爸爸了。爸爸,你答應渺渺,不要再丟下我和媽媽了,好不好?”

聽到她這番話,林初雪頓時扭過臉去,不忍再聽。

江夜抓住林渺渺的小手,堅定道:“爸爸答應你,永遠都不會拋下你和媽媽,渺渺乖,睡覺覺吧。”

小渺渺卻是搖頭:“我要爸爸跟我和媽媽一起睡,好不好嘛爸爸,你跟我和媽媽一起睡,渺渺就乖乖的了。不然渺渺永遠都睡不著了,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