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293章 神臨!

-眼看著那千百道猙獰可怖的臉已欺身到江夜近前,血盆大口已然張開,而江夜竟依然是一動不動,方道長跺腳歎息。

那是在為江夜而感到可惜。

江夜年紀輕輕,就能夠擁有與齊大師鬥法的資格,假以時日,必成大器。

如果任由他成長下去,有朝一日他可能成為漢江大名鼎鼎的人物。

隻可惜啊,這人性格太過剛硬了,不知道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硬要跟齊大師硬剛到底。

齊大師法力如此高深,江夜怎麼可能抵擋得住?

怕是命止於此,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鐘靈韻站在爺爺身邊,見江夜竟連逃跑也忘了,不由大喊:“你快跑啊!”

這一刻她冇有想江夜敗了之後,她們一家人是什麼後果。

所想的隻有江夜萬萬抵擋不了這一擊,不想江夜枉自送了性命。

江夜回頭衝鐘靈韻一笑:“放心,他傷不了我。”

鐘靈韻怔住。

她再也想不到,在這種性命危在旦夕的時刻,江夜竟還能笑得出來。

看著四麵八方朝自己撲過來的厲鬼怨魂,江夜臉色平靜。

凜冽的煞氣撲打在他身上,令他感到寒冷,精神方麵也受到一些影響,但遠遠達不到能將他擊倒的程度。

傳授他一身本事的恩師,雖未教過他什麼玄學道術,卻跟他說過修習玄學道術之人的攻擊方式,也教過他應對之法。

武藝成了之後,他的足跡更是遍佈各大國家,曆經大小數百次戰鬥,交手之人就有不少練了齊大師這樣的邪門歪道。

齊大師確實是有能耐,但還真達不到令他感到忌憚危險的程度,他所擊殺過的邪門中人,有好幾個修為比齊大師強得多了,不一樣斃命於他手?

默默以一種與戰鬥時截然不同的方式運氣,澎湃的內勁在這套特殊的經脈路線下運行,他的身體表麵竟然“滋滋滋”出現一些細小的電流。

彷彿那些內勁化作了護在他體外的一件雷霆寶衣,將齊大師的攻勢完全阻隔。

這是江夜的恩師傳授給他的,對付齊大師這類,以陰氣做本源的玄門中人的絕招:風雷勁。

這一招施展出來,齊大師的攻勢對江夜就半點影響也產生不了了。

看向齊大師,江夜有些失望的搖搖頭:“這就是你的全部本事嗎?”

齊大師大怒,他何等本事?冇看到這些地位崇高的富豪權貴,也都被嚇得瑟瑟發抖?冇看到這些所謂的精銳保鏢,所謂的世外高人方道長,連站都站不穩?

可江夜竟然敢看不起他!

齊大師怒極反笑:“竟然被一個後生小子給小看了?哈哈哈哈!好!”

他也明白,江夜雖然年輕,但本事頗為不小。

頓時收起了輕視之心,決意使出最強招數,一舉斬殺江夜。

他雙手上下翻飛,快速結印。

隻見大片的黑煙迅速收縮,仿如霧氣化雨一般,由稀薄變得極其濃鬱,到後來竟如墨汁一般。

而黑霧中的厲鬼人像,幾乎接近實體,猙獰的麵孔清晰可見。那淒厲的叫聲,彷彿就在耳邊。

場內眾人再無一人能夠站立,全都匐匍在地,抱著頭,捂著耳朵,瑟瑟發抖屎尿氣流。

即便不是齊大師的攻擊目標,即便隔得老遠,仍感覺靈魂都在顫抖。

“給我死吧!”

隨著齊大師一聲斷喝,無數厲鬼張開血盆大口,伸出實質般的手,向江夜撕扯過去。

在如此恐怖的法術麵前,江夜竟然笑了,像個開心的孩子一般。

他點點頭:“這樣,纔有資格被我當做對手,跟我戰鬥啊。”

他右手平伸而出,喝道:“起!”

雄渾的內勁如奔騰不止的黃河之水一般,從江夜手掌萬千毛孔傾瀉而出,很快在江夜手掌心形成一個小旋風。

旋風越轉越快,狂風飛舞,屋內桌椅被卷得七零八落。江夜的衣衫無風自動,頭髮如魔神一般搖擺。

當他手中旋風發出“滋滋滋”的電流之聲,還濺射出一道道如雷電般的銀蛇之時,他五指猛地握緊,怒喝一聲:“雷來!”

轟然之間,虛空生電,雷霆炸開,滿堂白晝。

“滋滋滋!”

籃球大小的球形閃電出現在江夜手中,射出無數雷電觸鬚,轟向齊大師的厲鬼怨魂。

一聲聲彷彿自九幽地獄發出的淒厲慘叫此起彼伏,濃鬱的黑煙彷彿冰塊遇到火焰,摧枯拉朽般被融化。

頃刻之間,全部黑煙都被雷電打得煙消雲散,大廳內又恢複一片清明。

一片死寂之中,唯有江夜傲立原地。

他手握雷霆,宛若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