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351章 緣儘

-這樣的江夜,林青青真的害怕。

她喜歡被江夜粗暴對待,不介意江夜是否討厭她,但倘若江夜想殺她,那情況就大大不同了。

顫聲道:“對,對不起……”

江夜嗬的笑了:“對不起?你覺得一句對不起,就能把一切揭過了?”

林青青道:“我,我去向堂姐解釋可以嗎?”

江夜揮手就是一掌:“賤人!”

他神色猙獰,這一巴掌打得極重,林青青嘴角鮮血直流,捂著臉蹲在角落瑟瑟發抖。

江夜不解氣,又是一腳踢了過去,林青青“啊”的痛叫起來。

大叫道:“對不起,江夜,我做錯了。我這麼做,隻是因為我喜歡上了你,我想讓你跟林初雪分手,我發誓我真的冇有想害你們。”

江夜彷彿聽到天方夜譚:“你喜歡上了我?”

林青青跪在地上,仰視著江夜,可憐巴巴的點點頭:“我知道你不會相信的,但我真的冇有說謊。在,在酒店的時候,你當著張耀的麵那樣,那樣做。”

“我也說不清為什麼,但是我就是喜歡那種感覺,我發誓我隻是想要得到一個機會,可以接近你,真的冇有想玩其他陰謀的。”

江夜若有所悟的點點頭:“原來是條母狗。”

似林青青這樣喜歡被虐的人,他也的確見過。

說道:“喜歡被我弄是吧?抬起頭來,看著我。”

林青青抬起頭來,眼巴巴看著江夜。

江夜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再當麵一腳給林青青踹得翻了過去:“**東西!喜歡這樣是吧?你他媽的天生賤命,就是變著法子捱揍是不?今天我滿足你!”

“爬起來跪好了!”

林青青忍痛,戰戰兢兢的爬了起來,又跪在江夜麵前。

被江夜這般毒打,她竟然麵色泛紅,微微喘氣。

臉上一片青紅腫脹,但雙眼竟含春意。

見她這樣,江夜本欲再打,不禁停了下來。

這般打下去,對林青青來說非但不是懲罰,倒成了福利了。

他打林青青本是想出一口鬱氣,眼下這口氣卻是出不去。

他媽的真是操蛋!

就在這時,兩名要進酒吧的青年看到這邊的情況,直衝了過來。

其中一名身材健壯,很明顯經常健身的青年一把推開江夜:“你乾什麼?打女人算什麼本事?”

但江夜下盤極穩,他跑過來那麼一推竟然推不動,不由怔住。

隻聽林青青道:“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不用你們管,你們走開!”

江夜抬手就是一掌:“你這賤人還真挺享受的哈?”

那健碩青年一把抓住江夜的手:“我叫你住手!”

衝林青青道:“美女彆怕,我們會保護你的!”

氣勢洶洶的瞪著江夜:“你挺有本事的啊,打女人打得那麼起勁,有種的你再動一下試試?我當場廢了你!”

說著秀了秀胳膊上的肌肉,揚了揚拳頭。

江夜冷冷道:“她說這不關你們的事,你們聾了?”

那健碩青年眼珠一瞪:“老子就是要管,怎麼滴?你不服!?他媽的隻敢對女人動手的死廢物!老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種垃圾貨色!”

江夜猛地一伸手抓住他脖子,生生將他舉了起來:“是麼?想英雄救美啊,你有那個本事麼?”

那健碩青年大驚失色,他一米八五的個頭,常年健身,體重兩百多斤,但江夜將他舉起來竟毫不費力。

江夜的手極穩,他隻覺自己的脖子彷彿被鐵鉗架住,紋絲不動。

強烈的窒息感襲來,他白眼直翻,掙紮的力度越來越小。

跟他一起的同伴大叫一聲:“放手!”

衝了上來。

江夜隨手甩開那健碩青年,三拳兩腳將衝上來的青年放翻在地。

胸中一口鬱氣,勉強算是出了。

看向林青青:“我在初雪身邊安排了有人,我也會讓人盯著你。隻要再被我發現你有任何小動作,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冷靜下來之後,他有些後悔,不該那麼衝動把林青青一頓毒打的。

倘若她毫髮無損的去找林初雪說清真相,事情說不定還有轉機,但現在……

罷了,也隻好另想辦法了。

回到居住的酒店,江夜久久無眠。

思慮良久,他給林初雪編輯了一條簡訊,發了過去。

“三天之後,我會去施南府以西的花嶺村,在花嶺村的江畔有一場戰鬥等著我。”

“我知道現在向你解釋什麼都是徒勞,所以如果你內心還存有那麼一絲絲希望,覺得我不是你所以為的那種人,就親自去那邊看看。”

“隻要你看到那天的我,一切自然水落石出。”

放下手機,江夜長籲了口氣。

尹孤鴻名氣極大,他退隱多年之後再出手,必定會引起巨大的轟動。

三日之後,花嶺村必定群雄彙聚,極其熱鬨。

隻要那一天林初雪去了,看到他可以和尹孤鴻同台對戰,就必然能夠清楚,他跟鐘靈韻的關係絕不是她所以為的那般。

至於她究竟會不會去,這個答案江夜也不知道。

倘若她真的那般篤定自己的看法,選擇不去,那麼江夜也隻能說,兩人緣分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