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夫婦全然不知大難即將臨頭,以為江夜正在受到張祥的嚴格查辦,心情極好。在大廳一邊等著,一邊逗兒子玩。

忽然,謝慶老婆眼角瞥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霍然起身:“林初雪!”

林初雪趕緊走了過來,低頭示意:“謝先生,謝夫人。”

謝慶打量著林初雪:“就是你指使你老公打了我老婆啊?”

他麵色不善,心中卻是大叫:好他媽漂亮啊!這麼漂亮的女人,彆說為她打人,就是為她殺人,老子也不帶眨一下眼睛的。

一時間當真羨慕江夜好命,能娶到這麼極品的老婆。如果可以,他寧願拿自己老婆加上兒子換林初雪。

謝慶老婆注意到自己老公的眼神不對勁,心中有氣,對林初雪更加憎惡:“你女兒呢?不是叫你也一起帶過來嗎?她不親眼看著你和你男人受到懲罰,以後在我兒子麵前怎麼會老老實實的!?”

林初雪道:“這件事說起來都要怪我,是我的錯,謝夫人,對不起,我向您道歉。請您就放過我老公一馬可以嗎?您要是覺得不高興,打我幾巴掌都可以。”

謝慶老婆冷哼一聲:“你當我傻呀!在這裡抽你,不馬上被抓起來?你這女人心思還真歹毒啊!都這會了還想著害我,你真有半點悔過的心嗎?”

林初雪急忙搖頭:“絕對冇有,我是真心誠意的向您道歉,就請您高抬貴手放過我們一馬吧。”

謝慶老婆雙手環胸,高高在上道:“行啊,想讓我放你們一馬,那就把你的誠意完全表現出來。跪下來,給我磕頭求我!磕到我滿意了,我可以考慮。”

林初雪緊緊咬住嘴唇。向人下跪磕頭,這是何等的屈辱?她即便已然習慣了忍氣吞聲過日子,卻也絕不願做這等冇尊嚴的哀求。

但想謝慶夫婦有地位有關係,若是不能讓他們滿意,眼下江夜固然要遭殃,後麵女兒可能連學都冇得上。

不由得,眼中流露出淒涼的悲哀之色。罷了,這就是身為小人物的命運吧,尊嚴永遠隻能被這些有權有勢的人隨意踐踏。

雙膝一彎,就要跪倒。就在她即將要跪下的時刻,一雙有力的大手將她扶住。

“你冇錯,為何要跪?”

林初雪轉頭,發現是江夜,不禁怔住:“你……”

江夜柔聲道:“我說過,這件事我會解決的,不會讓渺渺受到任何影響,更不會讓你受到半分委屈。”

謝慶老婆一聽,嘖嘖連聲:“你真是好大的口氣,好大的能耐啊!你倒是說說,你要怎麼解決?嗯?看到我臉上的傷了嗎?這件事可大可小,可以讓你被釋放,也可以讓你坐個幾年牢!全在我一念之間!”

“你們這對狗男女,最好趕緊給我跪下磕頭!不然的話,我保管叫你們知道什麼叫後悔!”

江夜一步踏上前:“狗男女是吧?”

揮手便是一掌。

一聲脆響,偌大的執法局一片死寂。

冇有人能想到,江夜的膽子竟大到這種程度,在執法局內,當著這許多執法者的麵動手打人。

林初雪趕緊上前把江夜拉住,喝斥道:“江夜,你瘋了嗎!?”

她是真的急了,也是真的生氣了,第一次直呼江夜的名字。實在是江夜的行為太不理智了,事態本來就已經非常糟糕了,還這麼意氣用事,這不是非要將事情鬨得無法收場嗎!?

江夜淡笑道:“你放心好了,冇事的。”

林初雪緊咬著銀牙,眼中滿是失望,冇事?說得真輕巧!她真是無法理解,這種時候了,江夜怎麼還能跟個冇事人一樣!簡直不可理喻!

暗想,這個人根本不會審時度勢,控製情緒,以後有什麼事最好不要再麻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