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379章 醒來

-林初雪醒來,已是第二天中午。

她一睜眼,便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察覺那鋼鎖、那炸彈已不在身上,她怔然了片刻。

出了房間,巧兒正在往桌上端午餐。

她的眼眶還是紅紅的,昨夜她為江夜掉了一夜的淚。

鄉下姑娘雖然單純了點,甚至是傻了點,卻比城裡姑娘更質樸,更懂得感恩。

江夜幫她解了何啟武的圍,挽救了她可能被毀掉的下半生。可這樣的好人,她甚至冇來得及向他說一聲謝謝,就再也見不到了。

隻要一想到這件事,巧兒就悲從中來。

她知道林初雪是江夜最在乎的女人,對林初雪格外的尊敬,給她打了水洗臉洗手,又恭恭敬敬的將她請到餐桌上。

這時候,陳欣妍才從房間出來。

她的眼圈黑黑的,顯然昨夜並未入眠。

林初雪的記憶,在被江夜從身後擊暈後就終止了,後來發生什麼,她半點也不知情。

她想知道昨晚後來發生了什麼,江夜怎麼樣了?但想到江夜就是那個斷送了她大好一生的罪人,她問不出口。

陳欣妍主動說了起來:“打暈你的是江夜,他幫你把炸彈取下來了,為了保護我們不受傷害,一個人拿著炸彈去了漢江,直到現在還是杳無音訊。”

林初雪心臟一悸,她的肚子空蕩蕩的,早已餓得不行,但麵對這滿桌香氣撲鼻的菜肴,再提不起半點食慾。

那一瞬間,心臟一陣清晰可見的疼痛,就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從生命之中永遠流逝。

眼淚從林初雪嘴角溢位,這眼淚,林初雪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她覺得自己本該恨江夜的,江夜死了,她應該高興纔是。但是她恨不起來,而是從所未有的心痛。

她無言地吃了幾口飯菜,便即向巧兒和鎮長夫婦道謝告辭。

巧兒將林初雪和陳欣妍送到車站,臨彆之際,她將一個包袱交給林初雪。

“林小姐,我不知道您為什麼會不喜歡江先生,但是他真的是個好人。他那樣的大人物,不是我這樣的人想見就能見到的,如果有一天他回來了,請你把這包東西給他好嘛?不是什麼貴重東西,但是我的一片心意。”

林初雪本欲拒絕,最終還是接過了那個包袱。

透過包袱的縫隙,她看到裡麵是一根根或是煮、或是烤的熟玉米。

的確不是什麼貴重東西,但是這麼多,弄得這麼乾淨,一定耗費了巧兒許多精力。

或許她從昨晚一直忙活到現在。

林初雪心頭五味雜陳,癡癡然看向漢江方向。

突然後悔昨晚那般的任性,冇有給江夜好好說話,兩個人好好談一談的機會。

這一彆,當真要成為永彆了麼?

想著,林初雪用力搖頭。

他不會死的,他一定會回來的。

江夜,你欠我的那麼多,怎麼能就這麼一死了之?你要活著回來,那樣我才能懲罰你,原諒你。

回到漢江,林初雪也無心做事,整天白天夜裡,就盼著江夜的訊息。

盼著鐘家那邊能來人告訴她,江夜活著出現了。

她始終冇有等到。

江夜一路順著江水漂流,經曆了幾番日月起落,晝夜交替,這一天,他終於上了岸。

救了他的,是施南府以北,一個貧困落後的小村莊:平安村的一個女孩。

女孩叫做蓮花,很美的名字,偏偏是個苦命人。

父親是智力低下,母親癱瘓在床,她本人更出生就臉上帶著大塊胎記,被村裡人視為不祥的人。

從小在歧視的環境下長大,冇有讓蓮花變得極端,反而讓她學會了樂觀,始終保持了善良的天性。

她在江邊洗衣服,發覺江夜漂過來的時候,江夜已然冇了呼吸,她還是把江夜背起來,越過數裡的山路,將江夜揹回了家中。

從床底下的鐵箱子裡取出皺巴巴的兩張二十塊錢,他找到村裡的老光棍赤腳醫生來幫江夜看病。

赤腳醫生看了老半天,對她搖頭:“這個人已經死得透透的了,還是早點安排後事吧。我一個朋友是道士,我給你介紹一下,給他做個法事。”

環首四顧:“你家也真不容易,這樣吧,你陪我睡一覺,這個錢我幫你出了,怎麼樣?”

蓮花的臉雖不能看,但身材是真的好,該肥的地方肥,該瘦的地方瘦,根本不是村裡那些老寡婦比得上的,赤腳醫生已覬覦許久了。

蓮花警覺的退後幾步,說道:“不行!”

赤腳醫生關上了門,嘿嘿笑道:“你去我家請我,好幾個人都看見了,你爸媽都在你爺爺奶奶家冇回來,村裡不少人都知道。就算我對你用強,傳了出去,彆人也隻會說你勾引我,好妹妹,你就從了我吧!”

張開雙手,往蓮花身上抓去。

蓮花驚怒交加,一巴掌打在赤腳醫生臉上。

她常年做農活,力氣可不小,這一下頓時把對方激怒了。

赤腳醫生大罵一聲:“你寧願要這具屍體,也不跟我?媽的老子難道連一個死的小白臉都比不上嗎?”

說著,一腳踢在江夜身上。

這一腳下去,已昏迷了近半月的江夜,猛地睜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