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406章 教父

-李子成已說不出話來了,他實在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他記得清清楚楚,他與張振生三人找到聶鷹,呈交視頻的時候,聶鷹信誓旦旦的保證,如果確有其事,對方縱有天大本事,也一定要將之法辦。

而不久前他給聶鷹打電話,通知江夜已經就位時,聶鷹也冇有提過更改處理辦法。

他再也想不到,他滿心期待等待的法辦,竟是聶鷹向江夜致敬,親手向江夜授予勳章。

他知道,自己是被耍了。

被江夜給戲耍了。

江夜一定早就知道會是這麼一個結果,因此那般氣定神閒。

他忽然覺得自己是那麼可笑,就像一個跳梁小醜一般。

看著江夜眼中的戲謔,他感覺自己受到了生平最重的侮辱。

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此時已然惱羞成怒,失去理智與江夜一決生死。

但李子成冇有。

他倘若是那種意氣用事的人,他就做不了李家的家主。

深呼吸一口氣,李子成朝著江夜深深一鞠躬:“江先生,對不起!是我錯了,竟然妄圖跟江先生玩陰謀,是我鼠目寸光,是我不自量力。”

江夜微笑道:“你也不必那麼自責,畢竟這種事情,是任誰也想不到的。”

又看向王家王允和張家張振生:“兩位家主的意見呢?還是堅持要把我江某取而代之,逼我讓位?”

兩人嚇得幾乎當場跪倒在地,彎腰低下頭來,連聲道:“不敢不敢,江先生這是哪裡話,我們怎會有那個膽子?”

“是我們糊塗了,腦子一時短路,纔會異想天開做出那種蠢事,懇請江先生大人有大量,饒我們一次吧!”

他們不知道事情演變成這樣,是真的如聶鷹所說的那樣,江夜無意間為警方立了大功,還是說江夜另有更強悍的關係,以至於連聶鷹都不敢動他。

無論是哪種可能性,聶鷹這張王牌不起作用,他們在江夜手下就如待宰的羔羊。

除了卑微求饒,彆無他路可走。

江夜冇有搭理兩人,眼神淡漠的瞟向楚河和鎮金陽:“你們對待你們的主子,倒是忠心耿耿啊,嗯?”

“當日江湖大會,黑盟如何運作,你二人當眾說得清清楚楚,也都做了承諾。現而今你們不認我這個正統的盟主,反倒幫著你們的主子搞奪權,你說,我應該怎麼處置你們呢?”

“撲通!”

楚河和鎮金陽雙雙跪倒在地。

這兩個稱霸一方,不可一世的大梟雄,此時哪裡還有半點江湖大哥的威風?

跪在那裡,身體抖如篩糠,哀聲求饒連連。

一邊向江夜求饒,一邊用乞求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老闆。

但王允和張振生自身都難保,哪裡還顧得上他們?隻裝作看不見。

兩人心下愈發忐忑恐懼,磕頭如搗蒜,又是求饒又是保證。

忽然,世界安靜了下來。

眾人看去,隻見楚河和鎮金陽已然倒在了血泊之中,二人的眉心都出現一個血洞,赫然已是被洞穿額頭而死。

但江夜究竟是什麼時候,怎樣出手的,竟無一人看到。

一片倒抽冷氣的聲音響起,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驚恐。

江夜的本事,簡直猶如鬼神一般,而且好像比消失之前還要可怕了啊!

驚恐的同時,又是慶幸,慶幸自己冇有如這兩人一般隨便站隊。

否則的話,黑盟當中實力最強的楚河和鎮金陽,江夜都可以殺雞一般隨意殺了,要殺他們豈不是更加不假思索?

一名綽號駱駝的大佬第一個站了起來,朝著江夜一鞠躬:“見過盟主!我等一定忠心耿耿,為盟主赴湯蹈火,唯盟主馬首是瞻!”

眾大佬一一站起,向江夜宣誓效忠。

江夜靜靜的坐在那裡,接受著中男神各地市的大佬,獻上自己的忠誠。

他真真正正成為了中南省史無前例的江湖組織:黑盟的一代教父。

讓人處理了楚河和鎮金陽的屍體,江夜對李子成三人道:“你們三人合夥意圖坑害我,此時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三天之內,我要看到你們誠心誠意悔過的表現。”

三人都知道,這表現就是看賠錢了。

這次栽得這樣狠,三人都知道必定要大出血,但在殺人不眨眼的江夜麵前,誰又敢說個不字?紛紛點頭應了。

江夜又道:“至於李家家主你,就不必了,畢竟我也承諾過放你一馬。你隻需要詳細的告訴我,所謂的林初雪被逼婚,究竟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