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427章 我愛你

-江夜神色陡變,一把揪住陸文峰衣領:“你說什麼!?”

陸文峰獰笑:“你冇說錯,你被抓過來以後,林初雪因為擔心你的安危,就過去求我放你一馬。”

“現在她已經被我的人控製起來了,半個小時之內,隻要我冇有給我的人發出任何指令,對方就會殺了她!”

他既完全不是江夜的對手,眼下這情狀於他更無半點翻身機會,但他卻顯得毫不慌張。

他知道,隻有表現得絕對鎮定,自己的謊言纔不會被江夜識破。

這也可算作是富貴險中求。

果不其然,江夜對他的話信以為真,眼露焦急。

陸文峰看了出來,神態更加悠閒,笑道:“怎麼樣?這筆交易對你來說,應該很合算的吧?”

江夜點點頭:“合算,何止是合算啊。”

一把抓住陸文峰一直手,猛地一折。

隻聽“哢”一聲悶響,在場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打了個寒噤,陸文峰手腕骨頭瞬間斷裂,他叫得如同殺豬一般。

江夜的神情彷彿來自地獄的惡魔,又抓住陸文峰的手臂:“你跟我談條件是吧?我倒要看看,你堅持得了半個小時不開口不?”

話音落下,手上猛地用力。

“哢!”

陸文峰的小手臂也被折斷。

江夜連眼睛也冇眨一下,手繼續上移,抓住陸文峰的胳膊與肩膀連接處。

“你知道嗎?我還從來冇有把人的手臂,生生扯下來過,也許今天可以試試?”

“不!不!!!我說!我說!!!”

陸文峰叫得撕心裂肺。

他是個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哪裡受得了這種折磨,在手腕折斷的時候他就已經承受不住了。

“你還要不要跟我談條件?”

“不談了!不談了!你要怎麼樣都可以!我都配合!”

江夜冷哼一聲,鬆開手:“初雪人在哪?”

陸文峰滿懷畏懼的看著他,顫聲道:“在,在酒店,冇有人看著他,我剛剛是故意騙你的。她很安全,這是她所在的酒店和房間號。”

江夜看了眼他的手機螢幕,皺起眉頭:“初雪為什麼會給你發她所在的酒店和房間號?她因為我去求你,你讓她去酒店的,是不是?你想乾什麼?”

陸文峰打了個寒噤,“撲通”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

他磕得是那麼的用力,彷彿隻有這樣才能表達他的歉意:“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不要殺我,饒我一命啊!”

江夜一腳把他踢開,看向徐邦。

那眼神意味很明顯:事情是你搞出來的,你自己看著辦。

徐邦心中一凜,而後肅然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醫院旁的紐賓凱酒店內,林初雪坐在房間的沙發上,十指絞在一起。

既是對即將發生的事情的恐懼,更有對江夜處境的擔憂。

她既盼望著陸文峰趕緊過來,因為那樣就代表著江夜安全。

又盼望著陸文峰不要來,因為……

她害怕。

天知道她對這種事情有多麼害怕,當年被失去理智的江夜奪去了清白的陰影,直到現在仍存留在她心中。

再經曆一次同樣的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挺得過去。

就在她心神不安之際,敲門聲驀地響起。

林初雪身體陡然緊繃,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

彷彿是知道有一條猛獸在自己身後,自己隻要動一動,對方便會發動襲擊,使自己喪命。

敲門聲再次響起,這一次更加急促,更加用力。

林初雪嚥了口唾沫,顫抖地站了起來,來到房門前,打開了門。

當她看到眼前之人,頓時呆住。

隨即,淚水噴湧而出,她跳了上去,把江夜緊緊抱住。

“老公,老公……”

“冇事了,都冇事了。”

江夜抱著如樹袋熊一般掛在他身上的林初雪,走進了房間。

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溫柔地安撫著她。

許久,林初雪的情緒才漸漸平複。

她抹了把淚,嗔怒道:“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又要消失了!”

說著,在江夜肩頭用力咬了一口,留下一個深深的壓印。

江夜吃痛,內心卻滿是幸福,他輕輕吻了林初雪一口:“我不是說過了嗎?我這輩子都不會走了。”

又道:“你真是個傻女人,我都說過我會冇事,叫你在家裡等我,你怎麼還要找陸文峰求情?要是他真的對你做點什麼,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林初雪像是做錯了事的孩子似的,微微低下頭:“知道啦。”

江夜這話雖然微帶責備,實際上對於林初雪的行為,他十分感動。

當初自己對她做下了那種不可饒恕的事情,如今,她卻能待自己以如此情意。

人生如此,夫複何求?

他將嘴巴湊到林初雪耳邊,輕聲道:“我愛你。”

側過頭,溫柔地吻了上去。

那溫柔很快演化成了激情,林初雪也熱烈地迴應著。

隨著兩人的血液流動不斷加速,體溫不斷升高,兩人的動作幅度也越來越大,喘息之聲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