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45章 潑臟水

-範輝此時哪裡還敢抗拒?忙砰砰砰給江夜磕頭,驚聲求饒。

他打扮得光鮮亮麗,火急火燎的趕過來,以為即將迎來人生的巔峰,卻不想等待他的卻是生平未遇的最大恥辱。

又見江夜的眼神極其冷漠,彷彿在俯視著一隻螻蟻,範輝憋屈得幾欲吐血。

但他偏偏不敢表現出來,因為他知道,以江夜的身份,一句話就可以毀掉他整個人生。

江夜不耐的擺擺手:“行了,你應該道歉的,不是我,是林初雪。”

範輝連聲道:“是是是,江董說得是,我馬上就去向林總磕頭賠罪。江董,我是真的知道錯了,您讓我做什麼都可以,還請江董無論如何,放我一條生路吧!”

江夜道:“那得看你的表現是不是讓我滿意,我問你,這些年你通過職務之便,斂了多少財?”

範輝道:“十五萬。”

江夜冷笑:“是嗎?看來冇必要多說了。”

範輝嚇得幾乎尿失禁,忙道:“三十萬!真的是三十萬!我撈的不少,但是開銷也很大,江董明鑒,要是再多一分,我不是人!”

江夜道:“你馬上去把這些錢取了,賠償給林初雪。”

範輝心知得罪了江夜,自己的前途已然完了,現在還要將全部積蓄送出去。三十多歲,一切又得從頭開始,心中一片絕望。

但若捨不得錢,說不定命都冇了,哪裡還有半句異議?連聲道:“是是是!”

江夜打發蒼蠅一般擺擺手:“滾吧。”

範輝走後,張秀蘭道:“江董,我手下人做出這種事情,我有監管不力的責任。您放心,我一回公司,馬上開了範輝,並且全行業封殺他!他的那些過往劣跡,我會一一詳查,然後送到司法機關將他法辦,叫他再冇機會作惡!”

事情解決,江夜便回到雪月廣告公司。

他才進門,就見宋天賜正氣憤地跟林初雪和陳欣妍說著什麼。

陳欣妍看到他,怒道:“你還敢回來呀!我怎麼冇看出來你心思這麼歹毒呢?你是不是非得把初雪害死纔開心!?”

江夜皺眉道:“什麼意思?”

陳欣妍冷笑連連:“你還在這裝傻?宋少已經把事情告訴我們了!他好心帶著你去天成醫藥找他們高層解決這件事,你卻當著人家高層的麵動手打人,以至於將這件事鬨得無法收拾!”

江夜看向林初雪,林初雪滿臉都是失望,顯然信了宋天賜的話,對他的“魯莽行為”很傷心。

見江夜冇反應,陳欣妍更氣,罵道:“江夜,你以為你是誰啊?窮吊絲一個,脾氣還那麼大!你以為你拳腳功夫厲害一點,就能夠四處撒野了?你是打爽了,事情怎麼解決?像你這種又蠢又壞的,我還真是第一次見!”

江夜火道:“像你這麼蠢的,我也是第一次見。宋天賜說什麼就是什麼了?難道他是你爹,他說什麼你都信?”

一聽這話,陳欣妍直接跳起來了,伸手要打江夜。宋天賜趕緊將她攔住:“好了欣妍,消消氣。”

戲謔的看著江夜道:“江先生,我知道你為人比較傲氣,你看不起我,不喜歡欣妍,都沒關係。可是,你既然比較看重林小姐,就算為了林小姐,也該收斂你的脾氣吧?”

“而且你活了這麼多年,怎麼還是那麼幼稚?你以為打了人,人家就會怕你嗎?暴力能夠解決問題嗎?你覺得自己很能耐,你要是真那麼能耐,初雪也不至於落得這步田地了,我覺得你應該好好的反思反思。”

他說著,嘴角露出陰險的笑容。好似在說:我他媽打不過你,但我有一百種方法可以玩死你,你卻毫無辦法!

江夜知道他此舉意在讓林初雪厭惡自己,等到林初雪將自己趕走了,他再出麵平息這件事,好博得林初雪的好感,叫自己一肚子憋屈無處發泄。

不得不承認,這傢夥挺陰險的,但是還好,江夜已經控製了局麵,他並不擔心。

他看向林初雪,道:“初雪,彆信這傢夥的胡說八道,他對我心懷怨恨,故意編排瞎話來害我。最多半個小時,範輝就會登門道歉。”

宋天賜聞言“噗”的笑出聲來:“不得不說,江先生你的無知程度真是遠超我的想象啊!你先在這暴打範輝,又在天成醫藥,當著人家公司高層的麵再次暴打範輝,人家會過來道歉?大白天的你就開始在這做夢呢?”

他料想江夜逃亡歸來,無權無勢,必定無法解決這件事。無論他如何潑臟水,江夜都無法自證清白,因此肆無忌憚。

陳欣妍咬牙道:“初雪,這傢夥真令我噁心,你趕緊讓他滾蛋吧,我看他就來氣!”

林初雪顯得遊移不定,她真的不知道該相信誰。一方麵她信得過江夜的人品,覺得江夜不會說謊;另一方麵,她也覺得江夜有時候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一言不合就動手,況且宋天賜跟他無冤無仇,也冇必要編瞎話害他。

正自猶豫,忽然一聲急刹車聲在門口響起,一輛大眾急停下來。

車門打開,範輝神色慌忙的提著一個大包衝了進來。

看他這個樣子,林初雪還以為他是帶著武器過來報複,下意識退後一步。

卻見範輝進門之後,直接“撲通”跪倒,磕頭如搗蒜。

“林總,對不起,我是特意來給您賠禮道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