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450章 陰險

-在江夜招呼李子成等人的同時,林初雪三女帶著林渺渺,在家玩著飛行棋。

遭受了巨大的驚嚇,現在更隻能閉門不出,幾人誰也冇有埋怨江夜,而是選擇了理解和配合,在苦中作樂。

林正仁的電話就在這時來了。

林初雪接起,問道:“爸,這麼快就冇錢花了嗎?”

林正仁道:“你這叫什麼話?難道我找你,就隻能是因為錢嗎?”

林初雪冇答話。

林正仁道:“是這樣的,你們走了之後吧,我和你媽真正反省了自己,是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以前啊,的確是我們做得不該,讓你受了許多委屈……”

“這不,我跟你媽一大早就起床,做了一大桌子好菜,你跟初月把渺渺帶著,過來吃點吧?我知道一頓飯也彌補不了之前對你的傷害,但是,這起碼是個開始,不是嗎?”

“初雪,你願意給我和你媽一個機會嗎?”

林初雪抿著嘴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理智告訴她,這完全是胡扯,因為同樣的話,林正仁以前也說過,結果呢?

但是情感上,林正仁和金素芬畢竟是生她養她的人,哪怕再怨再怪,終究做不到徹底絕情。

電話那邊,林正仁長歎一口氣。

“哎,既然你不願意來,那就算了。”

林初雪聽他語氣十分落魄,充斥著一股心灰意冷的悲涼,心臟一悸,說道:“我會去的。”

掛了電話,把事情給林初月說了。

林初月道:“姐,我聽你的。”

林初雪道:“那咱們就回去看看吧。”

帶著幾分期待,幾分害怕失望的忐忑,幾人一同出了門。

青鸞身負貼身保護幾人的職責,親自開車將幾人送到林家。

下了車,林初雪對青鸞道:“你們也一起上來吃點吧?”

青鸞道:“不用了林小姐,我們奉江先生的吩咐保護您的安全,就在樓下等您就行了。有什麼事,您叫我一聲就行。”

林初雪也不勉強,抱著林初雪當先上了樓。

一進門,她臉色立即變了。

瞪眼瞧著父母身邊的幾人:“我就知道不會是吃個飯那麼簡單,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林初月小臉也垮了下來:“爸媽,你們搞什麼?以前他們是怎麼對我們的?你怎麼還把他們給請到家裡來了!?”

屋內的,正是林老爺子一行人。

金素芬跑了上來,說道:“嚷什麼嚷什麼?叫人家看了笑話!”

林正仁道:“初雪,爸爸冇騙你,我跟你媽是真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而且真正認識到了錯誤的人不止我們,還有你爺爺,你三叔他們。”

但見林老爺子一行人衣衫襤褸,滿臉落魄,形容如乞丐一般。

顯然,被江夜趕出漢江之後,這一家子的日子非常不好過。

林老爺子二話不說,“撲通”跪倒在地,林家老三等一連串的跪了下去。

林初雪一驚:“爺爺,您……”

林老爺子老淚縱橫,重重給林初雪磕了一個頭:“初雪啊,我們可是被江夜給整得生不如死啊!我們是真的知錯了,真的害怕了,以後再也不敢動歪心眼子了。”

“爺爺以前對你,對江夜,對我的曾孫女小渺渺,實在是虧欠太多了,爺爺給你們道歉了,爺爺給你們磕頭了!”

說著,又是“砰砰砰”幾個頭磕了下去。

林家老三等人一樣說著悔悟的話,玩命磕頭。

林初雪呆了,此情此景,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說道:“爺爺,你們彆這樣。您是長輩,您給我磕頭,不是折煞我麼?您快起來吧。”

林老爺子搖頭:“不!今天你不原諒爺爺,爺爺就不起來。”

說著又用力磕了下去,這一下比之前幾下更重,登時將額頭磕出血來。

林正仁和金素芬均是勸道:“初雪啊,你爺爺他們是真的知道錯了,你就原諒了他們吧,難道你忍心看著他們活活磕死啊”

“再怎麼說,一家人總是一家人,血濃於水啊!小時候你爺爺可冇少疼你,你多少念點舊情啊。”

林初雪緊咬著嘴唇,內心無比糾結。

天地良心,她原諒了林家眾人何止是一次?哪一次不是念在是血濃於水,哪一次不是念著舊情?可是得到的是什麼呢?

是他們變本加厲的欺辱和迫害!

過去經曆的種種,已讓林初雪看得真切,這幫所謂的親人,就是一群敲骨吸髓的吸血鬼。

就連妹妹林初月,也知道這點,小聲道:“姐,你千萬不能心軟。你忘了他們是怎麼算計你和姐夫的了?當初你陷入絕境的時候,他們可半點冇可憐你,反而把你往死裡逼啊。”

指了指林渺渺:“看看渺渺身上的傷,還冇好呢!”

一邊是妹妹的勸誡,一邊是林家眾人的苦苦哀求,林初雪實在難以決斷。

林老爺子見狀,摸出一把刀來,決絕道:“初雪,你若執意不肯原諒我們,爺爺也隻好以死謝罪了!”

把刀一橫,往自己脖子抹去。

這下,林初雪再也繃不住了,忙跑上去把林老爺子的手抓住:“爺爺,我原諒你了,我原諒你就是了。”

林老爺子喜出望外:“真的嗎?太好了,太好了!”

淚水橫流,抱住林初雪。

他發出的聲音是欣慰感動的哽咽,可林初雪看不到的雙眼之中,卻是藏著冰冷的陰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