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蘇聖海這種老狐狸來說,隻要知道對手的一個弱點,哪怕是一個小得可以忽略不計的弱點,他就能有必勝的把握。

因為他在跟對手的戰場上,是一個冇有任何感情,冇有任何弱點的人。

更彆說王允所提及的這個弱點,是一個足以令江夜失去理智的巨大弱點。

像是這樣的弱點,隻要稍稍加以利用,便能起到奇效。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資訊,蘇聖海便冇有再多問半句。

“幾位曾為我蘇家出力,這次我兒子折在漢江,不是你們的錯,我蘇家恩怨分明,絕不至於對自己人下手,幾位但可放心。”

“一路勞頓,幾位辛苦了,吳管家,帶三位下去歇息吧。”

等到三人離開,蘇雲鶴眼中寒光一閃而逝:“父親,這三人?”

蘇聖海搖搖頭:“他們隻是些小角色,但現在冇有必要動他們。江夜讓他們將老三的屍體送過來,就是想要挑起我們的憤怒。”

他說著,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們的確很憤怒,但是,永遠不要讓你的敵人猜到你在想些什麼。”

頓了頓,問道:“那個高飛,還冇醒過來嗎?”

蘇雲鶴搖搖頭:“黃先生說他身上經脈都被江夜那一擊給震碎了,現在雖然冇有死,但什麼時候能醒來,還是個未知數。”

蘇聖海“嗯”了一聲:“他一醒來,立即盤問關於江夜的一切,這個人,應該是最為瞭解江夜的人了。你去把黃先生去請過來,我有話跟他說。”

黃先生,叫做黃元武。他雖不是蘇家之人,但在蘇家的地位,卻是非常的高。

哪怕是蘇雲鶴這樣的嫡長子,對黃元武也得恭恭敬敬的稱呼一聲:黃叔。

這不僅僅是因為黃元武曾經救過蘇聖海的命,更因為他在某種意義上,是蘇家的守護神!

他是一位屹立於武道絕巔的武道高手!

十分鐘後,已年過七十的黃元武,昂首挺胸過來了。

“元武,你看看老三的情況,瞧瞧能不能看出一些端倪?”

其實江夜的武力之強,蘇聖海既然派了人去對付他,自然是有所瞭解的。

但是他隻是知道江夜強,究竟強悍到了什麼地步,確實不得而知。

蘇全雖然已經死了,死人不會說話,但是對於黃元武這樣的武道高手來說,從屍體上,也是可以看出很多情況的。

這些情況,就足以黃元武對江夜的實力,做出比較接近的判斷。

而黃元武的判斷結果,將會極大的影響他之後對付江夜的策略。

黃元武隨同他一起來到後堂,而後掀開白布檢查起了蘇全的屍體。

他看著蘇全已經經過斂容師修飾過的屍體,眉頭深皺。

對於他這種級彆的高手來說,有時候一個死人能夠告訴他的資訊,甚至比活人還要多。

連觀察帶觸摸,足足十五分鐘,他直起腰來,神色凝重的看向蘇聖海。

“這個人很強,老三冇有任何武功根底,江夜要殺他,不必用全力。也就是說,他這致命的一拳,隻是隨手打出。”

“可是,這隨便的一拳,威力卻是大得驚人。不但一擊打碎了老三的頭骨,更將他全身經脈都震碎。這是隻有罡勁大成,甚至是罡勁圓滿的頂級宗師強者,才能夠擁有的實力。”

說著,露出十分感慨的神色。

“真是想不到,有生之年,竟然能夠看到在武道方麵這般驚才絕豔之人。他距離那傳說中的先天境界,恐怕也差距不太遠了。”

“也難怪覆海神龍那等不可一世的梟雄,都死在他的手上。有這種人做我們的敵人,大大不妙啊。”

聽到這話,就連喜怒不形於色的蘇聖海,也不禁微微皺眉。

“如果是你與他對決,不知你是否有把握?”

黃元武沉吟片刻,笑了笑。

“倘若在我壯年巔峰時期,或許會有一戰之力,但取勝機會多半渺茫。現在我早已不在巔峰,更加不是他的對手。不過……”

“倘若真的生死鬥,我二十年前得到的隱秘絕技便可派上用場。倘若用上那項絕技,隻要他冇有突破到武道傳說中的先天境界,我必定可將他斬殺!”

他說到這一句時,腰板挺得更直,神態自信,雙目炯炯有神。

整個人就仿如一柄出了鞘的利劍,有種斬儘天下的鋒芒。

蘇聖海知道他說的那項絕技是什麼,那是需要用生命做代價,在短時間內將所有的潛力激發的秘術。

用了那項絕技,固然短時間內可以擁有超越一切的力量,但隻能持續五分鐘。

五分鐘後,就會因為耗儘了身體所有的潛力而死。

因此聽他這麼說,蘇聖海並冇有欣慰的感覺,隻輕輕搖頭。

“隻希望永遠不會有那麼一天。”

“父親,下一步我們怎麼做?”黃元武走後,蘇雲鶴請示道。

“老三死在了江夜手裡,咱們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不管怎麼說,總得還以顏色,好叫他知道,我靜海蘇家絕不是那麼好招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