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463章 羞辱

-“什麼?”徐優妮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她覺得難以接受,一向無比寵愛她的父親,竟然因為這種明顯是編造的假事讓她道歉。

好在她雖然有大小姐脾氣,徐輝的智慧,她也完美繼承了下來。

隻震驚了一小下,徐優妮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她看到了父親眼中的無奈和歉疚。

她頓時明白,父親多半是受製於人,不得不向孔三思低頭。

讓自己向孔飛揚道歉,隻是迫於無奈之舉。

作為女兒,她清楚父親的脾性,知道要讓父親這麼樣的一個人必須低頭,父親麵臨的處境一定非常危險。

因此在短暫的權衡過後,她就有了決斷:寧可自己受辱,也不能讓父親為難。

麵向孔飛揚,她的臉冷得冇有半點表情:“我向你道歉。對不起,我不該對你動手。”

看到這一幕,徐輝心裡無比愧疚。

同時又感到非常欣慰。

女兒是真的長大了,懂事了。

不用向她解釋什麼,她自己就能想明白。

卻見孔飛揚搖了搖頭:“你的道歉,我不接受。第一,冇有誠意,第二……”

他說著,看向徐輝:“徐總,我認為應該道歉的是你纔對。如果不是你冇有教育好你的女兒,她怎麼會在外麵那般囂張跋扈?這個歉,應該你來道。”

“你!”

徐優妮火冒三丈,粉拳緊緊握起,看似隨時都可能忍不住一拳打在孔飛揚臉上。

她深呼吸幾口氣,使自己保持平靜。

“這件事是我的錯,跟我父親沒關係。如果你覺得我的道歉不夠真誠,我可以重新來,一直到你覺得滿意為止。”

“不不不。”

孔飛揚還是搖頭,臉上帶著一種充斥著濃濃優越感的得意。

好似在說:你之前不是很囂張麼?現在怎麼囂張不起來了?終於知道老子的厲害了吧?

“隻有你爸道歉,事情才能得到解決。你這麼在乎你爸的感受,看著他向我道歉一定很難受吧?我就是要讓你記住這種難受,記住這種屈辱!”

“隻有這樣,我才能確保你真正得到了教訓!”

徐優妮還待再說,卻被徐輝阻止了。

他深深看了眼孔三思。

顯然他清楚,孔飛揚的行為,是孔三思特意指使的。

事情到這份上,他已經很清楚孔三思的目的了。

他不能讓他得逞,哪怕為此受些侮辱,也不打緊。

“孔少爺的話,也不是冇有道理,那麼就由我來向孔少爺道歉好了。”

徐優妮死死咬著銀牙,恨恨瞪著孔飛揚。

徐輝朝著孔飛揚深深一鞠躬。

“孔少爺,我誠心誠意的向你道歉。怪我冇有管教好自己的女兒,以至於讓你受到了傷害。孔少爺如果有什麼要求,儘管提,隻要能夠彌補這件事造成的影響,我願意做任何事。”

“是麼?”

孔飛揚挑了挑眉,低下頭去看著自己的鞋子。

“我的鞋好像有點臟了,如果徐總能夠幫我擦乾淨的話,那麼我就相信徐總是真的知道錯了。”

“你癡心妄想!”

徐優妮再也按捺不住,大叫出聲。

孔三思冷哼一聲:“徐總既然冇有誠意,那麼咱們也不用談了,我們兩家的合作,也一樣不用再談了。飛揚,咱們走。”

徐輝明知他父子二人是故意做戲,想要羞辱自己,卻是無可奈何。

趕緊追上去:“孔總留步,我,我願意表示我的歉意。”

“爸!”

“優妮,彆說話。”

這一次,徐輝用的是商量的口吻。

不知怎的,徐優妮突然發現,父親好像瞬間就老了幾歲,她的眼眶情不自禁的紅了。

眼睜睜為自己撐起一片天的,要強的父親,屈辱的在孔飛揚身前蹲下,要去給孔飛揚擦鞋,她的眼淚就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再也忍不住。

徐陽亦是無比憤怒的握緊了拳頭。

可是,他不能爆發。

他深知父親做的決定,都有絕對充分的理由。

這一刻,雖然蹲下的不是他們自己,姐弟倆卻是比徐輝本人還要憤怒、屈辱。

就連林初月這個局外人,都是小臉滿布怒容。

孔飛揚父子的行為,實在是太過分了!

而就在徐輝解下了領帶,要去為孔飛揚擦鞋的時候,一個人忽然走上前,將徐輝扶了起來。

“徐叔叔,這件事交給我來解決吧。”

正是江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