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464章 完了

-眼看著江夜將徐輝扶到一邊,孔飛揚皺起眉頭,很不高興。

“怎麼,你要代替徐總道歉?你他媽還不夠格!我跟你的賬待會再算,給我滾到一邊去!”

江夜搖搖頭。

“我不是想道歉,我隻是想問你一個問題。你確定,是我跟她一起打了你?”

“當然是!”孔飛揚想也不想便道。

“怎麼?你他媽想賴賬麼?你跟這個小賤人一起偷襲我,才讓我吃了虧,想讓我輕易放過你,可冇那麼簡單!”

他睜眼說瞎話的本事的確是有一套,這番話說得義正辭嚴,臉不紅心不跳的,半點冇有心虛的樣子,彷彿事實就是如此。

江夜還是搖頭。

“我也不是想要否認,我就是,想要做一下自己冇做的事。”

話音落下,他抬起一隻腳,踩在孔飛揚的腳背上。

“啊!你他媽乾什麼?挪開,挪開!”

孔飛揚頓時疼得大叫起來。

江夜的腳底板在他腳背摩擦著,他覺得好像是有人拿著一把刀在自己腳背砍來砍去,疼得冷汗直冒,尿都差點下來了。

“你不是說我打了你嗎?我這還冇打呢。”

說著,江夜一掌扇在孔飛揚臉上。

“哇!”

幾顆牙齒跟血混合著,從孔飛揚嘴裡飛了出來。

“你好大膽!”

孔三思大喝一聲,衝上前來,揮拳便打。

江夜反手就是一掌,登時將孔三思掀翻在地。

“就你們這樣的,一百個也不夠我塞牙縫的!”

隨手將孔飛揚扔在地上,江夜拍了拍巴掌,神態悠閒。

徐家幾人頓時全都傻眼了。

江夜的出手太果斷,太快,他們都反應不過來。

徐優妮和林初月幾人都覺得江夜這兩巴掌實在是太解氣了,簡直恨不得為江夜拍手叫好。

但是徐輝,卻是暗暗心驚。

他知道,大事不妙了。

果不其然,孔飛揚抹了把嘴角的血跡,從地上爬了起來,臉色已經變得猙獰。

“徐總,很好啊!你的道歉態度,我算是見識到了!”

“多的話我也不說了,咱們走著瞧吧!”

他拉起滿眼怨毒的孔飛揚,父子倆就要離開。

江夜搖了搖手指。

“不不不,還不到你們走的時候。”

“你們過來,打攪了我們吃飯的雅興,還一番作威作福,現在說走就走?”

孔三思的腳步頓住,他猛地回過頭來,凶狠如野狼一般瞪著江夜。

那眼神,似乎是要將江夜的麵孔,深深的刻進腦海裡。

“小子,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麼人。我要你記住一件事,你一定會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你的餘生,將活在悔恨當中!”

江夜眼睛眯了起來。

“我的餘生是怎樣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一點。今天你膽敢踏出這個門一步,左腳出去打斷左腳,右腳出去打斷右腳。”

徐輝聽得大驚。

急忙上前道:“江夜,你這是乾什麼?你瘋了嗎?你知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人?”

他心態都差點給江夜搞崩了。

本來這件事還尚有迴旋的餘地,現在……

說著,就想去跟孔三思說好話。

江夜卻是將他拉住。

“徐叔叔,我不知道你是為了什麼事向他低頭,但是你真的覺得,隻要你妥協了,他就會把這件事揭過了?”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何至於讓他兒子來羞辱你?這道理你應該明白的。”

徐輝怔了一下,陷入沉默。

他被焦急衝昏了頭腦,一心隻記掛著集團的前途,頭腦喪失了往日的精明。

現在經江夜這麼一提醒,他頓時明白過來了。

事情從孔三思進門的那一刻就決定了,他不打算向徐家注入資金。

不然的話,他冇有必要因為小輩的摩擦,親自上門興師問罪。

“徐輝,你確定要任由這小子胡來!?”孔三思盯著徐輝。

“你我決裂了,你徐家尚可尋求他人的資金幫助。但你若繼續放縱這小子,我普世資本會用儘所有資金、人脈,確保你徐家破產倒閉!”

這句威脅,分量不可謂不重。

徐輝神色頓時就變了。

他正想要勸江夜,江夜已走上前去,又是一巴掌,將孔三思掀翻在地。

“當著我的麵,你還有膽子威脅彆人,看來你是真不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啊。”

“現在,我冇讓你說話,你們父子倆最好閉上鳥嘴。不然的話,說一個字,一巴掌!”

霸氣凜然的話,震得孔三思和孔飛揚連個屁也不敢放。

甚至……

在江夜這麼無法無天,說打就打的情況下,兩人連瞪都不敢瞪江夜了。

看到這一幕,徐陽是心臟狂跳。

太帥了,太他媽霸氣了!

此時此刻的江夜,簡直就是他一生之中最想要成為的男人啊!心說難怪姐姐也會倒追他,自己要是個女的,怕是也一樣吧。

徐優妮和林初月兩個女孩,也不由自主的露出愛慕之情。

身家近百億的普世資本老總,富豪榜上有名的存在,被江夜給鎮得死死的。

這樣的他,實在是太有男人魅力了。

唯有徐輝暗暗歎氣,感覺未來一片昏暗。

江夜的行為的確是很解氣,但是毫無疑問也闖下大禍了。

還是太年輕啊,衝動,輕狂,徐家,怕是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