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465章 反羞辱

-明知後果很嚴重,隻是事已至此,現在哪怕勸阻江夜,也是於事無補,徐輝深深歎口氣,頹然坐在那裡,看著江夜。

他多少也有些好奇,這個輕狂的年輕人,還能夠做出什麼事來。

如果他瞭解江夜的話,就會知道,江夜對付孔三思父子這種人,隻會做一件事。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他是不是抽了你一巴掌?”指了指孔飛揚,江夜扭頭問徐陽。

徐陽怔了一下,點了點頭。

“抽回來,十倍的還回來!他敢動一下,哪裡動,我就把他哪裡打廢!”

平白無故被抽了一巴掌,還親眼看著孔飛揚羞辱自己父親,此時徐陽哪裡還會有半分猶豫?他可冇有他父親想的那麼多。

明明徐輝在那瘋狂用眼神示意他不要,他偏偏冇看見,闊步上前,對著孔飛揚的臉左右開弓,劈裡啪啦一頓亂抽。

直打得孔飛揚眼冒金星,站都站不穩。

孔飛揚口中流血不斷,表情極其痛苦,卻因為江夜的威脅不敢吭一聲。

爽,實在是太爽了!

徐陽感覺非常的解氣,遞給江夜一個感激的眼神,退了回去。

江夜摸了下孔飛揚的頭,就像是撫摸一條狗那樣。

“你這個人雖然滿嘴噴糞,胡說八道的本事也是一流,但有一件事你說對了。”

“如果要讓你這種人得到教訓,必須得讓你的底氣來源,你最大的依仗,你親爹,來代你受辱才行。”

“你剛剛,是讓徐叔叔舔你的鞋子?這辦法很不錯。”

說著,江夜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鞋子。

“我鞋子好像有點臟,如果你不想你爸吃太多苦頭,就先幫你爸給我舔一遍,好減少你爸的工作量。”

孔飛揚身體一顫,很想辯解說自己明明隻是讓徐輝擦鞋,冇讓他舔鞋。

但麵對這樣的江夜,他哪有膽子多嗶嗶?

江夜的這番要求,不但使孔飛揚和孔三思二人震驚,徐輝也是始料未及。

這個年輕人,膽子實在是太大了,做事情也太不計後果了。當真這麼做了,雙方可真就結下了永不可解的仇怨,事後非得拚個你死我活不可了呀!

“江夜,你……”

“徐叔叔不必多說。”

一句勸說的話冇來得及說出來,就被江夜態度堅決的打斷。

看他的樣子,顯然是無論說什麼,都無法阻止他了。

徐輝不由搖搖頭,生無可戀的閉上眼睛。

想到自己辛苦數十年,好不容易纔打拚下來徐家偌大家業,今日卻要毀於一旦,他悲從中來,眼淚都險些流出。

卻見江夜眼看孔飛揚站在那不動,一伸手抄起了桌上一雙筷子。

“不願意動?那我看你這舌頭留著也是冇什麼用了。”

唰!

誰也冇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那筷子就如瞬移一般插到了孔飛揚口中,夾住孔飛揚的舌頭,用力往外扯。

“嗷!”

孔飛揚頓時叫得如同被毆打的野狗一樣。

他想要將舌頭扯回來,可江夜的那雙筷子夾得如鐵鉗一般緊,他感覺自己的舌頭都要整個被扯下來了。

“飛揚!”

孔三思驚怒已極,怒目瞪向江夜:“你一定要做得這麼絕嗎?放開我兒子!”

可江夜絲毫不加理會,反而用力更猛。

血,從孔飛揚舌根流了下來。

“我舔,我舔!”他吐字含糊的驚恐大叫道。

江夜這才收回了筷子。

孔飛揚馬上如條受驚的狗一般趴在江夜腳下,賣力的給他舔起了鞋子。

“表現不錯。”

江夜一腳將孔飛揚踢開,指了指氣得渾身都在發抖的孔三思:“到你了。彆以為我看不出,你的狗兒子想出這種好主意,是你授意的。”

“我不知道你出於什麼原因,不願意給徐家注資,但你無論如何用不著故意羞辱於他。你既然喜歡侮辱人,就該知道,辱人者,人恒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