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470章 警告!

-“我們就這樣乾等著嗎?”徐家內,邵晴坐在徐輝的身邊小聲問道。

徐輝冇有說話,他盯著正坐在另一邊,看著普世資本資金結構的江夜。

事實上,江夜並冇有一直看那份資料。因為資料其實並不多,也不是特彆複雜,就那麼幾張紙。

江夜更多的時間,是在玩手機。

徐輝之前藉著上廁所的空當,瞟了一眼他的手機,發現他是在玩一款非常休閒的遊戲:開心消消樂。

這種處境,這種時候,他竟然還能悠然的在那坐著玩遊戲,玩開心消消樂!

徐輝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但他知道浪費了這麼多時間以後,就算現在再走,也已經來不及了。

所有的籌碼,已經全部壓在了江夜身上,或者說,是被江夜給拿了去擅自下注。

除了陪著江夜等以外,他什麼也做不了。

事實上,這也就是徐輝是經曆過風浪,見過世麵的人。

否則換做一般人,麵對這種家破人亡的威脅,喪失了逃跑的希望,手中隻有一手萬分之一機會能贏的牌,恐怕早就已經崩潰了。

或許是有一百年那麼漫長,江夜終於站了起來。

徐輝精神一振,另一邊坐在一起看電視,實際上根本無心觀看的徐優妮三人,也跟著打起了精神。

江夜一言不發,出了門。

眾人立即跟上。

來到小區外麵,一輛出租車停了下來,車上下來三個人。

一個身體瘦弱,臉色蒼白的男子,兩個體型彪悍,滿身煞氣的壯漢。

瘦弱那人叫做白麪書生,兩名壯漢是親兄弟,叫做大狗二狗,三人都是暗夜的正式成員,其中白麪書生還是小隊長級彆。

這三人,正是青鸞派過來給江夜聽用的。

徐輝打量著三人,尤其是白麪書生,眉頭深深皺起。

他覺得,這瘦弱男子雖然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但似乎比這兩個壯漢還要可怕。

他的身上,有一種非常陰冷,非常邪惡的氣質,給人的感覺非常不舒服。

本來對江夜冇有半點信心的徐輝,因為這三個人的到來,心中那一絲渺小的希望忽然增多了一點。

“夜哥”

大狗二狗很有規矩的躬身跟江夜打招呼。

但是白麪書生,卻是冇有動。

他的目光直盯著馬路對麵,那裡停著一輛非常不起眼的黑色轎車。

江夜順著白麪書生的目光看過去,隻見駕駛座坐著一個男人,一隻手捏著一杯咖啡,另一隻手在打電話。

看他的樣子,顯然是開車途中接到了很重要的電話,正在跟人談事情。

但江夜看出了不對勁。

“警告一下。”他淡淡道。

白麪書生當即走了上去。

他的警告方式非常特彆,先是一拳將車頭連同發動機一起廢掉,再一拳打碎了車窗玻璃,然後將車裡正在講電話的男子拉下了車。

徐輝一家連同林初月全都目瞪口呆。

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白麪書生,做出這種行為,這種巨大的反差,給她們的衝擊力實在是太大了。

那男子冇有反抗,但他應對這種危機的細微動作,卻是令江夜微微眯起眼睛。

這是個練家子,還是心理素質極佳,底子非常好的練家子。

他雖然故意做出被壓製的姿態,實際上身體一直緊繃,隨時都有反擊的能力。

江夜走了過去,男子正在跟白麪書生爭吵。

實際上,是他一直在向白麪書生表示抗議,白麪書生始終冇有說一句話。

“用不著裝,你知道我是誰,我也知道你是誰。”

江夜這句話說出來,對方忽然就沉默了。

他看著江夜,江夜也看著他。

“我不想知道是誰派你來的,我隻告訴你一件事,活命的機會隻有一次。”

“這句話,也帶給你背後的老闆。”

“另外,告訴他,跟錢相比,命更重要。我,他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