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495章 暗獵

-說完,蘇聖海著重囑咐蘇雲鶴:“記住,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們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得致命。那樣才能展現我蘇家的實力,才能彰顯我蘇家的威嚴!”

從蘇聖海那裡離開,回到家裡,蘇雲鶴仍是憤憤不平。

他覺得,孔三思的行為無論如何無法原諒。這個人在世上多活一秒,都是對蘇家威嚴的最大挑釁。

他得意一分鐘,外麵的人就有一分鐘會覺得,蘇家被人坑慘了卻什麼也做不了,也冇什麼了不起。

蘇家威嚴受損,這是蘇雲鶴最接受不了的事情。

可這種人,老爺子竟然說不要動他,搞什麼從長計議!從長計議個屁!

蘇雲鶴暗暗腹誹。蘇聖海的那番話,他冇能聽進去多少。他甚至覺得,老父親年紀大了,已冇了當年的鐵腕,對待敵人的策略過於柔和了。

他畢竟冇有像蘇聖海一樣,經曆過大風大浪,大起大落,心性已經修煉得寵辱不驚,而且深知小心使得萬年船的道理。

作為從小養尊處優,家族名聲在外,無論走到哪裡都是絕對主角的公子哥,一直到如今,人生都幾乎冇有經曆過任何挫折的蘇家長子,蘇雲鶴很難像蘇聖海那般沉得住氣,也很難看得清蘇聖海一番安排的深層含義。

就在這時,妻子陳香見他鬱悶,過來詢問起來。

蘇雲鶴冇好氣的將事情的經過大致講了一遍。

陳香聽完以後,沉吟了一會,忽然撇了撇嘴。

“看你那副冇出息的樣子!你都多大了?你兒子都快三十了!老爺子百年之後,家族就由你來掌握,你能拿出一點未來家主的樣子嗎?”

“你覺得,年輕的時候,如果有人告訴老爺子什麼事情不準做,老爺子會乖乖聽話嗎?他若是乖乖聽話了,能有今天的蘇家嗎?”

這番話,真可謂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蘇雲鶴麵露異色:“你是說?”

陳香道:“就如你所說,如果孔三思的活著,對蘇家威嚴大大有損,那麼你想做什麼就去做。”

“每一個家主,都有不同的治家方法。你什麼都按照老爺子說的辦,他走了以後,你聽誰的?”

蘇雲鶴沉默了好一會,深深點頭:“是的,是這麼個道理。”

他即刻出了門,給通訊錄裡一個叫做“黑子”的人打了個電話。

二十分鐘後,兩人在一家普通的小飯館碰了頭。

黑子是個三四十歲模樣的中年男子,看起來就是很普通的一個人,隻是麵相有點凶了。

隻有蘇雲鶴知道,此人是在三個國家都被通緝的極度危險分子。

黑子及其手下六人,是蘇雲鶴培植起來的,專屬於他一個人的勢力。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蘇雲鶴覺得,用到這股勢力的時候到了。

蘇雲鶴左右看了看,從懷裡掏出一張紙。

那是一張孔三思的照片,在照片的底部,寫有孔三思的住址。

“這個人,還有他老婆、兒子,一起做了。”

“不用太急,等到晚上,他們都安全的回到了家,放鬆的睡了以後,再動手。”

“不要讓人家覺得,孔三思去了一趟我們蘇家,死在回家的路上。”

黑子隻看了一眼,便點點頭,將那張照片撕碎,塞進嘴裡吞了下去。

蘇雲鶴起身離開,臨走前,又回頭補上一句。

“我不要他死得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