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508章 妥協

-孫宏文揹著手,皺眉打量著江夜:“小夥子,你真說了這種話?”

江夜淡淡一笑:“是又如何?”

呂瑤頓時急了。

對方可是大權在握的權貴啊!

就算再有錢,真衝撞了這種位高權重的人,也非常麻煩的。

呂瑤站了起來,對孫宏文道歉。

“孫局座,不好意思,我老公喝了些酒,我代他向您道歉了。”

孫宏文不置可否,朝呂興昌看去。

呂興昌嘿嘿一笑:“瑤瑤,他剛剛對我的威脅,夠得上恐嚇罪了。”

“孫局座是秉公執法的人,如果要定江夜的罪,江夜很可能會入獄。”

“你不是很愛他嗎?隻要你跟我回呂家,我就放他一馬。”

“不可能!”

呂瑤斷然拒絕。

她剛剛就差點被呂興昌蠱惑,同樣的錯誤,她不會犯第二次。

呂興昌點點頭:“既然如此,那我隻能請孫局座按規矩辦事,把江夜抓起來了。”

孫宏文毫不猶豫,從後腰摸出手銬往江夜走去。

呂瑤頓時意識到,孫宏文畢竟是市局的局座。

偌大的靜海市,比他權力更大的屈指可數。

這樣的人物,如果真的要對付江夜,江夜哪怕再有錢,也無法與之對抗的。

今天江夜是好心幫忙,纔跟自己一起來到這裡。

自己怎可連累他進監獄呢!

眼見孫宏文離江夜越來越近,呂瑤心中做著激烈的思想掙紮。

若是選擇妥協,跟呂興昌回呂家,自己從此將會失去自由,再也無法脫身。

可若是堅持不回去,江夜定然會成為二伯泄憤的工具。

這時,孫宏文已然抓起江夜一隻手,準備將手銬銬上。

“不要!”

呂瑤大聲說道。

衝過去把孫宏文拉開:“好,我跟你回去就是了!”

呂瑤看著自己的親二伯,眼中既有憤怒,也有不甘。

更多的,卻是一種苦澀。

看來,自己終究是逃脫不了命運的囚籠。

終究,隻能做一個任人擺佈的角色啊。

呂興昌得意的笑了。

這樣就對了嘛,早點答應多好。

你早該知道,你根本玩不過我的!

想到回到呂家後,自己可能遇到的事情,悲哀的淚水從呂瑤眼角溢位。

哽咽道:“江夜,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

江夜卻是搖搖頭:“我不會讓任何人帶走你。”

他看向孫宏文:“孫局座是吧?你可以抓我,我保證不會反抗,但我勸你,抓我之前,最好找你的頂頭領導請示一下。”

“否則,後果我怕你承擔不起。”

“哈哈哈哈!真是荒謬!”

呂興昌指著江夜,大肆嘲笑。

“小子,你知不知道站在你麵前的,是什麼樣的存在?你威脅我也就算了,竟然連孫局座也敢威脅,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孫宏文卻冇急著生氣。

他久經官場,謹慎二字早已刻進了骨子裡。

尤其是在靜海這種水極深的地方,不謹慎行事,隨時可能陰溝翻船。

但見江夜氣定神閒,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心中不禁懷疑。

難道這年輕人真有什麼了不得的背景?

竟然張口就讓自己找頂頭領導請示,這口氣,要麼就是瘋了,要麼就是來頭極大。

出於保險起見,孫宏文還是決定請示一下看看。

否則的話,一個不慎真的得罪了了不得的人,隻怕自己的仕途就到此為止了。

藉口上廁所,孫宏文獨自出了包廂。

在他出門的時候,江夜打出去一個電話。

他隻說了簡短的一句話。

“告訴靜海的市總長,我在黃浦區天海飯店。”

另一邊,孫宏文到了一個安靜的角落,給靜海市總長葉城打電話。

初打,正在通話中,第二次方纔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