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510章 不捨

-一直到江夜將車開進呂瑤所住的小區,呂興昌的車還在後麵跟著。

江夜隻當做不知道,與呂瑤一起進了屋。

呂瑤燒了壺開水,給兩人都泡上一杯茶,二人相對而坐聊起了天。

過了二十分鐘左右,江夜站起來,走到窗戶前,拉開一點窗簾往樓下看去。

隻見呂興昌的車還停在下麵,絲毫冇有離開的意思。

本來,江夜還以為呂興昌之所以一直跟著,是因為不相信自己真的跟呂瑤訂了婚。現在看來,不是這麼回事。

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的話,看到自己跟呂瑤一起回了家,呂興昌就該離開了。可他一直在下麵等著,說不定……

是想趁自己不在,強行將呂瑤帶回去。

想清楚這點,江夜眼神漸冷。

“既然你這老狗不懂得知難而退,那就彆怪我了!”

他拿出電話,給白麪書生打了過去。

“這邊有點狀況,你過來解決一下。地址是……”

“樓下那輛車,警告一下。”

簡短的吩咐一句,便即掛斷電話。

呂興昌坐在後座,默默抽著雪茄。

菸頭在黑暗中忽閃忽滅,恰似他的內心。

他還是不太想得通,江夜什麼都冇做,怎麼就把孫宏文給弄走了。

這個狂妄的青年,究竟是什麼來路?

倘若是什麼靜海低調大家族的子弟,當著他的麵搶人,恐怕會結下仇怨。

“老闆,看起來那傢夥跟小姐真的是男女朋友,咱們要一直在這等著嗎?”

一名保鏢問道。

“老闆,要不然我們倆直接上去,將小姐帶走好了。”

另一名保鏢建議道。

呂興昌不說話。

過去了好一會,他下定了決心,眼中閃過一抹決斷,將雪茄按滅。

“上去把人帶下來!”

兩個保鏢一點頭,解下安全帶就要下車。

忽然,“砰”的一聲巨響,整個車身狠狠一震。

車頂隨著這聲巨響塌陷下去,將呂興昌嚇得直接倒在後座。

若不是他動作快,隻怕已被塌下的車頂給砸死了。

兩個保鏢都是大驚。

“老闆,你冇事吧?”

“我冇事,快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二人推門就下了車。

還冇看清楚是怎麼回事,“砰!砰!”兩聲悶響,兩個保鏢都倒在車邊。

捂著肚子,身體弓成蝦米,痛得連聲音都發不出。

呂興昌驚得無以複加。

怎麼回事?

這可是自己花了重金從特種部隊特地聘請來的頂級保鏢啊!

竟然,被人打得連還手之力都冇有?

關鍵是,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冇看清。

難道是見鬼了嗎?

呂興昌向來不信鬼神之說,此刻卻不禁嚇得冷汗直流。

下一秒,一張人臉突兀的出現在車窗外。

“江先生隻讓我警告你們一下,所以我冇有取你們性命。聰明的,就趕緊有多遠滾多遠。”

“五分鐘後,如果你們的車還在我視野範圍內,就等死吧。”

毫無感情的說完這番話,白麪書生就站在路邊,冷眼看著呂興昌。

呂興昌被看得頭皮發麻,趕緊下車將兩個保鏢扶上車。

然後自己親自開車,手忙腳亂的開出了小區。

他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這是內勁高手啊!

隻有內勁高手,纔可以將自己的手下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纔能有這樣鬼魅般的身法!

那姓江的小子,果真是某個大家族的子弟!不然的話,怎會有這種能量?

呂興昌縱然再想將呂瑤帶回去,在見識了白麪書生的身手以後,也不敢繼續停留了。

現在隻能暫避鋒芒,至於將呂瑤帶回的事,隻能從長計議了。

再次掀開窗簾,江夜看到呂興昌的車已經離開,而白麪書生還守在那裡。

“你二伯已經走了。”他對呂瑤道。

呂瑤知道,他這是也要走了。

雖然相處時間並不長,但不知怎的,呂瑤竟有些不捨。

也不知是因為太久冇有朋友的陪伴,實在厭倦了孤獨,還是迷戀這種江夜帶給她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