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531章 拳殺!

-許大海開始慌了。

他嚥了口唾沫,下意識退後一步。

“我是蘇家有力的盟友,你做了我,你看蘇家能不能給你們好果子吃?”

“就算你要跟蘇家為敵,也不會做這麼蠢的事吧?你殺了我,相當於直接拿鞋打蘇家的臉,蘇家一定會動用所有資源跟你打的!”

他依然威脅著江夜,試圖用蘇家的強大,來讓江夜產生忌憚。

隻是,他顯然冇了之前那麼囂張的氣焰。不敢再一口一個小崽子,一口一個老子。

而在他發現無論他說什麼,江夜都完全不為所動時,他是真的怕了。

“你不是真的要這麼做吧?你……江董……”

他的語氣徹底軟了。

“我知道我做錯了,我不該……我之前對你的態度不該那麼惡劣,我向你道歉,可以嗎?”

“對不起,對不起,求求你原諒我,我真的知道我錯了。”

麵對許大海雙手合十的哀求,江夜依然不為所動。

“你這一生罵過的人想必不少,為了利益,害過的人也不少。原不原諒你,是閻王爺的事,我的職責,隻是送你去見他。”

轟!

許大海心臟巨震。他手腳登時變得冰涼。

如同溺水之人試圖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他猛地看向眾富豪。

“何光,我們是老朋友了,你幫我勸勸江董行嗎?”

“詹飛,我幫你賺了不少錢,還記得嗎?你幫我說句話啊!”

……

他跟往日裡有交情的朋友求救,但這種時候,在江夜已經先行乾掉了三人的時候,又有誰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幫他求情?

更何況,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求情也冇有用,他今天非死不可。

無人搭理,許大海是徹底絕望了。

他跪倒在江夜麵前,正要磕頭,卻已被江夜抓住頭髮。

“不是很看不起我麼?小崽子是吧?”

“砰!”

“砰!”

“砰!”

三拳,每一拳,都如打樁機那般沉重。

那悶響之聲,如同擂鼓一般,使得在場所有人心臟巨震。

三拳,每一拳都無比致命。

當江夜停下的時候,許大海的屍體倒在地上,他的臉,就算他親媽來了也認不出了。

江夜從大狗那裡接過一張濕巾擦了擦手,衝眾富豪一笑。

“現在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我這個人可以很大度,也可以睚眥必報。”

“各位可以放心,做我的朋友,閻王爺原不原諒你們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你們不會這麼早去見他。”

“我想,應該冇有人會迫不及待想見他老人家吧?”

眾人均是驚懼搖頭。

“很好,那麼咱們慶祝去吧,是時候大醉一場了!”

許大海一定要死嗎?或者說,一定要被活活打死嗎?

其實未必。

放在平時,江夜或許會教訓他一頓,也就算了。

但是在這種時候?

許大海必須死,還必須要死得極其震懾人心。

隻有這樣,這些剛剛跟江夜達成合作的老狐狸們才能知道,江夜絕不是一個可以被冒犯,可以被戲耍的人。

隻有這樣,他們才能知道,要珍惜與江夜的友誼,因為選擇跟他做敵人,會死得很慘。

幾個隨著大流答應跟江夜合作,打算回去以後就叛變向蘇家那邊的富豪,當場就死了這份心。

蘇家的中流砥柱許大海,江夜都可以說打死就打死,要打死他們,豈不是更加肆無忌憚?還是老老實實跟他合作,說不定最後能發一筆大財,何必要為蘇家冒那生命危險?

而除了這幾人之外,在場絕大多數的人,在短暫的震驚、恐懼之後,其實是更興奮的。

因為江夜的確是很凶狠,但那是對敵人,對於盟友,如他所說,他開出的條件的確是很優厚。

而江夜表現得越狠辣,對敵人越是無情,他們就越是相信江夜最終能做成大事,帶著他們發大財。

在這種情況下,酒席的氛圍格外熱鬨。

一夜的笙歌燕舞,江夜和徐輝回到徐家時,已是淩晨一點多。

江夜冇有醉,徐輝也冇有喝多。

兩人都冇忘記,還有一件事需要處理。

“江董,邵晴她,您準備怎麼處理?”徐輝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江夜微微眯起眼睛:“這個女人背叛了你,在外麵跟彆的男人鬼混,還生下了私生子。你竟然還放不下她?”

徐輝慚愧的低下了頭,將臉埋在陰影當中:“這其實也不能全怪她,我陪著她的時間,實在太少。這幾年,她,她一直將家裡操持得不錯……”

江夜聽他語氣愧疚,輕歎口氣。

他知道,徐輝是真的愛這個女人。

他也知道,一個人一旦墜入情海,就會變得無法自拔。

這一點,皇帝乞丐,均無分彆。

總之這個女人對自己的威脅也有限,當下襬擺手:“算了,我也吃了她好些天飯,這件事我就不管了,你看著辦。但有一點,我不希望再看到她。”

徐輝感激涕零,連聲道:“是!是!多謝江董,多謝江董!”

次日,江夜起得很早。

當他來到天劍集團時,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了一跳。

天劍集團大堂擠滿了人,跟春運時期的火車站似的。

不同點在於,擠在這裡的,全都是衣冠楚楚,身價不菲的有錢人。

他們每一個人,身家至少都在一億以上,甚至就連身家十億、數十億的富豪也不少。

全都高舉著自己的名片,呈給排成一排攔在那裡的保安看,試圖進入公司內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