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723章 智障?

-果不其然,冇過多久,在龜速流動的車流中,江夜追上了莊康。

這路段雖然擁堵厲害,車流前進速度很慢,但車技好,依然可以見縫插針地超車。

隻是江夜能做到,莊康卻做不到,他生怕一個冇控製好,又發生事故。

所以,他隻能眼睜睜看著江夜從落後,到與他平齊,再將他超過。

他也隻能看著江夜對他豎起中指。

最可氣的是,江夜超過他之後,竟然放緩速度等了他一會,然後又超過他。

還陰陽怪氣的嘲諷。

“你這開的是蘭博基尼,還是拖拉機啊?”

看到江夜臉上得意洋洋的笑,莊康幾乎要氣瘋了。

一巴掌拍在喇叭上,大罵。

“趕緊給老子走啊!”

他喇叭不停的按,十分的吵,頓時激怒了不少路怒症患者。

大部分見他開這麼好的車,都是敢怒不敢言,但也有開著豪車的人對他破口大罵。

“按你麻痹呢按!你有種的就去開直升飛機啊!”

“草泥馬的有兩個臭錢給你牛逼壞了,你再按老子弄死你信不?”

莊康正在氣頭上,哪裡受得了這挑釁,一腳刹車將車停下,就下了車。

“來,你他媽不是要弄我麼?來啊!”

那位保時捷卡宴車主也真是個暴脾氣,提著一根棒球棍就下了車,對著莊康劈頭蓋臉一頓亂揮。

莊康抱頭鼠竄,趕緊又跑回了車上,再也不敢多嗶嗶。

就這麼大會功夫,江夜的瑪莎拉蒂已然看不見蹤影了。

二十分鐘後,唐朝大酒店。

莊康到的時候,就看到江夜已在停車處等著他了。

“鑰匙拿來吧。”

莊康氣得臉皮一陣抽搐。

“你他媽知道現在是下班高峰期,堵車很嚴重,故意陰我!”

江夜歪頭看著他。

“難道你就冇腦子?我知道是下班高峰期你不知道?另外,是你一定要賭的吧?”

莊康目眥欲裂,恨不得衝上去狠狠扇江夜幾個巴掌。

江夜冷冷一笑。

“輸不起?沒關係,跪下來叫我三聲爺爺,我就不讓你一家人進火葬場了。”

莊康牙齒幾乎咬碎,看向林初雪,後者正一臉鄙夷的瞧著他。

這時,林清雪道:“老公,他故意用陰招坑我們,這場賭約根本就不算。”

江夜道:“你女朋友說得對,你聽她勸吧,畢竟七百萬呢,跟全家性命比起來當然錢更重要啊。”

莊康臉色陣青陣白,終於一咬牙,將鑰匙拿了出來。

“誰說老子輸不起了?不就是一輛破車嗎?對老子來說就是個玩具!”

林清雪無比驚訝。

“老公你真要把車給他們?”

莊康猛地一甩手,打在林清雪臉上。

“你給老子閉嘴!男人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

林清雪捂著臉,疼得眼淚都下來了,一臉委屈卻不敢說。

莊康將車鑰匙扔給江夜。

“拿去吧!就當老子可憐你的了,反正這破車老子也開膩了!諒你個窩囊廢這輩子也冇開過這麼好的車!”

他話雖說得強硬,心裡卻在滴血。

這車是他求了家裡好久,他爸才同意給他買的。

等了好幾個月,剛到貨,屁股都還冇坐熱啊!

但要他在林初雪麵前表現得輸不起,他死也不肯。

那樣的話,豈不是證明他真的不如江夜這窩囊廢了嗎?

江夜接過車鑰匙,看了看被撞掉漆的車頭。

“都撞成這樣了,維修費也是一大筆啊,我們賭的可是新車,維修費應該你出吧?”

“這車不便宜,修一次至少也得幾十萬,我給你個友情價,五十萬,轉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