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745章 絕望

-事實上,這一刀也正是宮本一壓箱底的絕技。

是他苦練三十年,千錘百鍊而成的本命招數。

在他十三歲的時候,這一刀剛剛學成的時候,他做過一次試驗。

他在1.5秒內,斬殺了三十三名精悍的打手。

經過多年的錘鍊,這一刀更加的爐火純青。

這凝聚了宮本一畢生所學和必勝信唸的一刀,是如此之快,之狠,言語幾乎無法形容。

換做是其他人,此時已然人頭落地。

但江夜,畢竟是江夜。

在他察覺到這一刀的時候,刀鋒距離他的喉嚨已不足五厘米。

但他還是反應過來了。

在刀鋒距離他的喉嚨隻有幾毫米的時候,他抓住了那可以割下任何人透露的鋒利刀刃。

按照宮本一的習慣,這一刀出手之後,就該收刀入鞘了。

可是,現在他的刀停住了。

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並且,無論他用處多大的力氣,都無法讓武士刀脫離束縛。

恐懼,在宮本一心頭蔓延開來。

他再也想不到,在江夜失去了視覺的情況下,他施展出的必勝的絕技,竟然冇有斬殺江夜。

江夜竟然,接住了這一刀。

宮本一從未想到過有人可以接下這一刀。

就在他心頭一片驚悸之時,忽然察覺刀尖一股巨力傳來。

“叮!”

江夜竟隻用了雙指,將宮本一的寶刀給戳成兩截。

而後他猛地一拳,打在武士刀的斷口之上。

“叮叮叮!”

武士刀寸寸崩裂,那股無與倫比的力道通過刀身,傳遞到握住刀把的宮本一身上。

宮本一的身體飛了出去,彷彿斷線的風箏一般,砸在二十米外的牆壁上,又如紙片一般滑落。

江夜隨著聲音,走到宮本一的麵前。

這裡已經脫離煙霧彈的範圍,江夜睜開了眼睛。

他看到宮本一靠牆坐在地上,口中的血如自來水一般往下流。

他的眼中,充斥著極度的震撼與難以置信。

江夜將手放到他的脖子上。

“在絕對的力量麵前,一切詭計,都形容虛設!”

“另外,你不配稱為武士道。”

“嘎巴!”

脖子被扭斷,宮本一當場斷氣。

這位暗榜排名第五,國際上凶名赫赫,積累了無數血債的法外狂徒,把欠下的帳一次結了。

江夜回到屋內,立即找到銀針為林初雪施針。

這個時候,金素芬才戰戰兢兢的抱著林渺渺出來。

他看到江夜正在救治林初雪,顫聲道:“江夜,初雪她……她……”

江夜道:“初雪不會有事的,你先帶渺渺在樓下等著,我會派人過來照顧你們。”

小心翼翼地給林初雪施完了往生針,確認暫時保住了林初雪的命,江夜長舒一口氣。

而後,他給青鸞打電話:“立即帶人過來鳳凰山莊,找一處秘密的所在把我嶽母和女兒小心保護起來;讓人把所有受傷的人,全部送到醫院救治;另外,我需要一些藥材……”

青鸞很快就帶著一批人過來了,她親自帶走了金素芬和林渺渺,剩餘的人則分成兩撥。

一撥負責將傷者送醫,另外一撥負責清理現場。

而江夜則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利用青鸞帶過來的藥材,用最快的時間,為林初雪配製了一份清心丸。

清心丸是金箔紙中記載的一種,可解百毒的藥劑。

將清心丸放入林初雪口中,又喂她喝了一點水,然後江夜便等待了起來。

一個小時過去……

兩個小時過去……

清心丸的藥效本該在半個小時內起作用,但足足兩個小時,林初雪的情況冇有任何的好轉。

江夜一顆心漸漸下沉。

他最擔心的情況,發生了。

林初雪中的或許不是毒,清心丸根本就不起作用。

現在,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