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77章 學狗叫

-許家雖不懼趙家,但真正打起來,不說輸,就是贏,也隻能是損失慘重的險勝。

倘若為了天大的利益而開戰,那也罷了。因為這麼一件小事,引得兩家開戰,這責任,哪怕許誌安是內定的家族未來繼承人,也承擔不起。

這事若是成了形,怕是許家當場就會廢了他繼承人的身份。

不由得,許誌安一咬牙,向江夜低下頭去。

“江先生,對,對不起……”

這幾個字,許誌安彷彿用儘了全部力氣。他的臉色漲紅猶如染血,內心之窘迫、屈辱,可謂是鋪天蓋地。

這一刻全場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變成了嘲笑他的利劍,一劍一劍刺在他心口。

實際上,所有人都在看著江夜。大家都看出來了,江夜不鬆口,這件事還冇完。

卻見江夜用一種戲謔的眼神,看向許誌安。

接觸到這個眼神,許誌安渾身顫抖,那譏笑的神色,彷彿一柄大錘,將他二三十年來全部的自尊自傲,擊得粉碎。他拚了命的咬著牙,才勉強壓抑那暴走的衝動。

江夜衝趙天陽點點頭:“趙少爺,你有心了。”

趙天陽見他滿意,長舒了一口氣:“江先生放心,類似的情況絕不會再出現。”

揮手招來保鏢:“把這死肥豬扔出去!”

又對江夜做了個“請”的手勢:“投資交流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帶江先生和兩位小姐落座,請。”

陳欣妍小聲道:“不好意思哦江夜,剛剛我,不該那麼說你的。”

江夜笑道:“給我洗腳的時候,用心點就好了。”

幾人一走,周圍的眾人這才熱烈議論了起來,話題無外乎江夜到底什麼來頭,跟趙家又是什麼關係。

宋芷薇眉頭深皺:“冇道理的,以趙家的地位,何至於對一個逃亡歸來的窮光蛋這般敬畏?這裡麵有什麼地方不對。”

許誌安臉色難看道:“多半是因為他身邊那兩個女人很不得了,我讓人查一查怎麼回事。”

偷拍了林初雪和宋芷薇的照片,發給在執法局的朋友:“用最快的速度,幫我查一查這兩個女人的背景。”

隻兩分鐘不到,對方就回話了:“一個叫做林初雪,開了一家雪月公司,公司非常小,比工作室還小。另一個叫陳欣妍,開了一家直播公司,叫做未來之星,體量約莫也就五百萬。”

許誌安跟宋芷薇對視一眼,均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是因為那兩個女人,那江夜跟趙家,到底怎麼回事?

此時有一位工作人員過來,通知眾人,交流會馬上開始,請眾人各自落座。

許誌安恨恨道:“先辦正事,後麵再詳細查好了。”跟宋芷薇一起落座。

江夜幾人是貴客,他與宋芷薇也是貴客,兩個冤家好死不死的都坐在第一排,而且許誌安還就坐在江夜的身邊。

他很想換座位。因為坐在江夜身邊的每一秒鐘,都是煎熬,但又覺得換座位就承認自己怕了江夜,落了下乘,於是死撐著。

忽然聽到林初雪問:“江夜,怎麼回事啊?你跟趙少爺……他怎麼會對你……”

江夜淡淡道:“我曾經救了他爸的命。”

青石資本曾救了趙家,如今江夜是青石資本幕後主人,對趙家有救命之恩的,成了他,這話倒也不算亂說。

林初雪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他想江夜對趙天陽父親有救命之恩,這是多大的人情,江夜卻用來幫她,心頭之感激,無以言表。

說道:“謝謝你,我剛纔還差點誤會了你,實在是不該。”

江夜微笑道:“冇事的。”

許誌安和宋芷薇聽到二人的對話,是豁然開朗。

他媽的,還以為這窮逼多厲害呢,原來隻是運氣好,救了趙天陽老爸的命啊!

像這種一次性人情,用完就冇了,廢物還是廢物!

念及此處,許誌安心頭那股憋屈氣按捺不住了,陰陽怪氣道:“嗬嗬,原來是投機取巧,才獲得入場資格的啊。不過你也太天真了,以為趙家欠你人情,這些位老闆也會給你臉麼?兩個破逼小公司還想過來拉投資,真是癡心妄想!”

江夜也不惱:“關你屁事?”

許誌安怒道:“你他媽!”

知道這裡不是亂來的地方,深吸口氣,說道:“你覺得自己很能耐,是不是?敢不敢跟我賭一把?看今天是你幫你這兩個女人拉到的投資多,還是我幫芷薇拉到的投資多?”

江夜看了眼宋芷薇:“你跟她啊,一分錢都拉不到,你們必輸的。你想自取屈辱,我當然滿足你咯。”

許誌安嘿嘿冷笑:“好啊,你這麼有自信,那咱們就玩點大的!誰輸了,就當著這許多富豪的麵,跪在地上狗爬,學狗叫!”

江夜道:“一言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