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絕傲神君 >   第890章 逆子啊

-萬亭林顯然是絕對不願意給江夜磕頭叫爺爺,因此將家世都搬了出來,企圖鎮壓江夜。

還彆說,他這個家世,確實是相當的顯赫。

江夜頓時明悟,難怪眼高於頂的江妍,都會對他千依百順。

母親既是浙省第一豪門出來的,那麼他父親家世想必也不會太低,不然的話也冇資格娶到他母親。

隻可惜,這對江夜來說,根本無足輕重。

他連浙省第一豪門孫家的家主孫泰和,都可以說搞就搞,更何況是孫泰和這這區區一個外孫?

搖了搖頭,江夜道:“你就是天王老子的兒子,也冇有用。”

“你明知那匹母馬懷了孕,還能下那般狠手,你這種人,已經自私自利到喪失人性。我今天若不給你一個難忘的教訓,日後不知多少人要受你迫害。”

“廢話少說,我隻給你三秒。三秒鐘,你不跪下叫爺爺,我叫讓你這輩子再也開不了口。”

江夜的語氣很平淡,就像是跟人隨意的嘮著家常。

但就是這樣平淡的話,卻給萬亭林帶來刺骨的寒冷。

那是什麼樣的眼神?

萬亭林從未見過。

好像人命在他眼裡就是一隻螞蟻,隨手碾死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這傢夥究竟是什麼人,經曆過什麼?他怎會有這種眼神?

家世顯赫,從小到大一路順風順水的萬亭林,生平第一次嘗試到了恐懼的滋味。

那滋味並不好受。

“三!”

江夜與江妍先前一般,直接數到三。

萬亭林整個人一個激靈,像是將死之人迴光返照一般充滿了力氣。

一個骨碌從地上爬起,跪倒在地。

“爺爺。”

當他說出這兩個字,一顆心頓時被無窮無儘的屈辱所覆蓋。

江妍和江華都看到了他眼中深入骨髓的憎恨,不由得絕望地閉上雙眼。

心道:完了,這回真的收不了場了。

江夜再也不多看萬亭林一眼,轉身就走。

往前幾步,忽又微微側頭,淡淡道:“我知道你們玩的什麼把戲,我隻想問你們一句,幾歲了?”

留下心情極其憋屈,又極其忐忑的江華和江妍,江夜獨自離去。

十分鐘後,三輛車同時趕到馬場。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江老爺子帶著江宗耀等人趕到了。

江夜父母也被江老爺子的電話給叫了過來。

他二人看不見江夜,急切道:“江夜呢?他不是跟你們一起出來的嗎?難道是江夜出事了?”

江妍冷笑:“三叔三嬸,你們可真是養了個好兒子啊!你兒子那麼大的本事,怎麼會出事呢!?”

他跟江華兩個讓開位置,眾人這纔看到滿身狼狽,神色陰沉的萬亭林。

江老爺子等人是知道萬亭林身份的,見他竟然搞成這樣,都是悚然大驚。

“這,亭林,你這……”

江老爺子按下驚訝問道。

“爺爺,都是江夜乾的!他跟亭林賽馬,輸了之後不兌現賭約不說,還暴打了亭林一頓,而且還逼亭林下跪叫爺爺!”

江妍這時候將所有罪過全都推到江夜頭上。

江家眾人一聽,全都如墜冰窖。

“這個逆子啊!他這是要害死我整個江家啊!他人呢?立即把他帶過來!”

江老爺子氣得差點當場昏厥,大聲喊道。

想那浙省第一豪門孫家,是何等的威勢?萬亭林作為孫家家主的外孫,那是頂級的豪門大少啊!

如今卻遭江夜如此侮辱,這孫家豈能不做報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