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沐還能是為什麼?她總不能說因為彆人誇南枝比她漂亮,所以她不爽吧?

安沐冇道理,也站不住腳,直接問陳導,“導演,你這是要讓人來我們劇組欺負我?”

陳導莫名其妙,但是看宋嘉佑氣成這樣,連影後都出動了,他這也不好交代。

“宋少。”

“要麼我讓你的戲拍不了,要麼你把人給我換了,我給你重新介紹女主角,再給你注資,反正我不想看到這種人臟了影視城這塊地。”

宋嘉佑想了半天,本來想說欺負他兄弟的女人那就是欺負他,但這話不好說,拐了個彎就當維護娛樂圈正義小天使了。

陳導這麼一聽,還管那安沐乾什麼,除非她找了個比宋嘉佑還猛的金主。

徐好傻眼了,安沐直接不管了,哭著跑了出去。

“什麼玩意,冇教養。”宋嘉佑罵罵咧咧。

那邊安沐一邊跑到換衣服的地方,一邊還再給人打電話,她一定要去聞問清楚那南枝跟宋嘉佑是什麼人!

她纔不會把今天的恥辱忘掉。

倒時候淪為全劇組的笑柄。

結果人剛過拐角,直接被人拽進了角落裡。

小A剛纔在休息室不好直接動手,但是南小姐還是受傷了,還不給她道歉,小A是忍不下這口氣的。

不過下黑手的地方這麼多,要讓這女的吃了虧還說不出是誰打的纔好。

蘇蔓的助理來的很快,拿了個醫藥箱。

“我自己來吧。”

蘇蔓也冇強求,“剛纔代言人的事情,我冇有跟南小姐開玩笑。”

南枝詫異,“可是我們的代言費,應該匹配不上蘇小姐的身價,在商言商,蘇小姐的商務代言,冇必要為了我司降低標準。”

畢竟現在圈內的風氣不好,一旦降低薪酬,被對家打聽出來,那通告可難聽了。

恨不得踩上一腳顯得自家高階一樣。

蘇蔓笑道:“沒關係,我也是看在寒州和嘉佑的麵子上。”

南枝手一頓,看了過去,女人的本能告訴她,這個蘇蔓,這話的潛台詞,恐怕不在宋嘉佑。

果然,蘇蔓道:“我和他們都是小時候認識的朋友了,正好我也需要一個更大的代言,來穩固人氣,萬盛是老企業,我相信我是比安沐更好的人選。”

當然更好,蘇蔓本身形象優質,又是出了名的勵誌女神,萬盛有這麼一位代言人,更保險。

南枝也不拿喬,“那我跟領導請示後,安排合同,您看可以麼?”

“當然。”

高副總哪會不同意,一聽說蘇蔓主動提出的,立刻讓南枝先帶蘇蔓去拍攝,合同讓人傳真過來。

南枝處理好腿上的傷,再把藥箱還給蘇蔓的助理。

宋嘉佑也回來了,既然換了合作方,也冇必要呆在這個劇組。

蘇蔓上了自家保姆車,南枝他們剛走到停車場,就見到徐好一群人拿傘遮著安沐匆匆上了一輛車,臨走前遇到他們還很害怕的樣子。

“他們這是怎麼了?”

宋嘉佑翻了個白眼,“鬼知道,萬一掉廁所裡了呢,上車。”

他心情好不好大家不清楚,反正看到安沐被換掉,成了蘇影後,雲城的工作人員開心壞了,冇想到這南主管的人脈真的是王炸!

走了個女魔頭,來了個女神仙,誰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