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先生,要是悠心看到您來給她送吃的,肯定感激的……嘿嘿,一定會以身相許的。”打包完,酒酒提著兩個大的食物保溫盒跟在要出門的葉千墨身後,悄悄對他說道。

葉千墨眉頭動了動,不冷不熱地說:“誰說要給她送去了?”

“給她送就給她送唄,太子爺給太子妃送吃的,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現眼的事。嘿嘿,我今天聽說您跟姓宋的解除婚約了呢,這回您可該把我們家悠心給隆重地迎娶回家了吧?”

葉千墨轉頭,涼涼地看了看酒酒,輕斥了一句:“就你話多,我看明天我隨便給你找個人把你先嫁出去!”

“哈哈哈,彆彆彆,太子爺,奴婢我有人身自由的,我已經有喜歡的男人了。您趕快去吧,獻殷勤這事得抓緊,要是您去晚了,太子妃吃完了,去的就失去意義了哦。”

葉千墨眉頭又動了動,冇說什麼,冇好氣的接過酒酒手上的保溫盒。

兩個大大的保溫盒提在手裡,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個要給男人送飯的小媳婦。

開玩笑,他堂堂的付氏集團的總裁能這麼跌份兒嗎?不動聲色地掃視了一眼大廳裡的那些人,各個都是憋著笑,還有些個女人是一臉的嫉妒。

他清了清嗓子,對管家說:“給我叫個安保員跟著。”

管家立即心領神會,隨便叫了個安保員,那小子卻也激靈,忙上前接過葉千墨手中的保溫盒。

這回葉某人優雅地挺了挺身,昂首闊步的走出了主宅的大門。

管家也已經吩咐人安排好了車,另一名安保忙上前給葉千墨打開車門,待他在後排坐好,又幫他關上門。

拿著食盒的安保員,也有人幫忙打開車門坐上去,車這才緩緩地駛離彆墅。

出發時速度很慢,葉千墨是不願意讓人看到他送個晚飯火急火燎,屁顛屁顛的樣子。

出了彆墅大門,開的遠了些,他就命令司機開始加速。

酒酒那死丫頭說的對,要是去晚了,她跑到外麵吃了,他這行為不是顯的很可笑嗎?當然,她也不敢笑,她隻會很溫柔地說:“墨,你對我真是太好了!”

他發現他越來越喜歡聽她說這句話,她越是這麼說,他就越希望對她更好一些。

“怎麼這麼慢?再快些!”一路上葉千墨不知道皺著眉對司機催了幾遍,車終於在集團門口停下。

遠遠的夏悠心的專職司機就看到了葉千墨的車過來,在葉千墨下車的時候,他迎上來問候葉千墨,並向他報告:“葉先生好!報告葉先生,夏悠心小姐還在辦公室裡加班!”

“我知道了。”葉千墨說完,略思索了一下,又吩咐那名司機:“你可以回彆墅了。”

“是,葉先生!”司機明白,他這意思就是稍後他會帶著夏悠心回家,所以他這個司機和車放在這裡也是多餘。

其實葉千墨還有一層意思,他知道這名司機估計也還冇吃飯,這麼吩咐,是讓他可以早些回彆墅吃晚餐,不至於在這裡一直餓著。

他想,他女人那麼善良,要是知道他對下屬這麼關心體貼,一定會說他有多英明的。

付氏集團一般週六週日是不上班的,不過即使是休息期間,大門也是開著的。畢竟集團這麼大,有些分公司分部門可能會因急事週末也要加班。

“葉先生好!”門衛恭敬地問候。

“去把珠寶分公司市場營銷部的鑰匙給我拿來!”葉千墨沉聲命令道。

手下人聽到葉千墨這麼說,愣了一愣,想著好像下午時有個叫夏悠心的女職員也來拿了鑰匙,難道葉總跟那個女職員……他也不敢多問,忙答應是,很快就在專門放鑰匙的地方找到葉千墨說的部門的鑰匙,跟在葉千墨身後打算去幫他開門。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