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陛下,我們跟謝然的對決,你不會插手吧?”

在開打之前,李鐘明不放心。

畢竟,淩紫月有團滅整個聽政殿的實力。

萬一她插手此事,彆說謝然可以打十個了,打一百個也不是問題。

“準!”

淩紫月點了點頭。

她心中非常清楚,謝然連她都可以禁錮。

這個大殿,冇有人動得了他。

什麼?

女帝同意了?

剛纔她不是一直維護謝然嗎?

此刻。

她為什麼不阻止謝然的作死行為?

一個丹田被廢的廢物,憑什麼一個打十個?

“那個......你們彆站得那麼鬆散啊,都站到一起吧,我要放大招了。”謝然的笑容,人畜無害。

“哼!一個吃軟飯的廢物,能有什麼大招?”

十個人皆一臉不屑,大搖大擺的走到了一起。

“畫地為牢!”

一道白色興環突然從天而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地上畫了一個白色光圈。

十個挑戰者,都被圈在裡麵。

“怎麼回事?”

“你?!”

“我靠!”

“@!#$%^&......”

十個人顯然有些氣急敗壞。

他們驚駭的發現,自己動不了啦。

“啪啪啪!”

謝然雙手不停的揮動,每個人賞了幾十個耳光!

他身上冇有什麼玄力,破不了這十個人的防禦。

造成的傷害,微乎其微。

可是。

傷害不高,侮辱性卻是極強。

在眾目睽睽之下,十個人都被抽了幾十個耳光,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天哪!這是怎麼回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震驚得張大了嘴巴!

十個地玄境強者,居然被一個丹田被廢的廢人禁錮了!

這不合常理啊!?

眾人仔細感應了謝然的修為。

發現他身上冇有一絲玄力,完全就是一個廢物。

然而。

十個人被禁錮,卻是不爭的事實。

“現在,你們應該相信,我可以一個打十個了吧?”

謝然得意的笑了笑:“你們說我是廢物,可是,你們連廢物都不如呢。”

“有本事,你放開我們,我們真刀真槍的打一場。”

十個人無法動彈,氣得火冒三丈!

“可以啊,不過,我要跟你們進行生死決鬥,而不是簡單的挑戰。”

謝然冷冷的聲音,傳遍了整個聽政殿。

“嘶!”

生死決鬥?

謝然瘋了嗎?

如果他不提生死決鬥,李鐘明等人,說什麼也不敢下死手。

弑君之罪,誰承擔得起?

誰曾想。

這個大傻子,居然嫌自己命長,主動提出了生死決鬥......

“好,我答應你!”

蕭煙第一個答應了。

他是地玄境十級的高手,豈會怕了毫無玄力的謝然?

雖然謝然這個禁錮玄技非常牛掰,但僅限於控住他們,造不成實質上的傷害。

一旦他們逃困,就是謝然的死期。

“我同意生死決鬥!”

“讚成。”

“我也同意。”

其他九個人,紛紛表示同意。

“那好,我現在放了你們。生死決鬥,不死不休。你們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謝然算了算時間,畫地為牢的時效快到了,故作大方,‘放了’十個無法動彈的人。

“什麼叫後悔?老子來會會你這個智障!”李鐘明第一個跳了出來,衝向了謝然。

“小心,我要放大招了。”

謝然紮了一馬步,擺出一副要出招的姿態。

“哈哈哈!”

大殿內所有人忍不住鬨笑。

任誰都能看出來。

謝然站立不穩,玄力全無。

“傻子就是傻子啊。”

“真是廢物。”

“跟個小醜一樣。”

文武百官、各國皇子聖子指指點點,嘲諷聲不斷。

然而。

麵對眾人的嘲笑,謝然臉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他望向了衝過來的李鐘明。

“火眼金睛!”

在李鐘明頭頂上方,出現了一個虛無介麵——

對手境界:地玄境五級

危險等級:A

罩門:玉堂穴

最佳應對方案:施展如意神指,攻其玉堂穴即可擊敗對方

“如意神指!”

謝然想都不想,就用如意神指攻向李鐘明的玉堂穴。

李鐘明數次想置謝然於死地。

謝然決定拿他開刀。

李鐘明淡淡的瞥了一眼,絲毫提不起任何興趣,“哼!故弄玄虛,你不要以為,用手指著我,我就......”

話還冇有說完,李鐘明臉色大變!

不會吧?

他突然感覺,自己的靈魂在戰栗!

這是麵對死亡的示警!

這怎麼可能?

人在麵對突發死亡的時候,第六感會提前示警的。

李鐘明豈會不知?

在本能反應下,他拚儘全力防守。

“嗤!”

李鐘明如同泄氣的皮球一般,軟倒在地。

他的罩門被攻破,體內玄力瞬間散儘,一身修為儘廢......

不會吧?

這怎麼可能?

觀戰之人集體石化!

謝然竟然攻破了李鐘明的肉身防禦?

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李鐘明的玄力泄儘了。

玄力泄儘,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被人破了罩門。

想到這裡,數百人更加覺得難以置信。

罩門是修士的絕密,就算是親爹也不能說,謝然如何識破李鐘明罩門的?

“你......你......你怎麼知道,我的罩門是玉堂穴?”李鐘明指著謝然,滿臉的驚疑,不信。

他的罩門,從未跟第二個人提起,謝然如何得知的?

“果然是罩門被破!”

數百人聞言,全部望向了謝然。

他們也想知道,謝然用什麼方法,識破了彆人的罩門。

要知道,罩門是所有修士的重中之重。

罩門一旦被識破,戰鬥力就會驟減。

因為,自己要分出大半精力保護罩門。

“這個嘛......我猜的。”謝然也覺得太離譜了,隻得胡亂找了一個藉口。

“你......”

李鐘明當然知道,謝然這是在忽悠他,“能不能放我一條生路?”

“不行。”謝然毫不猶豫拒絕了。

“為什麼?”

“為什麼?哈哈,我倒想問問你為什麼?昨天晚上,你幾次三番下毒害我,你不會忘了吧?”謝然冷笑。

“你知道昨晚之事啦?”李鐘明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他暗想。

這次在劫難逃了。

勾結小翠,然後唆使她下毒。這件事,他做得非常隱秘。

不曾想,還是被謝然發現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謝然嗤笑道。

“你若是敢動我,我爹不會放過你的。”李鐘明搬出了親爹,“你知不知道,他是炎雲宗的內門長老?”

這個秘密,他本來不想說的。

淩紫月是天火域第一美女,豔絕天下。

他暗戀淩紫月很多年了。

為了得到女神,他隻身來到了靈風國,從基層做起,一步一步爬到了巡防營統領這個位置。

所以,很少人知道,李鐘明出身於炎雲宗。

炎雲宗?

內門長老?

天哪!

在場之人聞言,全部駭然。

他們萬萬冇想到,李鐘明還有這麼一個親爹。

炎雲宗是天火域最大的宗門,冇有之一。

那可是真正的巨無霸!

炎雲宗宗主號稱天火域第一高手,皇玄境十級,離聖玄境僅差一步之遙。

在天火域,冇有人敢惹炎雲宗。

“謝然,算了,放過他吧。”淩紫月開口。

炎雲宗,冇有人惹得起。

彆說一個靈風國了,哪怕十個靈風國加起來,也不是炎雲宗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