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俞沉看著蘇筱檸:“發燒了為什麼不說?”

蘇筱檸忽然覺得好笑:“有什麼好說的?說了你就會不接任務,不去見林月清了?我隻是發高之同年一-你的事。”

慕俞沉冷笑一聲:“少陰陽怪氣,要不是怕你死了,你姐找我麻煩,我才懶得管你!”

帳篷內的燈泡忽明忽暗。

蘇筱檸看著他臉上毫不掩飾的諷刺,第一次感到百孔穿心。

蘇筱檸眼眶發熱,緊咬著牙不讓淚落下。是她忘了,吵了這麼多年架,自己從來冇贏過慕俞沉。

不是因為吵不過,而是因為她喜歡。

帳篷內一瞬寂靜。

心中的酸澀與憤懣在逐漸增加。

良久,蘇筱檸笑了一聲,將昏倒之前的那個猜想問了出來:“慕俞沉,你對林月清那麼好,不是喜歡人家吧?”

回答她的卻是一片靜謐。

他,這是默認?

蘇筱檸心中的苦澀逐漸蔓延,卻強撐著扯著嘴角笑:“既然這樣你還待在這兒乾什麼?你去陪她呀,乾什麼在我這兒混啊,啊……慕俞沉,你是不是不行啊?”

聞言,慕俞沉瞥了她一眼,眸色逐漸深沉。

她好不容易占了一次上風,不肯退讓:“被我說中了?你要是真不行,也不丟人。”

慕俞沉深邃雙眸漆黑。

在蘇筱檸有些心虛的目光中,倏然起身,抓住她雙手,直接按在頭頂。

二人距離驟然被拉進,蘇筱檸呼吸一窒。她慌亂抬眸,對上他目光,就聽慕俞沉低沉的聲音響徹耳際。

“我不行?你試試。”

周遭寂靜,月光稀薄。

蘇筱檸抱著膝蓋坐在燃不起來的火堆前,白嫩的皮膚乾燥發癢。

這是她被姐姐蘇校妤扔進這個荒島求生綜藝的第二個月。

出神時,隻見慕俞沉倏然站起身。

蘇筱檸有些心慌:“你乾什麼?”

昨天晚上慕俞沉吩咐她把木柴遮擋起來,她理所應當的拋之腦後。

結果就是今天下大雨,木柴潮的根本無法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