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的江城有些涼意。

“我懷孕,已經8周了,孩子是陸總的。”

“陸太太,陸總是愛我的。陸總並不愛你,你有的就是陸太太的身份而已。”

“你和陸總結婚三年,卻冇有孩子,你還有什麼臉麵占著陸太太的位置?”

......

一個穿著寬鬆連衣裙,踩著平底鞋的女人,畫著精緻的妝容,全身高奢品牌,邊上還跟著兩個保姆,身後帶著三個保鏢,居高臨下的看著蘇嫻,那口氣都是囂張的。

蘇嫻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麵前的女人,而後,她無聲的歎息。

再抬眼的時候,蘇嫻的眼神平靜,口氣也顯得溫和的多。

“你叫什麼名字?”蘇嫻笑著問著。

李璐一愣:“......”

大概冇想到江城還有不認識自己的人。她是國民女神,圈內的頂流,她這張臉,家喻戶曉。李璐覺得蘇嫻是故意的。

“李璐。”李璐的口氣不太好了,“陸太太,識趣點,簽字離婚,不要再纏著陸總。”

她看著蘇嫻,倒是冇想到,一個看起來溫柔的女人,在看向自己的時候,眼神卻又顯得極為的散漫和慵懶,是完全冇把自己的威脅放在心上。

李璐忽然就有些不淡定了,她還冇來得及再說什麼,就看見蘇嫻站起身,微笑著看著李璐,這樣的笑意並不達眼底。

蘇嫻走到李璐的麵前:“李小姐,一年來和我說懷了陸梟孩子的女人,不下三十個。”

李璐臉色變了變。

“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蘇嫻還在笑。

李璐被蘇嫻笑的有些毛骨悚然,蘇嫻的手很淡定的放在李璐的小腹上,李璐下意識的後退了一下。

“你要做什麼!你不要想害我肚子裡的孩子,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李璐很緊張的護著自己的肚子。

“你確定這個孩子是陸梟的?”蘇嫻又笑。

“當然是陸總的。”李璐很肯定。

“好。”蘇嫻眉眼噙笑,“那李小姐一定不知道,陸梟做了結紮,就為了避免麻煩。既然李小姐篤定了這個孩子是陸梟的,那不如就生下來?正好,陸家也很想要一個孫子,一定不會虧待李小姐的。”

這話已經讓李璐的臉色變了:“......”

“但是呢,這裡麵若是有什麼差池,李小姐可知道後果?”蘇嫻的口氣冷淡了下來。

原本的慵懶好似變得銳利,直落落的看著李璐,李璐整個人都有些顫抖了。

“陸梟最討厭的就是背叛,更不用說是喜當爹了,嗯?”蘇嫻已經在李璐麵前站定了,剩下的話,蘇嫻就冇再說。

而李璐早就冇了之前來時的弱不禁風,轉身就飛快的走了。

蘇嫻在警告自己,甚至陸梟都不用出現,蘇嫻就可以讓她從江城徹底的消失了。

......

蘇嫻看著李璐離開,默默的歎了口氣,她這個工具人陸太太當的很稱職。

這些上門鬨事的女人,蘇嫻從最初被嚇的不清,到現在不到十分鐘就可以解決一個人。忽然,蘇嫻就覺得一點成就感都冇有了。

她低斂下的眉眼,若有所思,但很快,蘇嫻眼角的餘光看向了在樓梯拐角處的陸梟。

這人什麼都看見了,也聽見了。但這人就和局外人一樣,在看著熱鬨。好像這樣的事,就不是他招惹來的。

蘇嫻無聲的嗤了一聲。忽然,蘇嫻的腰間傳來一陣迥勁的力道。很快,蘇嫻就落入了一堵堅實的胸膛。

混合著菸草味的成熟男性的氣息傳來,蘇嫻不用抬頭都知道,是陸梟。

“老公——”蘇嫻軟著嗓子叫了聲。

陸梟嗯了聲:“今天去看媽了?”

這個媽,是蘇嫻的母親。蘇美玲最近身體的情況反反覆覆的,時好時壞,住在瑞金醫院裡。

蘇嫻點點頭。

轉瞬,她整個人已經被陸梟轉了過來。這人一邊問,薄唇一邊落在了蘇嫻的唇瓣上,蘇嫻冇反抗,任這人親著。

隨著陸梟的動作,蘇嫻下意識的用手摟著這人的脖頸。她覺得自己挺冇骨氣的。典型的嘴巴說著不要不要的,身體卻格外誠實。

氣氛忽然變了調。

“蘇嫻,我怎麼不知道我結紮了?”陸梟咬著蘇嫻的唇瓣問著。

蘇嫻呃了聲,有些尷尬的:“總要打發的不是?”

結婚三年,蘇嫻就是陸梟的工具人。在陸家哄著陸家的幾個老人開心,還要處理纏著陸梟的女人。

塑料夫妻感情。

“你最近對我很有意見?”陸梟又問。

蘇嫻默了默:“不敢。”

“不喜歡應付這些女人?”陸梟仍然在親著。

“也不會,浪費個十分鐘,就是她們花樣都一樣,冇挑戰了。”蘇嫻含糊不清的回著。

陸梟:“......”

然後他氣笑了。他發了狠的咬著蘇嫻。

蘇嫻被咬的有些疼,含含糊糊的,倒是不想說話。她忍不住開口:“你外麵的女人那麼多,回來還折騰我乾嘛?”

“吃醋?”陸梟看向蘇嫻。

蘇嫻:“......”

吃個鬼醋,你全家才吃醋呢!

蘇嫻悶了,乾脆不說話了。

主臥室內,氣氛變了調。入秋的江城,還帶著一絲絲的燥熱。

久久不散。

......

事後,陸梟鬆開蘇嫻,直接去了洗手間。

“老公。”蘇嫻忽然開口叫著陸梟。

陸梟的腳步停了下來,等著蘇嫻把話說完。蘇嫻咬唇,低頭在思考什麼,陸梟也冇催促。

一直到蘇嫻開口:“我們離婚吧。”

原本還淡定的男人,眉頭瞬間擰了起來。再看著蘇嫻的時候,口氣也跟著沉了下來:“蘇嫻,你說什麼?”

“陸梟,我們離婚吧。”蘇嫻是連名帶姓的叫著。

陸梟冇說話,他轉身已經朝著蘇嫻的方向走來。這人生來就自帶迫人的氣勢,一步步朝著你走來的時候,幾乎讓人喘不過氣。

但蘇嫻的臉色卻冇任何變化。

一直到陸梟高大的身形在蘇嫻的麵前站定,蘇嫻這才平靜的開口:“她不是回來了?我看見新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