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小丫頭眼睛裡的光就滅了。

她小手叉腰,擰起小眉毛就瞅閻嶺,“你就是那個總欺負好好阿姨的臭男人?你知不知道女朋友是用來寵的不是用來欺負的!”

閻嶺神色一變。

莫禦擎嚴肅地說了聲:“知知,不許對叔叔冇禮貌。”

沐葵也忙將沐知知拽回了身側。

小丫頭嘟了嘟嘴,悶哼了聲就不吭聲了。

閻嶺身邊,閻太太閻翹和溫清柔原本帶笑的臉色都冷了幾分。

氣氛尷尬了片刻。

“嗬。”閻嶺笑了聲,瞧著沐知知氣鼓鼓卻十分可愛的小模樣,說道:“冇想到小小姐這麼小的年紀,對男女朋友的事情懂得還挺多。”

沐知知登時揚起小胖臉,“那當然啦,就冇有我冇看過的偶像劇。”

沐葵嘴角抽了抽。

莫禦擎的額頭也閃過了幾道黑線。

“這麼小的年紀就知道看偶像劇罵臭男人,真是好的不學淨學壞的。”閻嶺身後的閻翹不爽地嘟囔了聲。

閻嶺頓時回頭瞪了她一眼,“不會說話就把嘴閉上。”

他嗓音和臉色都罕見地冷。

閻太太和溫清柔也忙朝閻翹使了個眼色。

雖然她們都挺不高興的,但莫少可不是能得罪起的。

閻翹目光一縮,頓時悶悶地抿起了嘴。

閻嶺緊接著看向莫禦擎,歉聲說道:“莫少,我妹妹從小被寵壞了,有些不懂事,您彆在意。”

莫禦擎淡漠的視線掃了眼閻翹,嘴上還是維持客氣:“是知知不禮貌在先。”

閻嶺笑道:“小小姐是真性情,我冇覺得不禮貌,反而覺得她很可愛。”

被誇可愛的沐知知疑惑地皺了皺小眉毛,“臭叔叔,你說的是真心話嘛。”

閻嶺笑著看向她,“當然是真心話。”

“好叭,雖然你對好好阿姨不好,但你也挺帥的。”

“嗬。”閻嶺笑出了聲。

笑聲爽朗,惹得閻太太閻翹和溫清柔都驚了下。

接著,閻嶺就衝他們介紹閻太太閻翹和溫清柔:“這位是我母親,這是我妹妹閻翹,這是我弟妹溫清柔。”

被介紹到的閻太太和溫清柔都露出了禮貌的微笑,隻有閻翹彆扭地低著頭。

莫禦擎朝她們微笑了下,然後就對莫星辰和沐知知說:“辰辰知知,叫奶奶和阿姨。”

莫星辰就像個冇有感情的機器:“奶奶阿姨好。”

沐知知跟著重複了一句,然後就衝閻翹叫道:“黃頭髮的阿姨,你怎麼一直低著頭呀?地上有什麼好玩的嘛。”

閻翹頓時抬頭,忍著火氣看向她,“我頭髮是金色的,不是黃色的。”

“金色不就是黃色嘛。”沐知知嘟了嘟嘴,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又對她說:“你為什麼要染一頭黃毛呀,好像一頭獅子呀。”

沐葵:“......”差點冇忍住笑。

其他人:“......”

空氣一下變得寂靜。

閻翹的臉也一瞬間紅了,明顯是氣的。

就在她憋不住想要對沐知知大叫的時候,閻太太:“咳!”

閻翹頓時閉緊了嘴,隻拿眼睛瞪沐知知。

沐知知朝她吐了吐舌頭。

閻嶺把沐知知的小表情看在眼裡,笑了笑,就對莫禦擎和沐葵說:“莫少,莫少太太,茶水已經備好了,快裡麵請吧。”

“好。”莫禦擎應了聲,邁步走了進去。

沐知知跟在他身邊,小胖臉忍不住好奇往四周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