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住宿區另一邊的一間套房裡。

都回來大半天了,林好好還坐在沙發上逗小曜曜玩。

小傢夥肉乎乎奶呼呼的,也精神得很,兩隻黝黑的大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動。

林好好從身後拿出一包果泥逗他。

小傢夥看到吃的就眼睛發亮,小腳和小手並用地爬到了她懷裡。

林好好故意舉起果泥。

小曜曜怎麼都夠不著,嗚嗚了兩聲,就拱她脖子撒嬌:“姨姨…泥泥......”

軟軟的小奶音直要把林好好的心給融化。

“姨姨在,姨姨這就給寶貝吃泥泥。”她哪裡還捨得逗他,當即就把果泥送到了他眼前。

小曜曜頓時抱著果泥咕咕吃了起來。

林好好看著他軟萌的模樣,忍不住嘟囔:“你怎麼能這麼可愛,姨姨都想把你偷走了。”

這時,開門聲忽然從臥室那邊傳來。

林好好臉一變,當即抱起了小曜曜。

出來的是閻嶺。

他剛洗漱完,穿著灰色的絲綢睡袍,腳上穿著這裡提供的皮質拖鞋。

燈光下身影修長,冇有戴眼鏡的他也露出一張偏陰柔的臉,少了幾分平時的溫和,多了幾分邪魅。

他徑直走到林好好身前,瞧向正吃果泥的小曜曜,對她說:“你去洗澡吧,把曜曜給我。”

“我不洗,我吃飯前洗過了。”林好好警惕地看著他,又對他說:“我帶小曜曜睡沙發,你去睡覺吧,不用管我們。”

這個套房隻有一間臥室。

閻嶺勾了勾嘴角,“我當然不會管你,但曜曜是莫禦擎的寶貝兒子,才八個月大,你確定你要讓他跟你睡沙發?”

林好好擰起眉頭。

讓小傢夥睡沙發的確不合適,但小傢夥太軟太萌了,她真的捨不得他。

想了想,她說:“那你就委屈一下睡沙發吧,我帶小曜曜去臥室。”

“嗬。”閻嶺笑了聲,“是不是我這一天對你太寬容了,讓你覺得你又可以了?”

林好好目光閃了下,兩手緊緊抱著小曜曜,“你要是不答應,我就隻能帶小曜曜睡沙發了。”

閻嶺臉上的笑意不減,“我今天心情不錯,可以給你兩個選擇。”

林好好看向他,“哪兩個?”

“一,把小曜曜給我,你自己在這睡沙發;二,帶小曜曜跟我一起去臥室。”頓了下,他又說道:“給你三秒鐘的考慮時間。”

林好好目光變了變,當即抱著小曜曜起身走進了臥室。

反正又不是冇跟他睡過。

閻嶺哼笑了聲,緊接著走了進去。

臥室內地方寬敞,燈光明亮,一張圓形大床也橫在中間。

林好好進來後就要帶著小曜曜上床。

“等一下。”

林好好不爽地看向他,“你還有什麼事?”

閻嶺修長的身影倚著牆,雙手環胸,看向她的視線透著嫌棄,“想在臥室睡,就去洗澡,不然今晚就睡地下。”

林好好擰眉,“我飯前洗過了。”

閻嶺笑著說:“不洗就睡地下。”

林好好攥了攥手,“我要是就不洗就上床呢。”

說著她就作勢要往床上坐。

閻嶺保持微笑,“那我就隻能把你踹下去了。”

林好好纔要沾上床麵的屁股頓時僵在了半空中。

她被他踹過,而且被踹過很多次。

悶下一口氣,她不捨地看著還在抱著果泥啃的小曜曜,一邊把他放到床上,一邊囑咐他:“曜曜,你乖乖在這等姨姨,姨姨馬上就出來。”

“咕咕。”是小曜曜用力吸果泥包裝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