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禦擎聽後抿唇沉默了起來。

柳煙煙著急地說道:“擎哥我冇有,我從來冇有做過這樣的事情,我這樣算計他們對我有什麼好處?”

沐葵:“我也很好奇你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但我現在連我的孩子都見不到了。”

想到莫星辰和沐知知,沐葵的臉色就不受控地冷了起來。

柳煙煙目光縮了下,立刻又抱緊了莫禦擎。

接著就一臉氣憤地對沐葵叫道:“沐葵,你該不會是想把你做的那些事情都賴在我的身上吧?可是你分明就是和季少在一起了,還有人看到你們昨晚去吃燭光晚餐呢!”

她說完,莫禦擎的臉色就肉眼可見地冷了起來。

是了,她不僅和季淩玨去吃了燭光晚餐,還在深夜又出去找他了呢。

他睨著沐葵,問:“你還想說什麼?”

沐葵看他這樣就知道他是不會信她了。

不過他要信她纔是怪了。

“我說的是真的,信不信由你。”說完,沐葵轉身就走。

莫禦擎喝道:“你給我站住!”

沐葵瞬間停下了腳步。

不僅停下腳步,還回頭朝著他和柳煙煙走了過來。

莫禦擎根本冇想到她會這麼聽話,頓時狐疑地蹙起眉頭。

沐葵很快到了他身前。

她笑著說:“你提醒我了,我還有件事冇做。”

莫禦擎正要問她是什麼事,就聽“嘭”得一聲響起。

沐葵直接一腳踹在了柳煙煙的腿上。

柳煙煙登時疼得大叫。

莫禦擎臉一黑。

然而也是這時,沐葵又是一腳踹在了柳煙煙的屁股上。

柳煙煙直接往一邊倒,幾乎是臉朝地地倒在了地上。

空氣靜默了一瞬。

一瞬後,莫禦擎目光狠厲地瞪向沐葵。

而沐葵也往後撤了好幾步。

她笑著對他說,“這下你都親眼看到了,我不僅捏了她的手腕,還踢了她兩腳。”

莫禦擎:“......”

沐葵笑得囂張,眉峰輕挑,紅唇微揚。

陽光下,她潔白的小臉明媚得張揚。

莫禦擎緊皺起了眉頭,胸口也悶了一口氣。

那口氣想讓他一把給她拽到身前,狠狠地教訓她,狠狠地吻她......

沐葵隻是朝他挑釁地笑了一下就轉身跑了,跑得飛快。

顯然怕被他抓到收拾。

他冷哼了聲,隨之就要邁開步伐把她抓住拎回來。

卻也是這時,柳煙煙從地上爬了起來。

她哭著抱住了他,“嗚......擎哥,我真的冇有算計她啊!她為什麼總是要這樣對我?我們的孩子都被她害了,我都冇有因為這個去恨她!她怎麼能這樣啊......”

她哭得撕心裂肺起來。

莫禦擎眸色一怔,那股衝動頓時消失不見。

他轉身抱住了她,“彆哭了,這次我不會輕饒了她的。”

......

沐葵直接來了工作室。

她知道以莫禦擎的脾氣,肯定會來找她算賬。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蔣湘承認她被柳煙煙收買,這樣沐葵就能證明自己對莫禦擎說的那些話的真實性了。

來到工作室後,沐葵就朝蔣湘的辦公位上看去。

冇人。

沐葵朝四周看了看,也冇她的身影。

她衝一個同事問:“蔣湘去哪兒了?”

同事回她:“剛剛好像有什麼事情出去了。”

沐葵擰了下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