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服務生對視了一眼。

緊接著,問林好好的那個服務生就對林好好說:“林小姐,您的座位在這邊,請跟我來。”

林好好吞了口氣,跟著她往前麵走。

周桓當即要跟上她,卻被另一個服務生攔住,指著另一個方向對他說:“這位先生,您的座位在這邊,請跟我到這邊來。”

周桓擰了擰眉。

林好好回頭看了他一眼,笑著對他說:“周桓,你跟她過去吧,婚宴結束了我們再聊。”

她知道周桓對她的意思,但現在不是聊這些的時候,等結束了,她就好好跟他說說,讓他去追求彆人,不要再想著她了。

她不想和他和林家和閻家,再有任何瓜葛。

周桓聽到她的話,目光亮了亮,應了聲“好”。

隨即,他就跟著另一個服務生去到了另一邊。

林好好也跟著眼前的服務生來到了最前排的這一桌。

這一桌是新娘子的孃家人。

林好好才走近,就看到了林中和正和慕芬滿麵笑容地坐在主位上,其他林家的旁支親友都在恭維他們。

而當林好好出現在他們視線裡的瞬間,熱鬨的氣氛就瞬間冷了下來。

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她,臉色也都很冷漠,好像她不該出現似的。

林中和也是一臉地震驚,直接就問:“你怎麼來了?”

林好好笑著回:“當然是被邀請來的。”

這時,服務生給她拉出了一個在慕芬身邊的椅子。

林好好瞥了眼,直接繞過這隻椅子,坐到了慕芬和林中和正對麵的一個空位上。

這個位置離他們最遠,旁邊坐著的兩個人也都是林好好不太熟悉的林家親戚。

氣氛頓時僵硬了下。

林中和和慕芬的臉色都冷了下去。

林中和接著就問:“你這一年多都跑哪兒野去了?”

林好好還冇要開口,慕芬就對林中和說道:“親戚朋友都在呢,今天是寶慕和閻少結婚的好日子,等婚宴結束了,你再問她這些吧。”

林中和氣惱的臉色頓時冷靜了幾分。

親戚朋友都在旁邊,閻家的親朋好友也都在這裡,林好好又不服管教,一不小心就能激怒他,萬一惹出什麼動靜,讓人看了笑話就不好了。

他睨了林好好一眼,“來了就好好吃席,吃完跟我回家。”

跟他回家?

林好好目光動了動,冇吭聲。

林中和也冇再管她,繼續和旁邊的人聊了起來。

一桌子的親戚都跟他搭話聊天,誇讚林寶慕給林家爭麵,有的還拿開玩笑的口氣問道:“今後我們見到寶慕,是不是也得稱她一聲閻少太太了?”

林中和忙擺手:“哎,彆胡說,寶慕就是嫁給了皇帝,她也是我們林家的女兒,是你們的晚輩,你們還跟以前一樣,該怎麼對她怎麼對她。”

“她是我們的晚輩不假,但以後我們肯定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對她了。”

“是啊,閻嶺是咱們雲城的首富,她現在可是首富太太了。”

“寶慕真是厲害啊,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培養她的,我家女兒要是有她一半的能耐就好了。”

“......”

林中和不住地擺手,臉上的笑容卻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