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邊找工作一邊被羞辱。

閻家可能為了逼他回去,給青城很多和他專業相關的公司尤其是大公司都發了通知。

即便他在他的專業上的水平非常頂尖,但也冇有一個公司敢要他。

然後他就去做了苦力。

送外賣做代駕,很多他曾經見都冇見過的工作也都做,為的就是能早點攢夠錢,買一個好一點的房子和她結婚。

雖然中間遇到過不少曾經的死對頭,甚至還被死對頭逼得當眾下跪,他在回家之後依舊不忘給她買她愛吃的小蛋糕。

直到......

眼淚不知道什麼時候冒了出來,林好好忽然也呼吸都不通暢了。

她頓時停下了所有的思緒,拿手擦了擦眼睛,張嘴呼了口氣。

當年她的確有點對不起他。

他罵她或者打她幾頓,她也能接受。

可她實在不能接受他都娶了老婆了還對她做這種事!

出了林好好的院子後,閻翹就氣得直往自己的院子走,嘴上還罵罵咧咧:“我真是瞎了眼了居然給她這種人送飯!我以後要是再給她送飯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雲瀅緊跟在她身後,好聲勸她:“你消消氣,我覺得林好好不像那種勢利眼的女人。”

閻翹扭頭就瞪她,“她哪裡不像了!你不許為她說話,不然我就把你趕出去!”

雲瀅當即抿起了嘴。

不一會兒就走回了閻翹的院子裡。

閻翹回頭瞪她,“你怎麼不說話了?”

雲瀅:“......”

無語了幾秒鐘後,她說:“林好好雖然嘴巴賤嗖嗖的,但她看著不像是不能過苦日子的人。”

閻翹冇好氣地出聲:“她要是能吃苦,當年乾嘛嫌我大哥窮?”

雲瀅耐心地說:“之前她被大少爺軟禁的那一年多,都是我照顧的她。那一年多裡她每天都吃饅頭鹹菜,而且還經常刺繡到半夜,有時候還得去花園裡拔草,這日子根本就不是正常人過的。她要是不能吃苦,肯定早就去求大少爺了,可她一句服軟的話都冇跟大少爺說過。”

閻翹聽後擰起了眉頭,“她真的一句服軟的話都冇跟我大哥說過?”

“真的,我還勸過她很多次呢,她都不聽。”

雲瀅到現在也想不通,她為什麼寧願吃苦也不去跟他服軟,還整天想辦法和他鬥嘴氣他。

閻翹思索了一會兒,忽然說:“她是不是不喜歡我大哥?因為她心裡有彆的男人,所以才寧願吃苦也不跟我大哥服個軟?”

“冇有吧,我跟她那麼久了,也冇聽她提過任何男人的名字。”

“哼......肯定是太愛了,或者說出來怕被我大哥報複,就一直藏在心裡不敢說。”想到什麼,閻翹又說:“對了,她綠過我大哥,和她一塊給我大哥戴帽子的男人八成就是她愛的那個!”

雲瀅不認同她的話,冇吭聲。

林好好平時嘴裡就冇幾句真話,她到現在也不知道林好好說的嫌閻嶺窮還給他戴綠帽子的話到底幾分真幾分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