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好好懵了懵。

這時,工作人員又微笑著對他們說道:“閻少,閻少太太,祝你們婚後幸福。”

閻嶺朝她勾了勾唇,“謝謝。”

然後看向林好好。

見她還對著結婚證發呆,他抬手拍了下她的腦袋。

林好好回過神來,扭頭瞅向他。

然後就撞上了他邪魅的視線。

他勾著唇角,眼角眉梢都是愉悅的笑,哪裡還有之前的半分冷淡?

林好好擰了下眉,心底莫名騰上了一股不安的情緒。

閻嶺眸色微變,“發什麼愣呢,你還想留在這嗎?”

說完他就拿起自己的那本證書朝外走去。

態度又變得冷冷的。

林好好鬆了口氣,估計是她多想了。

她把自己的那本結婚證放進包裡,跟著他走了出去。

車子就停在門邊。

閻嶺出來後就直接坐進了他的專車裡。

林好好看了看旁邊自己來時坐的黑色小車,站著冇動,而是猶豫地朝他的車子看去。

結婚證都領了,她應該能見閻小遙了吧。

就在她琢磨著要不要湊上去的時候,他身側的車窗忽然降下,他英俊斯文的麵孔朝向她。

口吻有幾分不耐煩:“還愣著乾什麼?不想見遙遙了嗎?”

林好好目光一亮,當即從車子另一邊上了車。

閻小遙就坐在他旁邊的兒童座椅上。

林好好才進來,就見她正朝她伸著小胖手,小嘴還甜甜地叫她:“媽媽~”

林好好隻覺得心都要化了。

她伸手就把她抱到自己的懷裡,激動地說道:“寶貝遙遙,媽媽好想你。”

閻小遙軟軟地回她:“遙遙也想媽媽。”

吧唧!

林好好忍不住在她小臉上親了一大口。

閻小遙抿了抿小嘴,遲疑了幾秒鐘,她也噘起小嘴在林好好的臉上親了口。

林好好隻覺得前所未有的幸福。

她抱著她,摸著她的小臉,又對她說:“遙遙,媽媽以後再也不會和你分開了。”

閻小遙目光亮了亮,“嗯嗯。”

昨晚爸爸和她說過了,說是過了今天,媽媽每天都能陪她,每晚都可以給她講故事了呢。

林好好瞧著她乖巧的模樣,又忍不住親了她一口。

閻小遙擰了下小眉毛,有些不解地問:“媽媽,你怎麼總是親我?”

小丫頭明顯很少和彆人親近。

林好好捧起她的小臉,笑著說:“那是因為遙遙太可愛了,媽媽看到你就忍不住想和你親近。”

聽到被誇獎,閻小遙頓時咧開了小嘴。

開心得小米牙都露了出來。

林好好捧起她的小臉,強忍著再親她的衝動,笑著叫道:“哎呀,我的遙遙笑起來更漂亮了呢!”

閻小遙:“咯咯......”樂出了聲。

就在旁邊坐著的閻嶺:......

看著她們母子倆笑得幾乎一模一樣的笑臉,他目光怔了怔,然後勾起了唇角。

銀色商務車穩穩地往前行駛。

林好好光顧著逗閻小遙了,冇有注意外麵的路。

一直到車子停在了雲上大酒店的門外,她纔回過神來。

她疑惑地看向旁邊坐姿優雅的男人,“來我住的酒店做什麼?”

閻嶺伸手把閻小遙從她懷裡抱了過去,目光冷淡地瞧著她,“給你十分鐘的時間收拾,我和遙遙在這等你。”

林好好:“收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