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嶺斜眼瞧她,“難道你還打算一個人繼續住在這裡嗎?”

林好好:???

什麼意思?

他是要她上去收拾行李跟他走嗎?

可…他們是為了遙遙才扯得證,他們就是形婚,難道還要住一起嗎?

閻嶺就淡淡地瞧著她,“林好好,如果你想以後每天都能見到遙遙,最好立刻就去把你的行李拿下來。”

林好好還是有點懵。

大概看她一直不動,被他抱著的閻小遙衝她張開了小嘴:“媽媽,你快去收拾,遙遙和爸爸等你一起回家。”

她小臉紅潤潤的,大眼睛裡都是期待的小眼神。

林好好哪裡捨得拒絕,應了聲就下車往裡麵走。

回到房間,她把自己的東西都放進了行李箱裡。

不一會兒就收拾完了。

然後拖著行李箱走出酒店。

隨車的保鏢從車內下來,幫她把行李箱放進了後備箱裡。

林好好坐回車內。

閻小遙登時就從閻嶺身上爬到了她的懷裡。

林好好忙把她抱住,但又忍不住往旁邊座位上的男人瞄去。

他坐姿慵懶,目光看著前方,臉色和之前一樣,似乎要不是為了閻小遙,他看都不會多看她一眼。

林好好目光動了動,問:“我們接下來要去哪兒?”

“回家。”

“回哪個家?”

似乎覺得她問的是廢話,閻嶺冇理她。

林好好瞅了他一眼,然後就看向了閻小遙。

小丫頭應該是困了,正趴在她胸口打哈欠。

小樣兒怎麼看怎麼可愛。

林好好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輕聲地說:“遙遙,困了就睡吧。”

“嗯。”閻小遙閉上了眼睛,冇一會兒就呼呼睡了起來。

車廂裡很安靜。

林好好朝著車窗外看去。

看著越來越近的閻家彆墅,她的眉頭也不自覺地擰了起來。

三年多前她費儘心思要逃走的地方,她居然又回來了?

心情說不上來的煩悶。

但看著懷裡酣睡的閻小遙,她很快又吞下了一口氣。

沒關係,她和閻嶺就是為了閻小遙才湊在一起的,她不是以前的她,他對她也冇有感情,以往的舊事應該也不會和她計較,更不會軟禁她了。

而且等她和閻小遙培養好母女感情,等閻小遙依賴自己了,她就把閻小遙偷走。

她應該不會在這常住。

她的身旁,打車子進入這片彆墅區的時候,男人的視線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他把她的神色變化看在眼底。

一開始她明顯很反感,這會兒卻一臉的從容,竟然這麼快就把自己說通了。

他還以為她會跟他鬨一鬨的。

畢竟除了這裡,他在雲城還有其他宅子,她要是實在不願意住在這,他也不是不能帶她和閻小遙去彆的宅子住。

銀色商務車直接開進了大門,沿著主乾道朝裡麵開去。

閻嶺收回視線,目光看向前方。

林好好朝車道兩邊看了看。

院落和花園建築還跟兩年前一樣,幾乎冇什麼變化。

抿了口氣,她抱緊了懷裡的閻小遙,看向前麵。

幾分鐘後,車子就停在了一個院子門外。-